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李洪志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

  很長時間沒和大家見面了。我們在座的有很多人是從來都沒有見過我本人的,這個比例還很大。但是大家修的都很好,可以說我們真正修的人都沒有落下,不管你見到我也好,沒見到我也好,是一樣的。在修煉這條路上只要你去修,絕不會有兩種待遇。(掌聲)

  我們在座的大多數都是輔導員,都是為大法做了許多貢獻的。你們覺的你們做的事情好像是比較簡單,也不像常人的領導工作還有些報酬。你們完全都是憑著自己的熱情和對大法的認識在做,看上去簡簡單單,沒有甚麼驚天動地的事。但是我告訴你們,在常人這邊表現的越平常的東西,可能在你們看不見的、在你們所修煉的這個境界中表現的卻是真的轟轟烈烈的,(掌聲)也就是說,你們不要把你們的工作看的那麼太簡單。你們既然做了這個工作,就要把它做好。因為高層生命也經常跟我在講,覺的你們能夠在這堿陘j法做貢獻,這給你們將來的生命在相當長久的以後的歷史時期奠定了一個非常好的基礎。就說他們也在羨慕你們,他們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來做這種事。都來這地球也裝不下的,所以這個工作不是那麼簡單的。現在在常人社會中他不會表現出許許多多太突出的,太超越常人這種事情,就是這樣平平常常的。往往我們在修煉中也沒有甚麼轟轟烈烈的,都是在常人的各種矛盾的表現當中魔煉我們的心性。

  其實呢,當年我們長春的許多老學員都知道,開始傳法傳功時,這件事情做的很不容易,經歷了風風雨雨的困難時期,後來才把這個法洪揚開來,能夠叫更多的人認識,所以當初做起來是很不容易的。但是我們都走過來了,而且這個法第一步開始傳的是在我們長春這兒。當時沒有講的像今天這麼高深,講的只是從氣功到傳真正法的過渡時期的東西。後來漸漸的才真正的才把這個法揭示開,叫更多的人去認識,這件事情做的很系統。但又不像常人所表現出來的在常人社會怎麼安排他的形式,我們沒有走常人社會的那種行政事務式的管理方式,或者是其它方面的那種形式。看上去都是很自然的,但是卻是由淺入深的在做,因為傳這麼大的法是非常嚴肅的。

  我們在座的很多都是老學員,從這個法傳出來到目前大家想一想,你們經過這麼長時間的修煉了,對法有深刻的認識。而且有很多人在修煉,其中包括社會不同階層的人,文化層次越高的理解的就越快,這在一般的氣功中是不會有這種現象的。為甚麼會這樣呢?就是因為我們的法是真正的正法。我們通過這麼長時間的修煉大家也知道了,這法他絕不是常人社會中的任何一種理論。你翻遍所有古今中外人類的知識也找不到。但是我們又結合著現在人的思想,結合著現在人的觀念,能夠盡可能的叫大家明白。因為每個人都有一個固有的長期在社會中形成的觀念,也與他自己的工作或者是他自己所從事的專業有關係。你比如說,有搞科研的,有搞軍事的,有搞政治的,有做生意的等等。每個人對他自己的成就也好,對他自己形成的對世界的認識也好,形成了一個固有的觀念。你認為真理就應該是這樣的,那麼他認為真理就應該是那樣的,每個人都有一個固有的觀念。

  我們很多人剛剛得法的時候都被這個固有的觀念擋著,所以也就都有了一個認識過程。當然,後期學法的人就比較快,認識的好像沒有甚麼障礙一樣。過去初期一直到前一兩年吧,你們得法的時候,很多人都是被自己後天形成的觀念在擋著。有的人用實證科學來衡量這個法如何,有的人就用這個唯物辯證法來衡量這個法符不符合唯物辯證法;那麼有的人就用他自己在商場中形成的世界觀來衡量法,就是不同階層的人都有一個障礙。我為了破除這個障礙,我就儘量的符合現在人的思想觀念和現在人的思想方法來講這個法。同時我在講法中也在破除著所有障礙你得法的一切因素。大家知道,有很多人一看我的書,第一遍覺的我在講科學,其實不是的。我們是用現在人的思想方法破除你那個觀念,讓你去認識。而我做了許許多多這樣的事情,看到今天人類的狀態才做這樣的安排。為的是在傳法中能夠使你受益得法,不受各種觀念的影響才這樣做的,所以,在這幾年傳法當中才能夠使更多的人得法。

  在座的輔導員、老學員,你們做了許許多多你們還認識不到的偉大的工作,真正的是偉大的工作。表現在常人社會就是非常平凡的。這個法傳出來他能夠使更多的人、使社會各階層的人認識。如果沒有人學,沒有人修,那就等於零。但是我們這個法講出了宇宙的真理,是開天闢地從來沒有人講過的。我們都是用講道理的方式,用人能夠理解的這種觀念破除你的障礙這樣的一個辦法來講,讓你真正認識宇宙的理。所以這個法傳出來當時我就知道,人們學是沒有問題了。但是人們能不能夠真正的實修下去,還牽扯一個問題,就是我們能不能有一個真正的實修環境,使學員在得法修煉中能夠穩步的提高,這是至關重要的。

  我昨天和長春輔導站的負責人還在說:你們最大的最大的事情就是能夠給我們學員創造一個不受干擾的、一個穩定的環境修煉,這就是你們最大的責任。你們在座的也是一樣,使你們的輔導站、輔導點能夠不受干擾,帶領大家去修煉,那就是你們最大的責任。當然這些事情開始是我來做,現在是你們做,因為你們已經是大法的一員。我本人也不可能針對這麼多人到處這樣去做。全國有兩千多個縣,每個縣、每個城市有多少煉功點,不可能肉身我一個人去跑。因為法傳出來了,我們有法,大家都知道怎麼去做,而且做的非常好,我們沒有任何條條框框。

  大家知道釋迦牟尼在傳法的時候,他為免弟子們在修煉中出問題,就規定了一百多條戒律。目地是讓他們遵照這些戒律去修,不出問題,能保證他們圓滿。但是我們今天沒有任何條條框框。為甚麼沒有呢?因為我不想以任何外在的形式來控制人。因為任何外在的形式、命令或者是採取甚麼手段都不可能改變人心,人心得靠自己去改變。如果他自己不想改變誰也改變不了,任何法令規章都只能治表,不能治本。因為人的心根本不動沒改變,你看不見時他還要按照他自己的觀念去做,這是肯定的。那麼只有人心的改變,人心的回升,那才是至關重要的,只有這樣才能從最根本上使人發生改變,使人類回升,使修煉人圓滿。除此之外,沒有任何辦法。

  我們大家為這件事情辛辛苦苦的做了許多工作。我不能夠像常人那樣去謝謝大家,因為你是修煉的人。大家都是把自己的工作結合在自己的提高當中,你的工作和你的修煉,絕不會分開的。你在工作中碰到的麻煩、不同的意見,以及矛盾的激化,都是給你提高心性的最好機會。要不給你開創這樣的機會,我們的輔導員就提高不了。大家都能夠順著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我想你就是把大家領上邪路可能還不會發現,是這樣吧?當然我們都不會這樣去做。但是呢,會在你的修煉當中,會在你的工作當中得到提高,也就是你的工作要和你的修煉結合起來。我也不會說甚麼感激的話,因為你們都是我的弟子,沒有師父給弟子說感激話的,所以我也就不說。(掌聲)

  我看到大家心堳D常高興。我陸陸續續接觸一些學員,我看到大家的變化很大,就是時間短的也是變化很大,有的是變化相當的大。這一晃就是一年多吧,從上次在長春講法之後,和你們這麼多人見面好像是這幾年就沒有過。這次回到家鄉來,也是真的想要和大家見一見面。過去我們一直擔心一個問題,要是一旦我在哪兒出現的時候,那麼就會有許許多多的學員向這個地方來。那麼就會給這個社會許多方面造成壓力,特別是我們這個大法學的人太多了,國內國外算起來有上億人。而且都是一接觸到人們就紮紮實實的學。不像其它的練點兒甚麼東西,今天練了,明天不練了。

  可是我們這個就不一樣。大家走進來,我們是對大家負責任的,使大家修煉、提高、回升、圓滿。大家也能夠看到這一點。而且我們是對社會負責任的,無論在任何條件下我們表現的都是正的。對社會也好,對個人也好,以至對你家庭或者是你不同的生活環境都是有益的,這一點不用我多說,大家也是知道的。所以才能使這個法在社會上有這麼大的影響,才能夠起到這麼大的作用,才有那麼多的人來學。我一旦在哪個地方出現,許多人都要來,各方面的壓力就會很大。有的學員就問我,說老師您能不能去我們那塈r?我就不好回答他。我要是答應他了,那我就得去,所以我就不好說。一旦我答應了,好,回頭這個地方學員們都去講,那沒等我去,那個地方已經去了很多人了,可能會這樣。特別是人數一多的時候,社會上有一些職能部門對我們還不能夠認識或者對我們還不理解,就會使我們受到一些損失,使學員的修煉環境遭到破壞,所以這樣的事情我就不想做。

  但是今天我想出於這麼兩個原因:一個是一年多沒見了,又是家鄉,就算一個特殊吧,而且我們見的是輔導員,只能說是見輔導員。因為見學員也沒有那麼大的場地,長春多少萬人那樣的場地還沒有,只能是這樣的。再有一個呢,因為我基本上是在國外住,那麼在這一點上可能也就避免了麻煩。出於這麼兩個原因吧。但是不論我在哪堙A你修煉的情況我都知道,每個人我都知道。只要你去學,你去修,我就會管你。

  你們買了盜版的書都沒有問題,這一點是肯定的了。書呢,白紙黑字,它本身不起作用。包括我們《轉法輪》也好,包括我們其他的書,他真正起作用的是他背後的內涵和他背後真正實質的原因。這在其它書中是沒有的。再有,無論你是手抄本也好,還是盜版書也好,只要你去學你去修,自然他的內涵就會有,佛法無邊嘛,他體現出來的威力是非常大的。而且也不像我們常人的時間、空間這個概念,完全都是不一樣的。但是盜版書從新排版的一律不要買,而且發現後要協同有關部門追查。如果是按照原書照拍下來印刷的可以,這樣的內容不會有誤。

  我今天主要是想要和大家見一見面,很多人也想見我,所以我今天就坐高點兒。(掌聲)既然來了嘛,我就順便再給大家講幾個問題。我們見一次面也不容易,如果我們在座的有必要提出問題,你可以寫成條子提上來,我給大家解答。但是要簡練,你不要說:老師我怎麼想你啊,或者法怎麼好哇,然後再提問題。不要這些。你就甚麼問題、甚麼問題,開門見山,這樣我讀起來快,解答不佔用時間。

  我先說兩個問題。有些問題我在不同場合講過,但是有的時候在個別地區,或在個別環境下表現出來比較突出,所以也是等於重複。但是我可以給大家再仔細的說一說。

  第一個問題就是講,我們大法為甚麼語法不規範?這個問題在知識份子當中,在文化成度比較高的階層,特別是搞文學的,或者學漢語的等等吧,就是在這方面的人,對他們的障礙就非常的大。我們為甚麼不能規範的用常人的語言來講法呢?大家知道,被規範了的名詞它是下了定義的,「這個詞就是這個意思」;再有呢,規範的語言是有限的,表達不了那洪大的法。這個龐大的宇宙,人類的地球只是一粒塵埃中的塵埃中的塵埃還算不上,就那麼小。它怎麼能夠容納這麼大的法呢?宇宙的法怎麼能夠被人類的語言規範住呢?怎麼能去符合人類規範的語言呢?這是絕不可能的。

  我們這個法只是利用了人的語言。至於說怎麼去用這個語言來講,那只要叫你明白就行,就是這個目地,所以這個語言就是不規範的。為了今天傳法,在我的頭腦中沒有任何固有的觀念形成的東西。

  再講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大法中為甚麼有道家的名詞。有個別宗教人士攻擊我們說:他又是佛家的,又是道家的混雜著講,又講科學。其實他們怎麼能知道呢?不管你科學也好,道家也好,佛家也好,都是這大法在最低的層次中的那麼一點點的一點點。當然我給現代人講法,就要結合現在人的觀念去講,我用天上的語言名詞來講那你也聽不懂,或者我們造就出許多現代新的名詞來那你還是聽不懂,所以就得這樣去講法。

  那麼為甚麼有道家的名詞哪?其實我在不同的環境中已經講過這個問題了。我們這個大法遠遠超出我們佛家的範疇,我是以佛家為基點講宇宙的法。這個大法不管他有多大,我不在其中;你們任何生命都在其中。那麼也就是說,任何生命也都是法給開創的,你們生存的環境和方式都是法給開創的。那麼在這個大法的涵蓋下,也就是在整個宇宙當中,他當然不只是佛家一家。他當然是有佛、有道,還有其他的你們還不能夠知道的各種的神,各種不同的神。

  這麼大的宇宙,我在講這麼大的法,當然媄銧N有道家的東西,就有神的東西。其實你們沒看出來,這媮晹釵銴閰v教的東西。因為我今天面對的不只是中國人,不只是一個民族,是許許多多民族。還得把偏移了的一切物質生命規範到最原始、最初的、最好的階段上去,所以才這樣做的。那麼也就是說,我雖然說在講佛法,那麼實質上我是站在佛的基點上講宇宙的法。我成就的是佛的形像,那麼我說佛法也沒有錯。

  我得對你們負責任,我不能都把你們接到佛家法輪世界堨h,或者是其他佛的世界堨h。因為你們都在想一個問題,說老師啊,我就要去您的世界。你們想的沒有錯,可是我告訴你們,我只看你們的心。用常人的觀念想神,用常人的思想認識神,那永遠也想不清楚的。如果你今天就是神的思想,整個觀念都會發生變化。如果過去你有你的世界,如果你是從不同層次上來得法的,如果你是道,如果你是神,那還得回到你原來的地方去。我經常告訴你們,你都不知道你們的過去是甚麼,怎麼回事。你只管去修,只管去同化這個大法,也就是說不管你是佛、是道、是神,你都得同化這宇宙大法才能使你回去,未來的事情保證是使你絕對滿意的。不但使你絕對滿意,你得到的都是意想不到的,我給你更好的和比原來更好的環境,都是你們意想不到的。(掌聲)我就是講啊,我們為甚麼有其它宗教中的術語啊,就是這個意思。

  講到宗教呢,我認為那是人的認識,人起出的名字。宗教的概念也很含糊,它沒有固定的那麼一種定義。釋迦牟尼在傳法的時候沒有說他是宗教;耶穌也沒有說他是基督教;聖瑪麗亞也沒有說她是天主教。其實他們有自己的叫法,他對弟子們有自己的叫法,但絕不是人所說的那個概念。神是不承認宗教的,所以現在宗教中有許多人在堶戚蚺ㄔX來。其實他不一定是真正的想修煉,只有那麼一顆心,覺的好,維護的是那個宗教本身而不是佛。佛只看人心,神只看人心。你在宗教埵菑v不能夠真正修煉,那啥也不是。只能說你是皈依宗教了,或者是出家了,但不等於是佛弟子了。佛只看人心,出家是形式,表示向佛的一顆心。只有本質上的改變才是真正的皈依了佛。你的心不出家,你的心不皈依,啥用也沒有。當然你說:我心非常虔誠啊。你虔誠的是針對宗教和你表現的那種有為的形式,而不是修,那等於是沒甚麼兩樣。

  這個問題主要的就是講這個法太大,涵蓋了宇宙中所有的一切修煉方法,一切生命。我講了道家的名詞還算少呢,因為在地球上沒有多少正教流傳下來,所以也就是只能講這麼幾種。其實修煉方法在宇宙中多的是了,在人類社會中只有幾種。

  因為我只是想和大家見見面,沒有想講更多。至於說修煉中的事情,你看到我也好,不看到我也好,同樣能修,這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大家總是想要見我,所以就藉這個機會跟大家見一見。因為沒有準備更多的要跟大家講,我想見一面也不容易。剛才我跟大家說可以遞條子。那麼你們就可以把條子拿上來,有必須解答的我就給你們解答。

  弟子:「挖根」和「為誰而存在」兩篇經文,在我們點上有兩種理解:一個是說為了維護大法而去做的是對的;一個是為了修煉,修煉上去以後這是最大的護法。

  師:我告訴大家,我寫出這兩篇東西之後,有的人能夠用修煉人的心去看,有的人是用常人心去看。有的人自己做錯了還不承認。看到我寫的他還不想承認,他還用常人的心去為自己辯解。我們還有的人在倆個人爭論的情況下,都在法中找我的話來互相之間爭辯。你們都是用常人心在斷章取義大法。你們都沒有站在法的角度上去認識。你們換一個角度去認識你們就不會這樣。碰到的任何矛盾都與自心是有關係的。「挖根」是因為在北京有那麼一件事,我們很多人可能都知道,我不想講這件事情本身怎麼樣。

  弟子:釋迦牟尼從第六層宇宙來的,為甚麼沒看到小宇宙的邊?

  師:不是你們用常人邏輯思維那樣去認識的。其實釋迦牟尼不止是從第六層宇宙來的,而是從非常高的境界來的。如果他帶著那麼高的東西來到人間是不可能的,而當時的人只能接受有限的法理,所以釋迦傳了羅漢法,現在留下來的也只是這些。但是他當時確也講了很多更高的法理,但是都沒有留下來。在四十多年的講法中確也講了「四大」之內的法。這些東西與你們修煉都沒有關係。我告訴你,不管誰是哪堥茠滿A我們在座的也有很高層次上來的,可是你卻甚麼都看不見,連人類以外的你都看不見。修煉中的人,或者是在傳法過程中為了使他能夠在地球上呆,就得這樣做,就得有侷限。我告訴你們,我要是沒有一個常人的思想,我在這堣]不能夠呆。就是因為我做這件事情之前,拼湊了一個人的思想,維持在人中能夠跟你們這樣去講法。有許多事情不是你們能夠理解得了的。

  弟子:語言障礙是否影響輔導員工作?

  師:這個語言障礙有大有小,如果我們說話有一點兒結巴或者是舌頭稍微有點兒毛病,或者是表達力稍微差一點兒,都不影響。但是,隨著今天學我們大法的人數越來越多,接觸社會的階層越來越高,那麼我們要都是婆婆媽媽的我看就不合適。有許多文化層次高的人在他初期學法的時候確實會受到影響。所以我建議:我們輔導員如果有障礙的可以配備一個對法認識高的,文化成度高的(文化成度高不等於對法認識的高),要對法有很高的認識,學法最起碼要有一段時間了,過了一些個關了,能夠沒有反復了,這樣的人配備上來做你的副手,或者是調換調換。因為大家做輔導員也都不是為了幹這個事情而幹嘛,都是為了修煉。誰要是說我就當輔導員,不能拿下去。我看這個心早晚得去,早晚得出現那麼一次。你不是來當輔導員的,你是來修煉的,你要記住。我想這個語言有一點兒障礙沒啥問題。

  弟子:我們修煉返回去,能突破原來的層次嗎?

  師:你還是用人的想法在想神的事情,你將來明白的時候,你會為你提的問題感到臉紅。那些事情你都不要去管,大法給你們開創了最好的一切,你們只管去修。其實我們更多的人是惦記著回家,而不是離家遠。這些對神來說和你們的概念完全不一樣,不是你們的想法。

  弟子:除法輪世界外,更高層次還有多少世界?

  師:你的腦子得用在修煉上啊!我告訴你多的無計其數。你能不能查出你身體有多少分子啊?三界內的身體都叫人身。一個人的身體是由微觀粒子構成的更大一層粒子,然後更大一層粒子再構成更大一層粒子,所說的人身是三界內統稱的。就光三界之內有多少粒子你都不知道呢!無計其數。無論你修到哪一步,我們在座的你都不會知道宇宙中有多少世界,而且是絕對的。

  弟子:我煉功幾年了,我打坐經常出現睡過去,這個一直困惑我。

  師:大家都知道吃苦,那麼你沒有想到你的昏睡它也是在魔你、不讓你修啊!這不也是你的意志應該起作用的時候嗎?我就不信你睜著眼睛非得睡?!不行就睜著眼睛煉,還非得過去這一關。

  弟子:管孩子他不聽,再要是還不聽就隨他去,對嗎?

  師:不完全這樣,對孩子的放任是父母的犯罪。今天人類社會變到這種成度了,不能說與你們一代一代的人沒有關係。我告訴大家,孩子一定要管。我發現美國那個社會,被這個法律給弄的不能管孩子,管孩子等於犯法一樣,所以就那麼放任著。那孩子別說禮貌哇,最起碼的人的東西他都不知道,將來造就的是一群甚麼樣的人類?!可是我告訴大家,我們中國可有這樣的傳統,你必須去管你的孩子,教養你的孩子,不能放任。打也行、罵也行,我們這媮羲漪O修煉的人不能動氣。孩子是可以管的,你高興的時候打他,樂樂呵呵打他他也疼,目地是給孩子一個教訓,讓他不要幹壞事。教養孩子是沒有錯的,你就想吧,這不是執著於我,為社會也好,為未來的人類也是做好事。但是你過於執著了,又走到另外一個極端上去。就說管孩子還是沒有問題的,但是要有理智的去管。

  弟子:是不是為佛法真理而存在?

  師:提的這個題目是挺高,修煉中有些想法是對的,準確說是佛法給生命開創了生存的環境,給了人生命,就是這麼一個關係。生命只能為其那個境界中的生存方式而存在。如果說你是個大覺者能夠管下邊很多事情,那你可能就為更多的生命而存在,就是這麼一個關係。

  弟子:一看《轉法輪》就睏……

  師:我們的輔導員要提這樣的問題,我覺的你停下來先叫別人幹一幹,自己先學一學,多提高提高之後再做比較好。因為你一看《轉法輪》就睏,可能《轉法輪》你連一遍還沒看下來呢,那怎麼去做輔導工作呀?輔導、輔導哇,我們怎麼輔導啊?這媔ヰ漪O法呀,動作是圓滿的輔助手段,你動作做的再標準,沒有法是修不成的。法是至關重要的,看書就睏就像我剛才講的那個打坐就睏是一個道理。

  弟子:為甚麼有的人思想業力總是很大,而且總是過一個階段又出現一次?

  師:這是一個普遍的現象。我告訴大家,我看到你們修煉的真的非常好,尤其是老學員,我看到你們是真高興。可是你們也會有同樣的問題,時不時思想媮棶|反應出不好的東西,甚至偶爾會反應出相當不好的東西,並且反應出的那些不好的東西還越來越不好。我就給大家講講這個道理。我們修煉的時候,大家知道是從微觀上、從你生命的構成改變著你,那麼改變了你的那部份就是夠標準了,就不能說那部份是人了。那麼你人這部份要幹甚麼而那部份是不能跟著幹的,不然那就等於神在幹壞事,那就等於是掉下來了,是絕不允許的。所以你們在不斷修煉、不斷符合法的那一部份就把他隔開。就像樹的年輪一樣,修煉中一圈一圈的往外擴散著,樹皮是你的表面。那麼他在修好的那部份從埵V外修著,最後修到表面。你修好的那部份是神,沒有修好的部份是人。

  我做的是從你的生命的微觀開始,也就是從你生命的堶捷}始改變你,那麼外邊相應的改變就少。但是修就得自己約束自己,那麼一直到最後。但是一直到這個皮沒有發生變化之前,你思想都會反應出常人的思想來,有時會相當不好,但是你卻能夠抑制住它。這就是你自己在約束自己那部份在起作用。而過去你是抑制不住的,是因為它在很深的層次中都有它,所以你抑制不住它。現在雖然說發現思想堣狨野X不好的念頭,可是你卻能夠抑制住它,在修煉中就能控制自己的行為與思想。這只是在大法中修的狀態。

  為了保證大家能夠修煉,不受這個干擾,必須把修好的部份隔開。但是,又為了保證讓你能夠在常人中修煉,表面上的東西只能是越來越弱,越來越弱。比如說修好的已經達到一百層了,你表面上只能動一層,就說這個意思吧,說它比例非常小,目地是為了讓你在常人中能夠修煉。要是都去掉了,你要是沒有常人的任何觀念和常人的想法,你表面上也不是常人了,那你就不能在常人中修煉了。

  告訴大家,你沒有常人心的時候,你就知道別人心媟Q啥,方方面面的都會干擾你。人想甚麼問題,他一個動作一個表情,非常微妙的一個表現都是帶有目地的。而且有的人是帶著強烈的不好的思想,在想著怎麼治人;有的人男盜女娼的甚麼都想,在這個世界上你根本就呆不了,它就亂到這種成度了。為了大家能夠在這堶袚牷A我們就採用了這種修煉形式是最快的,你修好的那部份不讓他動,隔開。不斷的修,你不斷的看書,不斷的認識,不斷的明白,就不斷的在擴大你的範圍,也就是越來越向你表面上來。表面上都改變了就是圓滿。所以大家不要被你思想中還有不好的思想嚇住。但是有一點:老師講了我明白了,這是為了保證在常人中能夠修煉的,好,我不管它了。你的放任等於是你沒修煉,就是這麼個關係。

  弟子:請老師給講一下甚麼是「術類」?

  師:術類的東西,不同的宗教有不同的術類的東西,不同的修煉形式有不同的術類東西,不同層次還有不同的術類的東西。概括的講吧,就是它採用的不同的手法用於修煉或用於表現,就是這些東西。包括甚麼治病啊、降魔呀等等,你學這幹甚麼?你學到的東西媄銢し繷ㄕ酗F,只是不能告訴你,你現在最主要的就是趕快回升。

  弟子:三界是否可以理解神、人、鬼這三界?

  師:三界我已經在不同的環境中講過,我們書媄銙ㄕ部C三界是慾界、色界和無色界這三大部份組成這麼一個範圍。三界內的生命不准隨便出去;三界外的生命再有本事也不准隨便進來。這媄銢O人的一切物質所存在的地方,媄銩穔M也有甚麼世間人哪、神哪、鬼呀。有是有,但是,不是你的概念。三界是一個天定的範圍,掉進三界的生命就不能再回到天上去,就再不能返出三界,當然除了修煉。修煉也不都是可以出去的,有許多修煉是出不去的。只能在地上,或者三界內的不同層次。這個三界外的生命也不准隨便進來,就是這麼一個地方,一個特殊的地方,用神的這個概念來看吧,這堿O最骯髒的地方。

  弟子:學法時有人老想睡覺。

  師:學法睡覺,讀書睡覺,煉功你也睡覺,反正連這個最初期的東西都沒有衝過去,那是意志啊!大家知道,不只你在修煉當中構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讓你脫離人,構成人任何環境的東西都不讓你離開,你甚麼都得突破,甚麼魔難都得過去。最大的表現是他們給你製造的痛苦。但是痛苦有不同形式,睡覺也是一種。修煉不了的不精進的人卻不知這是苦。你得不著法,不讓你學法,你還感覺不到它是魔難,除非你的心不在法上不想修。那為甚麼不克制它呢?加強你的意志。人要是能夠抑制住自己的睡覺就能成佛,我說太容易了。這一小關你都過不去那怎麼修哇?

  弟子:修煉的時間是非常有限的,從現在起發大勇猛還能跟您回家嗎?

  師:這個都不用擔心,也不用想,只要你還有時間修煉你就修,勇猛精進。至於說能不能回家,機緣都有了,你今天坐這兒最起碼見到我了。是吧?還是有機會的。(熱烈的掌聲)整體這件事情沒有結束你就有機會。抓緊,如何抓緊才是你們應該想的。

  弟子:不帶本體走的弟子有沒有圓滿的?

  師:不帶本體當然有圓滿的。我剛才講了不會都去法輪世界的,去法輪世界的是帶身體。在這個宇宙當中,過去有許許多多修煉形式和不同天體的天國世界,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他們都不要身體的。不是說都視肉身體那麼好,很多天國根本就不允許你帶身體回去的。你們帶回去就等於破壞了那堛漯k,破壞了那埵b宇宙大法中理解的、悟到的你們的那一層法。就像釋迦牟尼講的「戒、定、慧」,他也是從宇宙大法中體現出來的,也是他悟到自成的一個戒、定、慧體系。不是都要帶肉身的,只有去法輪世界才帶的。

  再有一個,有人說想帶肉身。其實也不過是常人的思想,帶著常人的一種怕死的觀念,說這下都帶走了也不用死多好哇!不管你帶著身體也好,不帶身體也好,我們終會叫大家看到你是圓滿了那一種壯觀的景象。(熱烈的掌聲)我們大法做完這件事情,任何一個宗教全盛時期都無法比擬的。但是呢別只高興,你得修到圓滿。

  弟子:打坐不能雙盤,是否與心性層次有關係?能否圓滿?

  師:我知道有許多人連單盤都盤不上的,最後還是雙盤上了。但是也不是說你今天回去就一下子非得盤上。用心去煉就可以了。但也可能這方面業力大一點,但都會消下去的。在這個世界當中沒有比修煉更嚴肅的事了。你能夠為了賺錢吃那麼大的苦,你能為其它事情吃那麼大的苦,你不能為你的修煉吃一點苦?一個業力滿身的人,你要想成佛,修成圓滿,還有比這嚴肅的嗎?你用甚麼心來對待它?不是這個問題嗎?至於說在修煉中怎樣去達到,我們也不是一上來非得讓你達到。你可以慢慢去煉,這不是問題。

  弟子:在「挖根」經文中學員說挖觀念的根;在「為誰而存在」中說為法存在,對不對?

  師:你們不要摳文字,我叫你們明白的是媄銂漱熔[,與你們修煉能夠認識到的東西,你不要去摳這個表面上的字意。我剛才還在講,我們這本書如果沒有他背後的內涵和其它的書是沒有甚麼兩樣的,白紙黑字。因為他有法在,你放下心來不抱任何觀念的去看,不管你能認識多少保證都是對的。你抱著任何放不下的觀念或者是為自己找能掩蓋自己錯誤的藉口和依據,在這樣的前提下你去看,你甚麼都看不出來。你放下任何有為的心去看,你甚麼都能夠理解,你理解的多與少都不會出現偏差。如果你抱著任何放不下的心去看,你就看不到他一點兒東西,只能摳他那個字的表面,互相爭論。你就靜下心去看,保證該你知道的你就會知道。

  我最近有一個時期寫的東西就是不寫明的,有意不寫明的,不想給你們的修煉造成更大的障礙。我講的越明,你們遇到的麻煩、障礙就得越大,所以有些東西是叫你們悟的,絕不會因為我講明了,你們的修煉道路就平坦了。你在你悟到的東西這方面難小了,在你碰到的過不去的那個關卡卻大了。你們不要以為你們聽多了就是好事,其實法已經圓滿的都留給你們了,就看你們抱著甚麼心態去修。

  弟子:我怎麼去做才能使輔導站變成一個真正修煉的環境?

  師:這個沒有啥特殊規定。我們沒有任何條條框框。但是作為一個輔導站,在我寫的那些短文(你們叫作經文)媄鉹]提出過一些對輔導員的素質上的看法,所以你們也可以參照去看。要想使你們的輔導站這個環境更好,想要達到一個甚麼成度,學員跟不上也不行,而且又不能夠有任何的條條框框制約他怎麼樣做,表面的制約管不了人心,那都是假的。因為我們每天都有新學員進門,所以整體境界永遠都達不到一個神的狀態。你的輔導站永遠是人在修,但和人又不一樣。因為你修好的那部份,能成為神的那部份已經被隔開了。所以你們的工作是很艱苦的,面對的人心是複雜的,保證是這樣,所以你們才能修。按照法去做,出現問題先找自己,然後再看這個問題的原因,我想事情就會做好。

  弟子:如何從感性上上升到理性上?

  師:這沒有任何常人中的表現形式,不像你學任何一種理論。當上升到理性認識的時候,你也會發現是不知不覺的明白了。但是很快你又不明白了,是因為你明白那部份已經夠標準了,你明白完了他就隔開了,緊接著你又不明白了。所以這個法你得經常去學,總得去學。我們有些人能夠把法背下來,過一階段時間,背的非常熟為甚麼又忘掉了?因為背的非常熟的那一部份已經修過去了,留下的還是不明白的這一部份,還得接著看。

  弟子:漢語不太好的學員,是否必須學漢文版的《轉法輪》才能得到提高嗎?

  師:這不是問題了,我們現在有多種文本了。如果只侷限於學中文能夠提高,那我們就不必要去翻甚麼英文、意大利文、俄文,甚麼韓文了。就是說,用其它文種也是同樣能得到提高,同樣能得到圓滿。而且你用心一樣是一點都不差,沒有差異的。翻譯的只是字面上的那個詞彙,而起作用的是背後的內涵。

  弟子:我心想要修成,算不算執著?

  師:說我要修成圓滿,這不算執著,這是你的最好的本性出來了。說我天天都在想,我要圓滿哪,幹甚麼事都想我要圓滿哪,我說那就是執著。你有了這個願望就行了,剩下的就去修!你腦袋老想這個圓滿,就佔去了多少你修煉的東西啊?那還不是執著嗎?

  弟子:您的「和時間的對話」經文,有一些學員對時間很執著,如何看待這一傾向?

  師:我們有些學員,就是從剛才提的這些問題來看,真的看見有一個像神仙一樣的人領他走,去修煉去,他真會跟著走了,還不危險嗎?那是個小問題嗎?我告訴你,天體中任何龐大的物質都是神。人類認為他是一種概念。太陽升起來了,天黑了,天亮了,是鐘錶在走哇,物質在發生變異啊,水果在熱天很快就腐爛了,飯不吃要變餿了,莊稼要成熟啊,一年四季的存在啊,一切好像都是時間的表現。認為它是一種概念。其實我告訴你們這一切的促成,是時間本身在掌握的,他是神。連太陽的升起、落下、地球圍繞太陽運轉的速度都是時間造成的。但是時間它又是極其複雜的。不同空間有不同的時間,再有更大的環境有更大的環境時間,更大環境媄靾晹鹵W立的各種不同的小的時間,就是極其複雜的因素。我們通常說它是時空,在不同的空間中有不同的時間概念。

  現在人類、現在科學家所說的那個星球距離我們這兒十五萬光年,我也只不過是借用他這個人的思維概念來對你們說清楚一件事情。其實這個說法都是錯的。不同的星球周圍有它自己一個場,它有自己的時間。不同的星球、離我們地球和我們地球空間的距離上也存在著不同的環境,不同的環境的時間上也存在著差異。在地球和其它看的見的星球存在的這個空間當中,按照現在的速度計算,那根本就是不準確的。從一個星球到另一個星球其速度不是一個,而是不同的範圍都有一個不同的時間的場,也可以說成時空。它開始放射的速度是相當快的,唰——到地球越來越慢,它是這樣的。它進入不同的空間場時,它還會出現忽快忽慢、忽快忽慢的。現在的科學很多東西它認識不了。時間掌握著很多東西,它不是神嗎?

  弟子:有的學法組在學法時,輔導員或學員有的講一些好像跑題的話。

  師:我們學法呢就是學法,你不要針對這個法去講這個法,那你等於是叫學員去給法下定義一樣。我們可以針對這個法談自己的不足;或者是呢,噢,我悟到了,我哪塊兒哪些事情怎麼樣,這個是可以的。但是有一點,這類事情我也不主張大家過頻過多。我最希望大家經常通讀無論是《轉法輪》或任何一本大法的書。你去通讀他,有不認識的字可以在字面上去解釋這個字的意思。至於他的背後的內涵,你也解釋不了的。每個人都會有認識,你這樣認識的,我那樣認識的,互相就衝突起來了,大家千萬別幹這種事情。

  我寫的東西往往都包含著很多很大層次、很大範圍的內涵,所以你根本就說不清楚。你能夠講的清你所認識的,但是別人不一定同意。他所能講的清他這一層次所認識的,但是你又不一定同意。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認識,是層次不同的原因。你只要靜下心不抱任何觀念的去看去學,你覺的好像是不懂,也保證理解的不會出偏差。理解的多少,明白的多少,其實好像也是應該的。叫一個新學員一上來就明白大法所有的東西,也不現實。

  弟子:您的「為誰而存在」的經文,是為宇宙真理而存在,還是為先天的純真而存在?

  師:你又跟我摳起字眼來了。我告訴你:你要為你自己而存在!(掌聲)你要不想修不想圓滿了,你為誰存在有甚麼用啊?你的修,你的圓滿,還不是解脫你這個人嗎?我其實講這話就是告訴你,在修煉的過程中你堅定自己,不受任何影響,這不是為你自己負責嗎?你要為你自己負責!不要為干擾你們的人所帶動、所存在。就是這個意思。

  弟子:在煉功點兒煉動功、放老師動功錄音帶,但有人打坐,可以嗎?

  師:我想我們統一煉功是最好的了。既然集體在一起煉功,那麼大家就一塊兒煉是最好的。說我就是想要自己煉,我已經煉過動功了,我現在就想煉靜功,也是未嘗不可。我們也不是嚴格的非得這樣做。但是,既然大家一起煉,我想就集體煉是最好的。你看哪,一舉一動如果是越齊的話,那個場越大,力量越強,你的手會帶的飄飄的。

  弟子:學法時朗讀和默讀效果是否一樣?

  師:沒啥大的區別,只是我們不同的人習慣上有一個差異。有的人就覺的我念出來就好像記不住;有的人說我就念出聲來才能記的紮實,這是習慣上的差異。根據你自己不同的情況,怎麼做都行。

  弟子:有人認為通讀是大家一起大聲念,是否不全面?

  師:通讀不通讀不等於是大聲念。通讀也不等於是小聲念,通讀也不等於是默念,你習慣上想採取甚麼辦法都行。根據你們的習慣去讀。

  弟子:佛的身體最粗的表面顆粒是原子?

  師:我是借用了人類的詞彙在講法,說他是不是絕對的就是我們這個原子呢?不是。他要的不是我們這個空間的任何物質的實體表面物質,而是那個空間的同等物質,是威力更大的。

  弟子:人死了,這層最大的分子成份脫掉了,那麼是不是另外空間的身體還是分子的,但不是最大的?

  師:因為人在三界之內輪迴轉生。三界之內所有的身體都稱為人身;三界內所有的分子都稱為分子。只是大小顆粒不同,構成了不同的空間。但還不完全是這樣。

  弟子:有佛就有魔,到極高層次還有沒有?

  師:到極高層次就沒有魔了,但有不同的生命存在著相對性。這個宇宙大的不是你們想像的,不是你們用人的思想能夠想像得了的。

  弟子:去掉妒嫉心,是否要改變一下內向性格?

  師:內向性格是人的性格問題。至於說妒嫉心它與性格沒有直接關係。我就是內向,我不愛說話,我也不妒嫉別人,這個人不是多的是嗎?

  弟子:在不影響學員修煉、洪法、學法情況下,不搞甚麼活動,是否是怕?

  師:我們學員都能夠踏踏實實修煉這是最好的。但是有的時候我們集體搞的一些活動或者我們集體煉功、開的法會,這也都是你們在修煉中安排的一部份。根本上為大法的修煉環境不受損失是沒錯的,如果心媟Q到的真是怕,那就是心性方面的事了。

  弟子:獨臂的人在煉功點煉功是否對大法有影響?

  師:沒有影響。沒有關係。

  弟子:同事都爭著讀學位,太耽誤時間,我不想讀研究生。

  師:我想呢,你這個思想稍稍有一點偏激。因為我告訴大家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去修煉。你的學位也好哇,你用的功夫也好哇,很可能與你認識法會更有利,對你將來洪法、認識法也可能都有利,也關係到你個人未來的生活。我們修煉只要沒有結束,你就得最大的限度去符合常人修煉,就不是你的錯。其實你的研究生、你的攻讀學位絕不會因為學法受影響。絕不會因為你攻讀研究生而影響了學法。這事就看你怎麼去擺正這個關係,沒有問題的。我們很多人都是這樣做的,很多學生也都是這樣做的。其實我們有很高學問的人對法理解的快,思想比較開闊,因為我是結合著現代人思想講的。文化稍微低一些的人確實我看到了有差異。要是我們都不讀研究生,人家會說你這個法輪大法在埋沒常人社會的人才。你也不想使我們的法受損失,是不是?大家都不這樣做,有方方面面的原因。我叫你怎麼做你就怎麼去做,只要沒圓滿,你照做你應該做的。

  弟子:您在「和時間的對話」中講的更微觀的物質指的是甚麼?

  師:我指的是你現在還不能知道的,都是不同的更大的神。這個宇宙太龐大了。龐大的物質無法用人的概念思維形容它。人的語言也用盡了也不能夠形容你怎麼說,就是你修煉到圓滿的時候,你也不能知道超越你層次以外的任何事情。你證得了多大的果位,你就有多大的智慧。這就是你的修煉所得到的,這個層次所決定的。

  弟子:沒有修煉法輪佛法的人,但平時心性很好,將來會怎麼樣?

  師:將來在六道輪迴中繼續他的輪迴轉生,你說能怎麼樣?他心性再好還不是和常人的標準比嗎?和法的標準比起來看看,就不一定說是好了。

  弟子:天目有時看到好的和不好的東西,學法煉功不能參加,這一關過不去,很痛苦。

  師:看到東西了不動念,你管它好壞呢,還是你自己動念了。你看到就看到了,你甚麼都不想,你也不跟它去。就像看電影一樣,能影響你煉功嗎?我就不相信呢。能影響你煉功是因為你動了心了,分辨哪個好的你跟它去,哪個不好的你不跟它去。你跟誰去都是不好的,再好的你跟它去也是不好的,誰也不能把你帶圓滿。我告訴大家,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神在這堳蚺H。這麼大的法在這媔ョA誰來干擾誰都得掉下去。等於它是干擾宇宙大法,再了不起的神、佛、道,也得掉下去。

  人類早就發生了變異了,現在人類的行為,人類的科學,人類的所有一切都不是人應該有的。如果不傳這個法,今天的人說不定早就沒有了。宇宙就是有成住壞的。你不承認它有劫難,可是宇宙中的星球,誰都看到了,現在科學家看到那星球爆炸可多了,你地球就不會爆炸嗎?就非得別的星球爆炸嗎?當然這種事情在我們地球上是絕不會有的了,我就講這個道理。

  弟子:《美國法會講法》和《悉尼法會講法》中對原子到分子的排列,是由二十萬個還是兩百萬個,哪個對?

  師:哪個都對,兩千萬也沒錯。人的思想喜歡固定看問題。那個分子有很多層。因為現代的科學它認識的就是那個籠統的嘛,我是借用它的話在講,你要非得追根兒,那你就按二十萬個算吧,但是不準確,光分子就有很多的層兒,大小粒子是不同的。

  弟子:供佛像問題,有人說是師父法身,有人說是佛像本人的法身。

  師:我剛才已經講了,沒有任何一個佛在這堳蚺H。有甚麼呢?有的佛像上看到是有原來的佛,但極個別的,還得是那種古老的廟,那個佛像上面有。因為我做這件事情,先做了上邊,回過來做人類這個空間,回過來做三界。那麼,做這件事情的時候,被封閉在這媄銂煽N出不去,那個沒封閉的都沒有。但是封閉了的他也不管事兒,也甚麼都不做。他看你修的好,可能背不住和你說幾句話,但是他絕不會管你任何事情。

  弟子:有人說天壇大佛上是師父的法身,就是師父。

  師:我第一次去香港,我發現佛像上沒有佛,並沒有達到開光的目地。但是卻有亂七八糟的東西附在上面,我就把它清理了。我清理了就是由我的法身管起來了,就這麼回事。那麼多人拜,拜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怎麼行啊?!而且那是佛的形像,所以我就管了。

  弟子:出世間法身體會有病業表現嗎?

  師:沒有。但是我們今天的修煉人身體內部很亂,但都在調整。任何一種正法修煉方法,出了三界之後,身體就沒有再出現病業這個狀態了,絕對沒有了。但是他沒有達到他的果位,他還有在常人社會中出現的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心性上的摩擦,一直到圓滿之前都會有。

  弟子:在北京類似事件中,堅定實修者怎樣?

  師:堅定實修者怎樣,你這話甚麼意思?好像大家都沒有聽明白吧?就是說你沒有參與,你自己「堅定實修」了,是不是這個意思?話中有為自己失去圓滿機會而找理由根據,心都用到我這來了。道理我已經講的再清楚不過了。每一次事情,出現這個大的事情的時候,都是一個最好的考驗學員走出那圓滿的那最好的一步,最好的時機。我們有的人就能走出來,有的人他還覺的自己為了實修不動呢。圓滿了你都不動,我看你怎麼辦,你也不想圓滿。光是修,修為了甚麼?不是圓滿嗎?實際上是為你自己找藉口,為你另外一顆心找藉口。不是實修不動,你平時表現的真的那麼實修,那麼不動嗎?

  弟子:在公園見過您,您當時很嚴肅,但現在心媮朁韙ㄓU,怕見到您,又非常想見您。

  師:好像是嚴肅的時候少。我特別在德國、在法國、在歐洲法會的時候,我講過這樣一句話:我說只要你能學,只要你能修,不管你犯過甚麼錯誤,我都度你。我說我開了一扇大門,其實我開的已經沒有門了,就看人心。大家不要想那麼多,我絕不會和人有甚麼恩怨。你說我好,你說我壞都動不了我的心,所以我能知道你們的心。你想修,你真能修,我就會對你負責。

  弟子:新學員怎樣算有精神病史,家族有精神病史?

  師:這個醫院不就下了結論了嗎?表現不正常,不清醒,找不著自己。我們這個法就是給人,要度人的主元神。到時候人自己找不著自己了,那我把法給誰啊?就因為這個,所以就沒辦法度。

  弟子:學法煉功時,思想上有和法相抵觸的東西,是後天形成的觀念,對以後有何影響?

  師:對以後有何影響,現在不就影響你嗎?你已經知道了它是後天形成的觀念,它不是你。你自己覺的法好,為甚麼你思想堣ㄘ餗畦扣O?你自己要煉功,要打坐,它非得要你就不靜,就不讓你煉功,你怎麼還承認它呢?人的身體每一個部份都是自己,因為它是你。你的嘴想怎麼張開就怎麼張開,想發出甚麼聲音來就發出甚麼聲音,這個嘴是你的。你的手怎麼動,你讓它怎麼動它就怎麼動,它是你。你的四肢都是一樣。那麼為甚麼你打坐的時候,你的思想你讓它靜它就不靜呢?因為它不是你。這些東西,你要分不清楚,要把它當作是自己,我們就不度你,是不是?你承認這個不好的東西是你,我們就不能度了。我們度的是人不是魔,不是這種東西,連魔都不是,它就是亂七八糟的,不構成任何獨立生命。它是附在你這個思想中起作用,我們能把它當成甚麼東西度成佛嗎?這不可能的嘛。修煉過程中把它修掉,以後沒有影響。

  弟子:老師經文「穹」沒有一個標點符號,媄銂漱熔[是甚麼?

  師:我用文言文寫東西的時候,好像都沒有符號。穹,「蒼穹」就是宇宙的意思。這個宇宙說成你們的概念已經形成了一個範圍的時候,那麼我就改變一個名詞,拓寬你們的範圍。我還用過「天體」這樣的名詞,人類的語言也僅此而已,再也沒有了。再大它就沒有名詞了,形容不了了。

  弟子:修煉中害怕,在哪一層次達到坦然不動?

  師:我看你這個害怕是有大問題。你真要修煉那麼高就不害怕了,修煉越好怎麼能越害怕呢?我們剛學功的人原來怕走夜道啊,膽子小啊,一學功馬上膽子大起來了。說你學學害怕了,你就找找你的問題吧,這絕不是層次問題。害怕的不是你,連你都不知道是怎麼害怕的。有些人長期在大法中修煉,心不在法上可不行。他不實修,根本上的東西不動,人根本的東西不動,甚麼也沒得到,甚麼問題可能都會出現。修煉是以心性的提高為表現的,而不是以時間長短作為表現的。

  弟子:《大圓滿法》和老師教功錄像帶有幾處不一樣,以哪個為準?

  師:《大圓滿法》和教功錄像帶不一樣的,動作都是我做出來的,都是一樣的。文字上有變動,你是不是著眼那個小處?煉功要著眼於大處,不要摳那個細小的事兒。

  弟子:老學員和新學員說不到一起,做不到一起,但各自都能精進,新、老分別組成煉功點行嗎?

  師:不行。老學員講出的話對新學員有促進。永遠都是這樣的。實在那個老學員修的確實很不錯了,他真的就聽不進去新學員講的話。因為新學員一開始講的常人的話很多,用常人的認識理解法,他都聽不了。這個也不能怪他的,所以有些老學員回家煉功或者是單獨煉功我也沒提出反對來。但是呢,你還不能認識那麼高的話,這也不是強為的。有的人不是這個情況,明明能聽進去,非得說聽不進去,就是不跟大家在一起了,我說那是顯示心,因為那是自然促成的。

  弟子:那邊的物質都是從這邊過去的,我理解不好。

  師:你是理解不好,也不是你理解的這個概念。大家知道,你要想去天上的世界你得經過修煉,去掉你身上不好的東西。你要帶這個身體還得同化成那邊的物體,同化成佛體你才能帶走。它是一種昇華的關係,說把這麼髒的物質放到佛的世界堨h,那還了得嗎?絕不允許的,它是昇華的物質。任何物體都得有一個昇華過程才能過那邊去。

  弟子:神職人員的解釋?

  師:神職人員就是西方宗教中的甚麼牧師啊,甚麼教主啊,修道士啊,他們都叫神職人員。東方人沒有這個概念,也沒有這個名詞。

  弟子:在學法時,有的學員煉打坐,這樣做影響不影響學法?

  師:打坐時候你就煉打坐。你知道你盤腿時間不長,你疼的齜牙咧嘴的,你就學不好法。學法是至關重要的,任何影響學法行為的事都不要做。你說我就能坐住,那當然好哇!就坐著聽唄,那更好,坐著學法。有人坐不住,實在坐不住你就散開腿。你別等到麻了的時候你再散開,你也聽不進去了,就光想別人別碰自己了。學法就認真學法。

  弟子:觀念溶於情中了嗎?

  師:不是你的概念。任何生命,只要他在三界的環境中生存,他就被情所瀰漫著。這種瀰漫還不像人泡在水堙A那只是皮膚上接觸了水,你的整個身體細胞媄銂漱@切,只要是分子這層的東西都瀰漫在媄銦C

  弟子:在常人中先有情還是先有觀念?

  師:你一出生你就在情中,你沒出來你也在情中了。因為你在娘胎堛漁伬唌A就在情中,你只是不知道,但是你知道媽親。觀念是後天形成的,是隨著年齡增長逐漸形成的。那個四、五歲的小孩沒有觀念,他沒有形成任何觀念。

  弟子:輔導站安排的工作應按照要求去做。可有人說,他們也是修煉中的人,要以法為師,按照自己怎麼悟怎麼做。

  師:我告訴大家,我們無論做甚麼事情,得配合輔導站去做,不能自己想怎麼幹就怎麼幹,這是一;第二,我也告訴你們,輔導站做的事情,也都是我不在的情況下,是請示了北京研究會同意下做的。我們有許多輔導站做了許多事情,做的都是比較好的。錯誤是難免的,他們也是修煉中的人。這一點你們是沒說錯的。他們組織的活動,也與他們自己的修煉是分不開的。這個問題是我要關注的,不能各行其是,所以大家別往這上用心。如果他們真的有錯誤,那可以善意的跟他們講。我想,真的講對了,他們不會不接受的。

  大家都是修煉的人。我經常講過一句話,我說你要是用善心,完全沒有自私的,沒有想到自己一點兒,完全是為別人好,你跟他講出的話,他會被你感動的掉淚。如果你講出的話中,基點目地是為自己,每句話還得左右逢源:哎喲,他可別誤解我這個,別誤解我那個,我講這話別叫人抓話把兒。甚麼東西你都有,在腦子堿※吤X來那個話帶著的信息就非常的不好。你如果真的是善心,沒有自己的任何東西,講出來的話,就是單純善良的。

  過去那個古人行動非常快,日走百里;那個馬日行千里,不說假話。人的思想比較單一,比較專注,做一件事情就是一條路,他一定做好。言而有信,他說做了,他就一定要給你做,這是人。現在的人言而無信,做事左右逢源。過去人那個思想從他腦子堨X來像一條路一樣,過去是一條直線,他是很快的走。現在呢,他左右逢源,這麼顧慮,那麼顧慮,那個思想出來它來回橫著走。所以思想反應的非常快,但他行動的非常慢。有的人光嘎巴嘴半天才說出話來。所以現在人行動緩慢,一天能走二十里地天就黑了。人再這樣發展下去不行啦,越複雜是越不好,誰都知道的。

 

  可是有人講了:我不複雜點別人欺負我呀。可是我也告訴你了,這個人誰不好誰自己承擔他自己所做的一切。人正因為這樣,你們人都想這樣保護自己。人類社會才被推到這一步上來,才往下滑的,所以每個人都有責任。你今生今世沒做不好的,你前生前世做了,其實你的言行當中,都在符合著現代的潮流,就等於是隨波逐流。

  弟子:自己覺的時間很緊,修煉又不好,怕來不及。

  師:甚麼執著都有,還有這麼執著的。你就是出三界那天,你要怕也得掉下來,所以你就別怕。甚麼怕修不好哇?就這一個怕,就可能使你修不成。只管放下心去修,甚麼都不要管了。都得法了還怕甚麼。過去講:朝聞道,夕可死。誰都不理解它的真正涵義是甚麼。甚麼叫:朝聞道,夕可死?是不是我早上聞道,晚上就死去了?不是這個意思。它是說,我早上得道了,我晚上死了我都不害怕。這是它的真正涵義。大家想一想,聞道了,誰聞道了,是自己得道了,裝進你腦子的是不是法?裝進你腦子堛漪O法!裝進你腦子堻o個法,他溶入到你的思想中了,這是肯定的了,不然你記不住他。得了法的這一部份,真死了你能下地獄嗎?你能入六道嗎?就這一部份是得了法的,是同化法的。你今天都學了這麼大的法了,反覆看著書,你還想那些問題幹甚麼?只管去修吧,任何怕都是執著,任何執著都是障礙。

  弟子:經文中「和時間的對話」學完後,學員對時間的理解不一樣。

  師:不一樣就不一樣了。你們聽到一個新奇的事又起執著。我告訴你們,許許多多你們意想不到的都是神,有些甚至經常長在嘴上,都意想不到的。這個宇宙太龐大了,很多事情是不能叫人知道的。不是打瞌睡嗎?你一看書你就想睡覺,一學法你就迷糊嗎?我告訴你,他就是這人類空間的一層的神。你衝不破他你就是人。他也不是有意的對你怎麼樣,他對所有的人都這樣,所以人會有疲勞、會有睏倦。你要想脫離人,你甚麼都得突破,你才能夠行。你就符合他,那麼他就認為你就是人。

  弟子:老師《悉尼法會講法》和《美國法會講法》中,講到宇宙空間構成和生命起源,這對我們修煉有何關係?

  師:宇宙的構成和生命的起源與你們修煉非常有關係,而且我是有目地講的。你學不到那兒,你的境界達不到那一層,你會覺的它與你沒有關係。可是我《美國法會講法》是針對下面的三千多高級知識份子講的。這些學員中有一半人都是有學位的,有博士、碩士的。有的人已經拿了三個五個學位的,這都是中國人的精英跑那兒去了,我面對他們講的。這些學員學甚麼專業的都有,思想非常開闊。人人學法都有一個結,打不開的結就是障礙。我得根據他們的那個情況,破除他們的結才講的。這是一個目地。當然,還有更深的內涵。

  弟子:「法輪樁法」可以單獨抱哪一個輪嗎?「貫通兩極法」是大臂帶小臂,還是小臂帶大臂?

  師:我們的功法非常的隨便,你單獨做哪一個動作都可以。我們為了適應於有工作的人,能夠在繁忙的社會活動中使你修煉,所以就這麼方便,開了這麼一個方便的法門。在甚麼情況下你都可以修煉,時間多了多煉,時間少了少煉(有時間就補上)。但是最好的是所有的都煉。就是這麼一個關係。

  「貫通兩極法」不是小臂帶動大臂,也不是大臂帶動小臂,我看好像是整個臂都在動。但是第五套功法是小臂帶動大臂。貫通兩極法你要是力度在小臂上,做起來好像是比較好看一些。我這媮興o個問題就是你們不要往這個細小的事媄鞄p,要著眼於大處,去學法!

  弟子:因為我制止他賣盜版的書,所以他與我結怨,從學員中拉出一夥人煉功,我該怎麼對待他?

  師:如果他賣盜版的書在賺錢,我這堜確告訴你:他不是我的弟子;如果他是買來的盜版書,以原價轉給學員就等於是替大家購買的,不能說他破壞法。如果書媄銢O改動的,他也不知道,那麼要告訴他,不要再這樣做。這個問題就這樣,不至於搞的矛盾這麼激化。如果後來他搞起拉幫結夥,那絕不是我們大法弟子的行為。

  弟子:我經常在夢中遇到像鬼一樣的東西控制我身體,我馬上想到我是正法修煉弟子。

  師:看到不好的東西也不要害怕。剛剛修煉起步的人,或者是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不精進的,修煉非常緩慢,長期處於這個狀態,那麼也會經常看到這些可怕的景象。為甚麼哪?因為另外的空間,常人叫陰間,那個生命和我們這邊一樣的多。晚上我們睡覺了,它那面就是白天了;我們這邊黑天,它是白天,我們白天它那邊是黑天。你晚上睡覺了,那麼它正好晚上出來活動。過去老人講:晚上不要出去呀!也有他的道理。就是晚上比較多,白天它們休息了。

  你們在修煉剛剛起步的時候(你是從常人起步),如果在這個境界中,你的天目要是開了,你就會看到它們。是因為你在常人中很低的層次起步,它知道你能看見,就有接觸,或者出現一些干擾你煉功的現象,都可能。但是你要把握住自己,不要理它,只管去學去修,很快就會突破這個層次,提高了就再也看不見了。是因為你的層次提高了,它再也搆不著你了。你還在人中修煉,可是你身外帶的場已經有空間和時間的差異了,它已經變的非常小了,所以你看不見它了,它也干擾不著你了。這些事情我在《法解》中也好,在《義解》中也好都講過了。

  弟子:「為誰而存在」是不是叫我們徹底去掉人的一面,蛻去人的這一層殼?

  師:是這樣的。我們有許多人一開始他覺的法好,是因為他覺的這法對人類有好處。作為修煉的人沒有干擾常人社會,對常人社會也挺有好處,我應該學。他的基點是落在人上。有的人長期下去把我們大法的一切,他都用人的標準來衡量著,稍微有一點他認為不符合人現在人的觀點、人的社會的方式,他就不幹了、不接受了。其實他維護的是人,他不想脫離人。就是這個道理。你們修煉的人最終是為了圓滿的,是離開人的,絕不會讓你抱著人的觀念不放。

  弟子:我對一般的情能忍,可是聽到有人說我不好,我就有點忍不了。

  師:其實你連一般的忍都沒做到。你自己坐那想能忍,那甚麼都不是,那是空想。真正碰到矛盾的時候,你能忍,那才是真正的能忍。這個問題我想讀懂了法就能做的到。你在碰到矛盾的時候,或者突然間出現矛盾,就那一瞬間你能夠做到多少是至關重要的。說有人根本都忍不住,明白了也忍不住,那就不能算忍。有的人說能忍,但是突然間出現矛盾的時候自己還是把握不好,那麼這就是比較稍微差一些;突然間出現矛盾你也能夠忍的住,甚至是在做夢中你都能守的住,那就紮實了。做夢本身不是修煉,但是確實能考驗你心性紮不紮實。說你不好的是常人,而不是神、佛。修煉的人為甚麼會動心呢?

  弟子:有時悟法理,或過心性關,在心堜M師父說,是執著嗎?

  師:這不是執著,不能說它是執著。但是說是說,你也別想得到甚麼答案,你也別想要得到甚麼回報,或者是說了以後我會給你甚麼好處和得到寬容,這都不行。你說就說了,反正是允許你說。說者有心,我聽者無意,無所求而自得,任何有為都不行。你不能抱著任何有目地的心去和我說話。有人說,我就想看看老師。老師說了:看看師父表情就能知道好和壞。每天起來我就看看我今天一天順不順利,我得看看老師像,每天做甚麼事都看一看。你的執著已經執著的相當的厲害了。有的修煉人在他做過一件事情之後,他確實把握不穩,真的不知道對與錯的時候,看一看,那真的受啟發。修煉是修人的心,你們不去那個心,還對著我發那個心。

  我告訴大家,今天佛教為甚麼不能修煉了?一個最大最大的原因就是他們不是在修,而是在求。但是這種求他們又是意識不到的。他們在拜佛的時候去想甚麼呢?說我家婼皉陳f啦,求求老佛爺給我保祐保祐啊,因為我在信佛啊。他那意思是我在信佛,我在燒香啊。他在跟佛討價還價。還有的人在拜佛的時候他就想,他自己心媕Y思想中沒有明確的目地在拜佛燒香。但是他每天這樣做的時候他知道,我這就是敬佛了,我這就是修佛了。佛哎,你看我對佛多虔誠啊。他自己在想啊,我在佛面前多虔誠啊,佛一定看的見。這種思想在佛的面前佛也是接受不了的,他認為這個人太不好。

  我經常講佛教中的人不知道怎麼修了,就是這個意思。他根本都意識不到了,他那個念頭隱藏的很深。現在的人變的非常的狡詐。現在的人這個心,他會掩蓋,而且他會用掩蓋來掩蓋那個心。我一看這種人是真難度。你點化他的時候,他自己甚至都意識不到他包藏的這個掩蓋、掩蓋的那個東西。而且你點到他實處的時候,我的法身點到他實處的時候,他像對待常人一樣,騙我法身,他來個假相:啊,我錯啦,然後他又用另外一個掩蓋來掩蓋他的掩蓋本身,用另外一個掩蓋。說人都到了這種成度啦怎麼度啊!現在還是師父在這兒教、帶弟子;你說那個廟媄鋮S有人管,他怎麼修哇?人到了這個份上了,你們說怎麼辦哪!

  弟子:我看到許多學員在下面做記錄,請師父說一下。

  師:所有做記錄的,你最好別做。為甚麼呢?我告訴你,因為你不會聽全我講的,你的腦子用在你的儘量多記上了,所以你怎麼記都是記不全的。記不全的你拿出去就是斷章取義,你自己也沒聽好,就這麼大的干擾。你別看你記不住,我講的你明白了那一點的時候,你就在提高,就在同化中,那是真正的提高。從這堥咱X去的時候,每個人都會發生一個變化。可能做記錄的,你就甚麼變化都沒有,就這麼大的干擾。過去我們談到這個問題,不要做記錄。

  弟子:請把「道法」的內涵再進一步講一下。

  師:我要是給你們講明白,我就直接在那上寫明白了,這就是讓你悟的。能悟多少就悟多少,不抱任何觀念的去悟,你悟的再少也不會偏離的,只是悟的少,知道的少,但是絕不會偏離。我要能夠非常清楚的告訴你,我就不會這樣去寫。

  弟子:觀念和執著心有甚麼關係?

  師:你認為是好的,你老抓著不放,這就是執著。跟你說白了,你放不下的任何東西都是執著,這個很簡單。你們很多人學法是不夠的。你們學法不夠的原因,不是你們沒學法,不是你們學的少,是你們抱著常人的觀念在學。在挑那個符合你心理要求,你就覺的好,你就挑著看那篇。你覺的好像不符合你的要求,與你無關,甚至於是不符合你的觀念,你就不去看,挑著看,那你永遠都修煉不上來。你別看我在《轉法輪》媮羲滌暋D好像與你修煉沒關係,與心性沒關係,那媄銗]含著不同層次的、不同形式的東西。你別看我在講功,告訴你,那媄銙ㄕ酗蓱吨W的東西。他是系統的,你落下一篇都不行的。你們要不能夠改變這個觀念,你們真的會影響提高,影響圓滿。

  弟子: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頭頂像有物在壓似的,但意識不到哪方面。

  師:你就不要管它了,甚麼都不要管。你只要是在修煉中的弟子,你出現的一切徵狀,你都要認為它是好的現象。我講過「三花聚頂」。三花聚頂那還是一個小小層次,是世間法中的表現;層次提高了之後,會有更高的表現,很多形式變化在頭上。那頭頂的壓力感覺就會很大的。我一講出具體現象你就容易產生執著心、歡喜心。你們看到那個佛像有那個變化身嘛,有四個頭,還有頭摞頭、頭摞頭、頭摞頭的,你們在修煉中都得出。那是佛法威嚴,那是佛法威嚴體現的一部份,而且那只是一種現象。成千上萬、上億的那個功的狀態、法的狀態,都會出現,你能夠感覺頭上沒東西嗎?功柱長高了也會壓的,感覺壓頭的,甚麼都會出現。這麼好的事你都認為它不好,你說你的心性擺到哪去啦?能和你所在層次相配嗎?所以我就經常告訴你,你看不到不要緊,你一定要把它當作是好事。我不可能每個人都面面俱到的把所有層次中的現象都給你講出來,你會歡喜的不行。你每天著眼於這些變化上,你就無從可修了。所以,我不給你們講這些東西,只在心上下功夫,真正提高也就全靠這顆心。人心要不昇華,甚麼都是沒有用的。

  弟子:自己有甚麼關過不去,到老師像前說些悔過之話,如何?

  師:說就說啦,這也不是甚麼錯。但是說完了你得改。今天說完了,出去還那樣,回來再接著說有甚麼用?和老師講了要悔過,就應該有個決心改掉它。

  弟子:「修內而安外」經文之中的「此乃大威至也」的意思請解釋一下?

  師:我寫這篇的目地,是因為有的學員提出過這樣的問題。說修了法輪功了,他是好,可以使社會人的道德回升,但是,如果都是這麼善,那麼外國人來打我們怎麼辦?出現戰爭怎麼辦?我就針對這個問題寫的。

  那個戰爭不是人想發動就能發動起來的,一切都是天帶動,天象帶動下出現的。人在媄鉹ㄩ獂蝏罊潃p,怎麼琢磨,怎麼幹,有的時候就是幹不成。有的時候就能幹成,他就認為這是自己努力的結果。其實他的努力,他的生命的活動,也成了他的必然,就是這樣。所以,人不活動,也不會天上掉餡餅,因為人就是這樣活著,絕不會像神。你告訴他,他也不相信,他照樣去爭去鬥,這就是人。所以爭鬥也就成了行動的必然,也就成了人的行為,也就是人。那麼人類社會出現的狀態就是人的狀態。

  弟子:我們在提高心性時,自己的業力消掉了,是不是轉化給自己提高心性的人身上了?

  師:不是這樣的。看來你挺執著的,怕你那個東西丟掉。(笑)我告訴你,根本就不是你們想像的。你們許許多多的東西我給你們消掉了,實際上是我在替你們承擔。誰都不可能說犯了罪犯了錯誤不還,這是絕對不允許的,這是天理。那麼你們消下去的東西正好是為了你能夠修煉,符合你那個心性,你承受的住,給你留下的,多一點你將掉下去,修不了。我也不是因為替你們承擔了而就要你們的東西,甚麼都是我的,我也甚麼都不需要。有些不好的東西直接就銷毀掉了,這是誰都做不了的,而我能做得了的。

  你們知道耶穌為甚麼被釘在十字架上?你們知道釋迦牟尼為甚麼非得涅槃嗎?釋迦牟尼的那個指骨,有很多人到法門寺去看,真的是釋迦牟尼的指骨。說看那個指骨都是這樣的,他的身體怎麼能夠腐爛呢?那他的身體不可以帶走嗎?完全被高能量物質轉化了,他已經不是肉了,他為甚麼還要涅槃呢?你們不知道啊,在你們修煉過程中,你們欠下的不只是人的罪,不同天體,各種層次的、各種環境的,你們欠下的太多太多了。這些東西是人根本就無法解決的,層次低的神也無法解決。那麼誰要想度這個人,可是他有心來修,你能不慈悲於他嗎?佛就是慈悲,度他啦,可是他欠下這些個東西怎麼辦?你給他把它化解了,實際上就等於把這個結兒繫在佛身上了。因為佛來度人的時候必須得有肉身,繫在哪?都繫在他的肉身上。最後那個佛也好哇,這個耶穌也好哇,他們解脫不了肉身了,被度的弟子欠下的業債,有不同層次的不同時期的不同種類的業債,而且牽扯到宇宙方方面面許許多多的事情。根本他們就解脫不了了,所以他們就選擇了這樣的路——身體去掉、燒掉,一了百了,都解開了,也頂算還了他們的賬。

  耶穌為了最大限度的還債,解除不同境界對他的怨恨,認可自己被釘在十字架上,遭受這樣的痛苦。人哪,還有給我遞這樣的條子,說老師呀,你應該這麼度我,你應該那麼度我。我說,你以為佛非得度你呀?沒事閒的?非得度你不可?不度你有癮啊?釋迦牟尼講了佛、如來是恆河的沙數。那個恆河兩岸的沙子有多少?他說如來就是恆河的沙數,有那麼多如來。這是釋迦牟尼在他當年所在層次中所講的話。那麼這麼多的佛怎麼不來管人的事呢?其實一個佛在上面不用下來,一揮手全人類的病全都沒有,度人消業一揮手全人類的業全都沒有,可是誰也不能這樣做。

  人自己欠下的都得還,而且欠下的不只是人類這層的。要想度他,就必須得從本質上改變他的心,那才真正叫度。你替他還了賬了,把他弄的乾乾淨淨了,他思想境界也沒有昇華,他表面光滑了,那是假的!我為甚麼說你們思想的深處得改變呢?有的人說,我有病才來學法的,開始不認識,後來明白了。老師說了不給治病,他也不治病了。好,那我就不治病了。他自己默默的想,我不要求治病了,我就看書煉功。老師最後一定會把我的病祛掉。他還是那麼在想。他表面上光滑了,他的本質上沒有改變,這是騙人,還想騙師父,那能行嗎?其實騙的是自己。

  就是說你們要想改變,就必須得從你的本質深處改變你自己,才是真正的昇華,真正的改變。心性的本質要不改變,遇到矛盾它就會突發出來,就會膨脹,就會表現出來。那佛要是那樣的那還了得了嗎?那都是從本質上的改變,所以我說修煉是嚴肅的,你們不從真正的本質上改變自己,甚麼都沒有用的。在常人社會中做一個好人,模範哪,英雄人物啊,不管是甚麼心促使他這樣,也許是善念,但是他總有一個念頭,他總有一個目地,所以他不會長久,以後會再犯錯誤。過去不是講了嗎?老樹死人不樹活人,就是因為人自己也看到這一點了。說不定哪天再犯錯誤怎麼辦哪?任何法令,甚至搞運動永遠都改變不了人的本質和人心,必須得人的心真正的動才能改變人的。

  剛才講釋迦牟尼涅槃也好哇,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也好哇,他們為人吃這麼大的苦,為人遭這樣大的罪!人怎麼對自己,為誰負責,為誰活著?為你自己負責,不就是為了自己明白的活著嗎?人人都能從自己的內心找自己的不對,確實能使人類社會文明得到提高。我們大法能做到這一點,但是絕不是為了常人社會這些而傳的大法,我們是為了修煉的人能夠提高。但是學的人越多,他就會形成一個環境,會促使整個人類社會提高,他就是這樣一個關係。但是我告訴你們,絕不是我要為社會,要為誰,要在人類社會搞甚麼名堂,是為了你們圓滿。

  弟子:當自己有的地方做錯了,這時身體消業,是不是老師講過的現世現報?

  師:現世現報的事情過去就有,將來也會有。對於小問題,會出現現世現報。有的人幹了一件壞事,出門他「叭」摔了個大跟頭,或者是一出門叫甚麼東西撞了一下,雖然輕重不同,可是是在懲罰了他了。人往往不相信另外空間埵陸狗聽糽R的存在,那麼他就認為這件事情是偶然的,他只承認人是唯一的有靈性的生命,人可笑到甚麼成度了!這個宇宙到處是生命,他該做壞事還做壞事,我行我素。那麼這個人到了這種成度的時候,現世現報的事就會少。怎麼辦呢?就會積攢業力,積攢的越來越多。太多了的時候就會縮短他的生命,越多越縮短生命,越多越縮短生命,就像那個做壞事太多了的人,到十惡不赦的時候,這邊雖然是死掉了,可是那邊還在接著消滅他。一直要消滅到他償還所有的業力。那消滅的方式那就非常的多了。就說他得償還他所有的一切,那是相當可怕的。我們修煉的人不會像常人一樣,多數是在提高中消業和點化你們。

  弟子:在家堶袚牷A老師對功的演化是不是不如煉功點?

  師:如果你在家堶袚玼u能把你當作一個煉功人,踏踏實實在修,不比外面修煉差。但是,往往人都有一個惰性,你不承認也不行,是因為你的思想沒有昇華到那一步上去。離開了集體煉功的環境好像你就沒有督促了,沒有一個外因促使你修煉的條件了。你比如說我們煉功打坐,大家痛的不行了,都不拿下來,你也不好意思拿下來,這就促使你增加你的煉功時間。就是方方面面都有這樣一個環境在促使你。你離開這個環境的時候,你自己把握不好,你就沒有那個外因的督促,可能你就會自己鬆懈,自己不能精進。雖然也在修,可能進度就會慢的多,就是這個關係。如果你真的能把握的住,在哪修煉都是一樣的,就怕你把握不住。有人說我能把握住。可是,有的人我相信,有的人我不相信,因為我看的清清楚楚,你還沒有突破那個層次。

  弟子:有破壞法的人,在《卷二》上寫了許多誹謗的話,此書如何處理?

  師:可以把他燒掉。這個人就是壞到這種成度了,所以甚麼樣人都有,佛也敢罵。當他罵出口的時候,他元神都掉下去了。只剩下他這個人帶死不活的帶著這個身體還在人類活動著。那麼這種人就最容易附體了,緊接著附體就上來。這個元神都沒有了,正好剩個空殼,它就上來了。這樣的特別多,這一類的假氣功師也很多,其實他是最壞的人。

  弟子:善良的俄羅斯人大部在學基督教,怎麼讓這些人得法?

  師:如果你有便利條件,你認識他們就跟他們去講一講,想學就學,不想學就算。大法也是嚴肅的,不牽強的讓任何人去學。不管你是哪國人是一樣的。我們的洪揚只是叫那些不知道法的人知道法,別把他們落下。他想不想學,都是他自己的事。不管他是外國人、中國人都是一樣的。善良不善良都是用現在人的標準衡量了。人都有善的和惡的一面,而且整體人類社會都在下滑。相對的來講,有一些好人,他還有想回升的善念,就這一點是最可貴的。至於說他在常人中做一個甚麼好人,我倒沒有感覺怎麼樣。他只有回升的念頭才是最可貴的,他沒有這個念頭,那就是很難挽救。

  弟子:有的常人要毀大法書,學員為了保護大法書和他打了起來,是不是忍的不夠,造不造業?

  師:不能說我們這個學員是錯的。但是我們遇到問題也要想一想,他為甚麼當著你的面去毀這本書?是不是我們有甚麼心,或者是我們自己哪堣ㄨ鵅H我們當時念頭一轉的時候可能他馬上就不毀那本書了,很可能是這樣。我經常講遇到甚麼問題都要想自己,哪怕這個問題與你沒關係,你看到了你都要想一想自己,我說在前進路上沒有能擋住你的。

  弟子:我學法輪大法,我愛人研究周易,我就偷偷的燒他的書,這是不是做壞事?

  師:這不是做壞事。我們的法是因為背後有內涵。可是那些假氣功師的書它背後也有東西,它沒有那麼大的內涵,它有很淺的、離不開三界的那點東西,可是卻是邪惡的。形象是動物啊、狐狸啊、妖魔鬼怪呀亂七八糟的這些東西,都是黑的東西,對人有害的東西,陰性的東西,那麼把它擺在屋婼T實不好。你愛人在無知的狀態下,接受了這些,也傷害著他,那你幫他燒了就燒了。如果他要不幹,非得和你爭、打、鬧,你就不要再管了。如果他不管的情況下,你燒就燒了。你回頭看看自己是不是有甚麼心啊?我想可能很多事情也都是有原因的吧。但是他不會對你有甚麼干擾,因為你在修煉中,體外都是有罩,都是下了罩的。不然的話,不但別人干擾你們,你們也干擾別人的。

  弟子:甚麼是宇宙演化?

  師:大家知道宇宙是人自己下的定義,它到底有多大呢?人也說不清楚。我們通常所指這個宇宙也就是我們看到的這個天體範圍。現在科學家用望遠鏡所認識的最大的範圍沒有超出我們這個小宇宙,那麼說白了也就是指這兒吧。可是我們這個小宇宙是大宇宙的兆分之一的還不到、兆兆分之一的那麼一個小小的境界中,它還是一粒塵埃中的塵埃,塵埃中的塵埃,就那麼小。整個大的宇宙在運動,大的範圍天體在運動,那你說它是不是宇宙在運動呢?這種運動會帶來生機,會產生物種。修煉的人把這種運動叫作演化。人的腦子也認識不了那麼高。這個宇宙太龐大了,大的就是你們修到最高層次圓滿時,你都會感覺到它龐大的不得了,使你驚嘆的了不得。

  弟子:師父說:「名是不能圓滿的強大障礙」,可是對常人社會堛漲W不執著了,但在大法的工作中還求長功或出名。

  師:那就是執著表現出來了,那麼就得去掉。有的時候我們有些學員包括老學員表現出來那個心非常不好,完全不是修煉人的表現。但是不能說這個人不好。因為他所有去掉的心,你就再也看不見了,只有他沒去掉的心才能表現出來。就是說他很多心不表現出來了是因為他已經修的很好了。只有他沒有去掉的心能表現出來,也許沒去掉那個心就會表現出來,你們不能說這個人不好,只能說這個心不好。

  無論他怎麼修煉,他都掩蓋不了他沒去掉的心。無論他怎麼修煉,我都會採取方方面面的辦法,哪怕他覺的在幹最神聖的工作時,把他最放不下的那顆心表現出來。哪怕你們為大法做工作,我也會讓它表現出來。工作本身沒有使他提高不行,他的心性提高才是第一位的,他的昇華才是第一位的。如果他的心是純淨的,能夠認識到問題,再去做那個工作,那個工作才是更加神聖的。所以我們有些人做不成工作就是他抱著許許多多的心在做,放不下這個心、那個心。他自己的事執著也好,為法的事造成執著也好,反正是只要他有一顆心,那麼都會通過在工作中讓它表現出來。尤其心不好的時候,就更不讓他做成,所以他這個阻力就大,是因為不能讓他用不純淨的心來做神聖的事。如果能夠用純淨的心去做神聖的事,那才是真正神聖的。

  弟子:有的人打坐腿顫、吐,他自己也不能控制,請師父解釋。

  師: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我既然在這樣的場合中講,我就得帶有普遍性的去講。煉功不能夠純淨,還煉著其它東西或者是自己不能夠達到專一,或者是在意念中帶有其它的功,都會出現各種各樣的、類似這樣的狀態出現。再有一個就是業力大在消時反應比較強烈,也會造成這個狀態。

  弟子:悟到也得做到吧?

  師:應該是這樣。不是完全能夠把握住,都能把握好做的到那是有難度,可是修煉的人就應該這樣要求自己。

  弟子:是不是斷開的越多修的就越高啊?

  師:不是斷開的越多修的越高。夠標準的才能隔開。

  弟子:師父說斷開是不是我們都能跟您走啊?就是帶的越多越好?

  師:其實你們不知道啊,得了法,你們只要這顆心堅定了,你們就會走向圓滿的,這是肯定的。

  弟子:是不是慈悲心越大,承受能力越大?

  師:不是那麼回事。慈悲心那是去掉情之後那部份產生出來的。承受能力那是綜合多方面原因構成的能力。

  弟子:請師父把難加大一點,然後早日償還業力,早日返本歸真,那樣行不行?

  師:不行,你們人為的想甚麼都不行。更不能人為的自己找苦吃,這都錯了。其實一切安排都是有序的,這方面不需用心。

  弟子:我想就是按「真、善、忍」這三個字去做,這麼想對不對?

  師:對。只要心堅定,你就這樣去做,按照要求去做。但要多學法,不然真、善、忍在不同層次的內涵你不知道,就無法真正做到真、善、忍。

  弟子:有的地方悟不了,怎麼好像就是懂不全呢?

  師:不懂不要緊,也不是說我寫的這一切你們必須在短時間看懂。隨著學法的深入你就會看懂。

  弟子:我有時一看您的像我就害怕,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師:這不是你害怕,是思想業。

  弟子:我們學法點租一個地方,大家都上那兒學法,可以嗎?

  師:條件好了呢,太舒適了呢,我覺的也修的太舒服了,不太好。如果有這個條件,說我們不花錢,有那麼個地方,提供個地方,我不反對。最起碼下雨可以去,冬天下雪了甚麼的我們都可以去。如果要花錢創造一個比較好的環境,這個不好,不在錢多少。

  弟子:農村弟子對您書中寫的這些現代科學名詞,他們不了解。

  師:這倒可以解釋,就是按照這個名詞的原義解釋。就是解釋它原詞,解釋這個詞的表面。但是你要看法,得連貫的去看。

  弟子:有的字就是從表面上不理解,可否查字典?

  師:可以,那沒問題。按字典只能解釋他字的表面意思。但是往往我用的詞,字典也沒有。

  弟子:我們旁邊有基督教,他總叫我給寫字。不給寫吧,還不好意思,給寫吧怕會受干擾?

  師:寫就寫了吧。我們只能對別人有好處,反正他干擾不了我們。其實我把那個基督教也好,天主教也好,我都當作它是工作,我不當作它是修煉的,它根本就是工作。

  弟子:我有的事情想放掉,為甚麼放不掉?

  師:那就是已經形成觀念了。這個東西你忘不掉它,你也得想辦法排斥它,所以它漸漸的會變弱,最後消掉。

  弟子:「隨機下走」的動作是不是能夠大夥一致比較好?因為有時候差距太大。

  師:對,動作越齊那個感覺越好。因為我們在煉功的時候,你是在加強體外這個機。你的煉功是靠這個機平時在轉動。自動的在煉功,每時都在煉,你煉的時候是加強這個機。所以大家齊刷刷的,一齊煉的時候,能量大,加強機制比較好。

  弟子:冬天零下三十度左右,想在屋媟狴\可不可以?

  師:反正是儘量在外邊煉功。因為我們煉了多少年了嘛,長春、哈爾濱學員都是在外面煉功。多穿點兒不要緊。但太冷實在不行,那就在屋媟牷F不太冷時再出來煉。

  弟子:一個學員拿錢租一個教室這算不算動錢呢?

  師:這不算你們輔導站做的,不算你們煉功點做的,是學員要做,是個人行為。說我個人做點兒好事支持你們,它是這個關係。那都是他自己在做好事。但是我們也要考慮一個問題:這個學員他的承受能力。他有沒有那麼大的經濟實力,這是一;第二呢,我們這個學員是不是經過很長時間修煉哪?如果他出現思想反復的話,他會覺的不合算,回頭會出現麻煩,都得要考慮的。但是我想啊,我們儘量能在外邊煉功是最好的。

  弟子:我們煉功場周圍有很多別的功法煉功,有的學員怕干擾、影響。

  師:不影響,它絕對干擾不了我們。但是你不要有這個思想,說它是不是能干擾我呀,你自己得不能動搖,心不能執著。

  弟子:我最近思想業力特別大,我都怕我是安排來的魔,是不是思想業力不是我自己?

  師:不要緊的,不是你自己,是業力。但是我告訴你,因為每個人的東西多少都不一樣,可能多一些,它就強一些。那麼多一些呢,可能是我們自己要承受多一些。可能以前在這方面做錯的事多一些,那麼我們就豁出來,抑制它,跟它對抗。你只要能分清它,不是自己,那甚麼都好辦。

  弟子:我感覺自己修的不好,髒東西太多,在家堿摁v父都不敢看了。

  師:沒關係,師父知道是甚麼情況。我知道,從前錯過,現在從新開始,所以你放心去修吧。

  弟子:我的女兒智力差,可是她堅持學法煉功已經三年了,但是她對大法悟不好,是否能圓滿?

  師:智力差我想學法也沒有問題。學三年了,絕不會白學,是不是你考慮的太多啦?不一定那麼差。我們往往有些小孩都是很有來頭的。因為一個人她在她一生中甚麼時間能夠得法,甚麼時間幹甚麼,她在上面(上面那是高級生命)看的很清楚。她一看這家人將來能得法,她就要轉生到這家來。就這一類的特別的多,所以我們有一些小孩真是神童。有的可能稍微差一點,你不要想的太多。

  弟子:怎樣看待各地區學法修煉的層次差異?

  師:這個可沒有差異,每個地區都有很精進的,每個地區都有不精進的,上、中、下士都有。有的地區得法晚的可能在進度上要差一些,這是肯定的了,但是也有的後來者居上。我們後來得法的很多都是沒見過我的,對法理解上、認識上非常高,而且非常快,沒有障礙。過去新學員認識法都有一個過程。當年我去廣州傳法前兩個班講法,學員們好像不知道我在講甚麼,那些學員就知道好,不知道我在講甚麼。就是人的觀念尤其改革開放以後廣州人的思想都是賺錢。等到第三個班、第四個班才炸開,一下子明白了我在講甚麼,這個時候才大批的學員上來。現在後得法的人提高往往非常快,可能這個環境也構成了,方方面面條件也成熟了。就是有了外因條件吧。

  弟子:集體學法中有人認為通讀就是反覆念,不用討論,自己悟。每天讀一講,這樣是否有利於學法?

  師:通讀那就是通讀,那沒啥說的了,就是一遍一遍的看,通讀。我們大家畢竟是在一起學法嘛,讀完了之後互相切磋切磋,談論談論。我突然間悟到老師這媄鉿陶o樣的意思,我在這方面做的還是不夠。我們在家讀在這方面可能有這樣的缺陷,這個不足今後把它改過來。就是互相切磋切磋,這是必要的。但是通讀是主要的。我們不要學一段,停下來,開始大家議論議論,再來一段,再議論議論,這不好。要大量的通讀。在談自己、談認識的時候要不能多於讀法,學法是最主要的。

  弟子:能不能給我們講一講宇宙大法的起源,也就是「真、善、忍」?

  師:我告訴大家,你們永遠都不會知道這宇宙有多大,就更沒有辦法講那個起源。而且也沒有那樣的語言。在這個宇宙中用很高層次的那個神的語言都講不了宇宙的最終,何況人類的語言。宇宙永遠對人都是不解的迷,是人永遠都不會知道的。把你們的執著用到學法上吧!

  弟子:觀念是不是作為人最根本的東西?人沒有任何觀念是甚麼狀態?

  師:人要是甚麼觀念都沒有就像一個非常純真、善良的,但絕不是小孩的狀態。你是大人,是理智的。小孩沒有觀念,天真、善良,做事沒有目地。可是大人不會這樣。在人一旦沒有這些觀念之後,你們也不會這樣。因為你完全沒有那些觀念的時候,你已經在昇華中了,早就已經提高上去了。所以在修煉中這個觀念會逐漸的減少減弱,是這個狀態,一直到最後的沒有。

  弟子:集體學法有時好,有時不好,怎樣理解出現這種起伏心態?

  師:那都是你自己修煉的狀態,每個人修煉都能在不同的環境當中堅持的那麼好。說沒有各種思想干擾,一學就學進去了,誰也做不到的。但是我還告訴你們,你們每一關過的好、過的不好,能過去,或者是過不去,這就是修煉。你每一關都能過的去,那你就是神!不用修煉了,是不是?但是,你對自己不能放鬆,修煉要精進的。

  弟子:某輔導站站長被換下來之後,又另立山頭,拉出一夥學員成立了學法小組。

  師:如果這個站長確實存在問題,被換下去了,我想那就是應該的。有甚麼賺錢的,領著學員亂來的,把握不好的,出問題的……我想這不但對我們法的影響不好,對社會也造成危害。這樣的就該換,就該換掉。

  無論是學員或那個站長本人慢慢會認識到自己不對的。但是這個期間對這個站長絕不能把他當作常人看,這不行。他有過不去的東西,但他可能還是個修煉的人。但是從形式上,如果他真的出現了破壞法,那是另外一回事。他攻擊法、破壞法,或者是他所作所為跟法是兩回事了,那就是他自心生魔了。他已經完全背離了這個法,亂來了,我們就絕不承認他了。如果出現這個問題就是這樣,我就不承認他。

  那麼跟他去的人呢,大家想一想也不是偶然的。修煉是大浪淘沙,有的人他不是真心學大法,也可能通過這個辦法他就出去了。我們這堨i不要那些個混雜的,來混事的,也可能有這原因。學員認識一時錯誤、一時糊塗,明白了就會回來。但有些人就是糊塗,為甚麼不想一想你是來學法的還是來跟誰走的?

  弟子:師父說:是該叫他們清醒了,使他們做一個真正的神,很多學員感到理解不好。

  師:現在就在逐漸做這件事,包括我今天講的都是,有很多是圍繞這個問題在講,使你們逐漸的都能清醒。

  弟子:決裂人的考驗經常有,還是只有一次?

  師:這樣的機會絕不會多。也許以後還會有其它形式,也許還會有,也許沒有,都是未知數。但是根本上不改變,再有多少次也過不去。修煉就是這樣,絕不會有甚麼東西告訴你在那擺著,或者是有,或者是沒有。都告訴你了就都過去了,那都是假的。就是你不知道,關鍵的時候,看你紮不紮實,能不能邁出那一步來;或者是你在判斷它是對是錯,你怎麼做,就是這樣。

  弟子:學《轉法輪》某節時,將《卷二》等其他大法書相關內容拿來一起學,這種方法好嗎?

  師:不好,你只管去學,看哪本書你就看哪本書,你就這麼去看,順著看。你不要人為的在找甚麼,人為的想要幹甚麼,那個都不行。我還告訴你們到了甚麼成度:該你提高時,就叫你提高上來;該你明白哪層法理就讓你明白哪層法理。比如你今天做了一件事情,你不知道它對和錯。你把《轉法輪》拿過來,隨便的翻開他,沒有任何意念想要翻哪塊兒,隨便翻開,保證就是針對你今天做的這件事有針對性的。(鼓掌)當然了,你想回去試一試,抱著這麼個心,啥都沒有。修煉是嚴肅的,絕不會讓你像兒戲一樣試一試,這不行的。就是說你不要人為的去做甚麼。

  大法這本書,《轉法輪》這本書就是系統修煉的東西,你就去看。至於說其他的《義解》呀,《卷二》其他東西,那只是輔助的,讓你參考著看。《精進要旨》的目地是,糾正我們整個修煉過程中普遍出現的問題,出現的不正確狀態。

  弟子:有人說大法威力無邊,大法弟子不必護法,這話對嗎?

  師:不對。大法是威力無邊。我們今天都在這個常人社會環境中修煉。如果有高層敗壞的生命來幹壞事,那麼法本身就會動用我們護法神或其他高級生命把它銷毀掉。如果是我們的弟子在幹壞事,這個神來了,把人都殺掉,每個人都會承認這法的威力真大,都不敢再給法製造麻煩了,你們也就無從修煉了。神也不能輕易這樣來殺常人,也不能夠破壞現在你們修煉的這個環境。我們在修煉中,社會上和不同的人給我們製造方方面面的麻煩,我們都能針對不同的情況維護好大法,這不就是護法嗎?

  至於說這些壞人,幹壞事的人,如果他要能挽救的,我們勸說他,可能他說不定他還得度。如果他一意孤行,就這樣幹下去了,歇斯底里的這樣幹,那到一定時候,我們就會處理他。也可能是考驗學員暫時利用利用他,等我們修煉結束,他自己做的一切他都得去償還,這是肯定的。

  弟子:不能當神的怎麼最後連人都當不上啊?

  師:整個宇宙都在更新。那作為人來說,修煉結束了,這個環境也就不需要了。那麼剩下的人就是更爛的人渣,更不好的了,人不行了就會被淘汰掉。大家想一想,能這樣存在下去嗎?人真的是神造的。我上回解釋過這個問題,我再進一步說明它。大家知道,我們人生存在分子構成的這個空間當中,可是你知道嗎?我們身邊的一切物體都是由分子構成的,連空氣都是。你吃的東西、你喝的東西、你所接觸的一切、你身邊的一切、你看不著的一切,都是由分子構成的。那麼從外邊看,從我們宇宙的環境外邊看三界,人是不是在這個分子堆塈r?你就生存在這個分子堆堙A你喘的氣都是這個分子。那麼在三界外邊的高級生命看人類空間,這個分子是甚麼哪?神把這個分子普遍的叫作「土」,叫作「泥」,你就是在泥媄銦A人就是在泥媄鞄p來鑽去的,這是神看的。神就是這樣看的,一切都是。而且不同層次還有更高級的物質。我這樣一講,說耶穌講過,說耶和華用泥土造了人,我想就不難理解了吧!不是你看到的那個「泥」、那個「土」,這一切都是。你的肉,他都認為是土,都是泥。因為神看分子這層,尤其最粗糙的這層分子,那就是最髒的、最不好的泥土,就是這樣看的。

  弟子:有些人煉功時身體左右兩側不平衡,別人看有點歪。

  師: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情況,有的身體這邊物質多,身體那邊物質少的,有這個情況。是歷史上你自己在不同的環境、不同的情況下造成的。但是你只管去煉,這些我都會給你們處理,你自己是處理不了的。所以你只管煉,你多一顆心也沒有用。你光想它還是負擔,還是障礙,還是執著心。我剛才不是講了嘛,我開的已經沒有門了,我只看人心。你要再不修,我連心都不看了,我還怎麼度你呀?是吧?

  弟子:我們怎樣才能儘快的把後天形成的一切觀念去掉?

  師:你只有堅定的學大法,出現了不好的思想念頭,你要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用正念抑制它。我的法身看的清清楚楚你的思想活動。你能夠分清它,不把它當作自己,那自然它就不是你,就會把它去掉。但是不會一次都給你去掉,會分層次,逐漸的把它縮小,因為還要留給你自己去認識法,去修煉的。那麼有個別的非常不好的會一下去掉的。就是這樣的。

  弟子:有的學員在學法時間睡覺,給他指出來,他反感,不來參加學習了。

  師:那你就別叫他來學習了。他不是來學法來了,來睡覺來了,那還找他來幹甚麼?是吧。來睡覺來,我們這堣]不缺睡覺的。

  不要怕人少,我們煉功點上就有一個真修的,我說都不錯。你不要怕人少。你來了一大堆,一千個人,媄鉹@個真修的都沒有,那有甚麼用啊?還破壞法。

  弟子:我們有時輔導不到位,原因怕犯解釋法的錯誤。

  師:這個輔導問題我多次講過。你比如說,我們在講的時候可以這樣談:說我在我這個層次中,我悟到法有這樣一個內涵,這是在我這個層次中悟到的,當然了法還有更高的內涵嘛!說我哪一點上和法有差距,或者是我認為這個法在哪一境界中談到了甚麼東西,這都沒有關係。但是法還有其他的內涵,這個說的很清楚,就是你不要把自己侷限住。

  弟子:煉功人還擔當社會工作,是否需要用常人社會的理去處理問題?

  師:工作就是工作,修煉就是修煉。但修煉中提高心性會表現在工作中具體問題上。另外上級堅持叫你做的事情,你可以隨和一點。因為那不是你要做的,你要不做他不理解,但是又不會犯大錯誤。如果有錯誤,你自己在做的時候又會根據你自己的做法儘量的把它做好。就看你怎麼去處理,我想都能做好,我想沒有問題。還有一個問題,我們有些人愛面子,不叫人知道他在煉大法,不叫人知道他那麼好。我想有很多是因為個人的原因造成的。我告訴你現在有一億人在學大法,不是人少了,你不是個別現象,你不會被人取笑。尤其在長春這個環境,一提到煉法輪大法的,人家都知道是好人。

  我們很多地區下崗的職工在找工作的時候,人家說了:煉法輪大法的人我就要。你不要以為你是孤單的,你是突出的,不是這樣的。我們已經有了這個環境,而且是整個全國都是形成這個環境。

  弟子:有其它功法在我們旁邊一起練功,放它的高聲錄音帶,我們是……

  師:這個不要緊的。這不也在考驗我們的心動不動嗎?他放那個東西的時候正好不就觸及你們的心嗎?那個時候看你受不受它干擾哇?你生不生氣呀?所以我們自己一定要在我們自己這兒找原因,雷打不動。你放吧,你真的不動的時候,它自然就銷聲匿跡,保證是這樣的。說如果他是有意的,或者你實在也把握不好,新學員比較多,那我們就換個地方。他覺的這兒好讓給他好了。哪個地方我們法輪功煉都會變好,我們在改造環境,不是我們在挑選環境。

  弟子:修煉者如何做好領導工作?

  師:現在領導工作麻煩事太多了。如果社會上都是煉法輪功的,我看你不用怎麼操心他就做的很好了。大家都是為公的,沒有為私的,沒有求自己利益的,都想為別人好,你想這個社會是甚麼樣啊?當然我們倒不是叫大家學了法之後都叫你去做常人。我就說這個意思。至於說怎麼做,那都是你自己的具體問題了,你自己去把握怎麼樣符合煉功人。有些問題要隨和一些,寬容一些。自己對自己要嚴一些。

  弟子:在工作中如何面對社會上的不良風氣?

  師:你管不了的事情就不要想那麼多。如果你是領導,你的單位風氣不好,你有責任。如果不是你單位的事情,或者你沒有社會職能,那你就不要管,就管好自己。我們講的就是從自己做好,每個人都管好自己,社會都好。每個人都去管別人,越管越不好,矛盾越來越多。自己不做好,都管別人,互相之間你不好、我不好、他不好,互相的矛盾越來越激化,保證是這樣的。

  弟子:為甚麼有人總是悟偏或是悟到極端?

  師:其實很簡單,不是甚麼其它問題,就是一個思想基礎放在哪兒。就是你想悟的時候,你的思想基點在哪堙A你站在哪個基點上。你自己有自己執著的不放,想要尋找答案,想要尋找維護你自己放不下的那個東西,你當然就會悟偏啊。你甚麼都不想,你在看法,法說的是對的。你不要從法中找你自己認為是對的,你不要從法中找給你自己開脫的,斷章取義的保護你自己的東西。那是不行的,越看越糊塗。就是看你的基點落在哪兒。

  弟子:現在圓滿最快的途徑是甚麼?

  師:我給人們開創了最快的、最好的修煉形式。我們在最複雜的人群中也促進了這個複雜的環境使人提高的快。同時我們今天傳了這麼大的法,這個法也使人提高的快。還要怎麼快呀?再也不會有比大法度人更快的了。業力滿身的人首先想到的應該是怎樣還業,沒有你選擇甚麼。

  弟子:我總認為抄書浪費時間。

  師:那你就有點偏激了啊。

  弟子:戰勝思想業,除了以很強的意識排除之外還有其它好辦法嗎?

  師:沒有。你自己動手去抓也抓不下來,沒有其它辦法。你的提高,你的思想業的去掉,是隨著你層次提高而減少的。修煉是嚴肅的,不是你想當然怎麼樣就怎麼樣的。各個方面都是非常周密的給你安排的。想入非非是不行的。

  弟子:身體最大一層細胞脫落後,另外空間的身體是怎樣一種存在形式?

  師:我講過,我說人不會隨著你的生命死亡而死亡。我在法中已經談過這個問題了,談的很清楚了。人死亡了只是你最大一層分子,就是人的軀殼,表面這層分子在這個空間中死亡了,脫掉了,而你真正的由微觀物質構成的身體怎麼會死亡呢?那個煉人爐的那個火也不能夠使你更微觀的物質火化掉哇,它燒不到它呀。我告訴大家,不是人的火燒不著,不是人的火燒不動那個原子核,熱度不夠,是因為這邊的火和它有一個空間差距,燒不著它。

  弟子:「練邪法」一節中談到大覺者按照自己的特性來組建新的宇宙,那麼原來的特性和新的宇宙……

  師:這個宇宙太龐大了。不同層次的宇宙都出現過這個問題,但是書中講到的可不是這麼大的天體的事,不是這麼回事。

  在天體媄鉿陶\多宇宙,在龐大的天體中看,它們都像塵埃一樣。那媄鉿b法的不同層次中,不同的宇宙對法有不同層次的認識。比如說一層法的真實的法,不會叫生命知道。但是這個法表現出來的特性,卻會被生命知道,包括我今天給你們講的,也是概括的講你們昇華到那一步上的認識,都不會知道那一層真正體現。那麼這一層的生命如果是下面修煉上去的(除修大法的),他就會越修越高的過程中符合了這一層的法,有他自己修煉的東西。比如說釋迦牟尼有「戒、定、慧」。他的「戒、定、慧」也是符合他那一層法理的,符合那層宇宙的法的,那麼就昇華到那一步上去了。整個的宇宙的構成是他的法理,是「戒、定、慧」構成的,同時也是他一切正果的演化原理,物質和形式這一切都是隨著他這個東西變化的。也就是說他不知道根本的法的真正的體現在那媄銦C但是他能知道他的表現,悟到了這層的東西,他就能夠在這一層中生存,那麼他就有了他自己的東西——正悟果位。

  那麼在這一層中有其他的佛,有其他的神,他們又悟到了這一層法理的另外的認識,也符合這一層的法理,那麼也正悟了自己的果位。其他的佛也是這樣,也在這堳堨艉F世界,也在這一層宇宙大法中悟到了自己的正悟之果,但是都不是一樣的,可又都夠這一層的標準。我講這個明白了吧?那麼,在龐大的宇宙中,這樣的現象,這樣的不同層次的現象太多了。那麼在這樣的宇宙中,出現成、住、壞的這個交替是經常有的。但是我們整個天體的這個法卻永遠不會改變的,永遠都是這個法,永遠都不會變,也沒有變過。

  弟子:參加過師父講法班的和沒參加過講法班的學員,除了與師父的緣份不同之外,還有甚麼差異?

  師:其實我告訴大家,你們在修煉中甚麼差異都沒有。有許多人跟我也有很大的緣份的人,當年沒有參加過學習班,是因為他自身的情況、狀態和許許多多的因素造成的。

  問題全部都解答了,挑出一些就是重複的。再有一些是常人提出的問題不需要解答的,也挑出去了。我已經講了五個小時了。因為聽法嘛,大家都願意聽,再來五個小時你可能覺的時間也不長。我講的再多也不過就是為了一個目地:讓你能夠儘快的提高,儘快的修煉上來。我們在座的大多數是輔導員,做好你們的工作,就是這個目地。至於說有許許多多的問題,你們修煉中的情況都由我來給你解答,你們就修不了了。恐怕修了也不算。所以有很多問題是靠你們自己去悟,自己去修的,那才是修。我經常舉這個例子,說你圓滿的時候你上去一看那個威嚴的大佛坐在那堙A每個佛的威德的建立都是偉大的。你自己怎麼上來的?你發現你膽膽突突的,你自己就知道你不該在這兒呆,你自己就下去了。你覺的不配呀!所以你們每個人修煉都必須得能夠達到自己的境界,自己每一個層次都得是紮紮實實的,修煉就是嚴肅嘛!從今天下去,不要拿我講的話去針對別人,因為我是針對你們的情況說的。也不要斷章取義我的話,也不要抱著歡喜心去跟別人講:我聽李老師說甚麼說甚麼了。你那個心一動的時候,你已經是常人了。為了叫大家能夠平穩的修煉,所以過去所出現的這些問題我不想讓它再出現。

  今天這個環境,風風雨雨的,我能夠把整個修煉環境修正過來,不出問題,走的這麼正,這是很不容易的。其實我能夠這樣做,我們沒有任何有形的組織形式,不存錢,不存物。大家看到的好處是在常人社會中沒有搞甚麼勢力範圍,不干擾社會,不干擾政府。你們看到的是這個。其實我告訴你們,是因為我們有法,有這麼大的法,我才能夠撒開手來。你學不學都是人自己的事兒……我們沒有任何花名冊,不掌握那個張老三、李老四的個人情況。你只要修,我就能對你負責,而這種負責不表現在常人社會中。你只要修,你就能提高;修下去你就能圓滿,都不表現在常人社會中。

  我們這樣做是因為配合了這個法。這個法這麼大,對常人社會中流傳的形式也要求的高。也就是說,在常人中的形式上也必須得符合這個大法的要求。那麼甚麼樣的形式能符合這麼大的法的要求在常人社會中傳而不玷污他呢?那只有一點,就是「大道無形」,所以我們真正的做到了這一點。無形,沒有常人社會中的任何形式。但是,我們卻能夠使人真正的修煉,真正的提高。我們就是這樣走的,就是這樣做的,也是最好的。任何人都挑不出我們的毛病。有人想從雞蛋堿D骨頭都挑不出來的,是因為我們有法。我也不規定任何條條框框,怎麼做你們自己都知道。

  甚至於你們的輔導員,大家所謂輔導員也不過都是我們自己憑著熱心。自己沒有名沒有利的甚麼都沒有,而是憑著熱心自己提拎著錄音機到那兒去輔導大家。也都是這樣,是熱心是個人行為。實踐證明這個環境對我們修煉是最好的了。任何一個過去度人的人都不敢這樣做,是因為他沒有這麼大的法。他都得把弟子圈在一起,按照規定,按照戒律去修。我們今天是因為有這麼大的法,我們才放開的,不用規定那些。任何有形的東西都不配這個大法,任何條條框框都不能改變人心,只有法。所以我們就走了這一步。

  我們的輔導站這種形式也是必要的。這種輔導站沒有像任何企事業單位那種形式。我就在我家,我平時跟大家看看學員有甚麼問題,我們大家在一塊兒探討探討,完全是一種群眾形式。我覺的這非常好。大家想怎麼做呢,研究研究,洪洪法呀,大家做點甚麼事,這都很好。

  法會,也是我們大法中特有的,到了一定成度之後,我們大家集中起來,有學的好的,再開一個法會大家去講講心得體會,對別人有促進、有提高的作用,這非常好。這也是我們特有的東西。

  總的來看,大家都為這個法做了很多貢獻。當然了,我不會對你們說客套話表揚你們,你們求的也不是這個。你們求的是功德,求的是境界的提高、層次的提高,所以我也不必說這些。你為大法做事也等於是為你做事,因為你就是大法中的一員。你對不對大法負責也就是對不對你自己負責的問題。所以也不必要我說的那麼多。我只是在修煉中,在層次中,在大家提高當中來管大家。

  至於在常人中怎麼做,我想大家也都知道。也希望大家從今以後,能夠有一個更好的開端,把你們的工作做的更好。同時你們自己通過今天就算是一次法會吧,也能夠對你有一個很大的提高,有一個很大的促進。我這堨i能會把你往前推,但是你自己要趕快學法,抓緊學法,也要跟上,才是紮實的。希望大家再勇猛精進,不要光看人家圓滿,自己也要爭取早日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