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李洪志

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九、三十日於紐約

  我是來參加這個會的,跟大家一樣,想聽一聽大家的體會。當時是我主張的召開這個會。因為我們一直沒有開過全美國大法學員交流會,大家在一起互相交流一下,我覺的是比較合適的,時機也比較成熟了。從上次我來美國講法到現在也有一年了。通過這一年的修煉大家都在提高,特別是上次大家都覺的聽過法之後,對自己的提高有一定的促進作用,可是到底提高了多少,我說交流一下還是有好處的,還可以促進我們大法進一步洪揚吧。

  說到洪揚,現在有一個錯誤的認識。有人說:老師講了要抓緊實修,那麼他就理解成了甚麼都不幹了,他就抓緊實修。當然了,不是常人的工作不幹了。常人工作與修煉,這個關係大家是擺的好的,主要是在我們法的洪揚上你們沒有重視起來,你們得到了法,還有沒得到法的人哪。其實我告訴大家,今天人類社會的人沒有一個是應該當人的人。甚麼意思呢?我為了傳這個法,在歷史的相當久遠的年代就已經安排了,而且傳了這麼大的一個法,整個宇宙的法。上次在舊金山我給大家講過這個宇宙的結構,對此我們很多人有了一定的認識,原來宇宙的結構是這樣的。其實我告訴大家,我上次給你們講的宇宙結構的概念你覺的大的了不得了。那個概念,它在整個天體中也是一粒塵埃,所以大家想一想這個宇宙它有多大。這麼大的法在人類社會上傳,你想,要容一個人太容易了。我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說,一爐鋼水要掉進去一個木頭渣兒,瞬間就找不到它的蹤影。我們這麼大的法來容你一個人,消你身上的業力,消你不好的思想,等等等等,那是輕而易舉的。有這麼大的威力,那麼我們為甚麼不這樣做呢?我們不能夠在常人社會這樣做,是因為那樣修是不算修的,算再造,就是完全不要你了,再造一個人。所以必須得是自己真正去修,才能是你自己。可是在修煉中會出現許許多多的心性上的過關哪,還有我們學員之間為辦好大法的事互相配合不好而造成的矛盾呀,等等問題,這都是必然的,只是你們認識不到。

  如果一個法傳出來,要沒有他的魔難,沒有他給後人留下來的威德,我說那是邪法。沒有甚麼值得偉大的,沒有值得慶幸的,沒有威德留給後人,他必然是這樣。那麼我傳的這個法,你得到了,你能修了,還得考慮別人怎麼樣去修,他們怎麼樣去得法。我剛才講過一句話,人類社會上所有的人,都不是為了當人來的。可是你不要沾沾自喜。你要不得法,你要修不回去,你就是個人,可能還會往下去,真的還不如人了,所以,洪法的重要性大家也要認識到。這個問題我就講這麼多。

  很多學員都想讓我講一點兒高的、新奇的。這個心不去,不能圓滿,是不是?!任何一顆心都是障礙。我說今天這個社會的發展,它的整個發展過程,是受外星人控制和推動產生的、發展的。今天我還在講這些問題,如果我是用中國古老的文化語言去講,可能講的更透徹,可是大家現在聽不懂,觀念都是現代人的觀念,所以就得結合著現代這種科學的知識方式去講。其實是很低的,它的認識是非常非常的低,所謂實證科學只侷限在人的眼睛能夠看到的這個物質空間中,只是我們三界內的一個空間。而三界內有多少層物質呢?多的也是無計其數,而人類卻只佔一層。你的眼睛能夠看到的只是這一層,就侷限在這麼一個範圍之內。而這個龐大的宇宙用人的思想來衡量是永遠都衡量不了的,因為你的思想是容納不了的。到了很高境界的時候,人類的語言就形容不了宇宙的情況了,也沒有那樣的語言,甚至沒有那樣的思維,甚麼都說不清楚了,所以往高講呢,也不是用人的語言能講得了的。只有你們在修煉過程當中不斷的提高,才能夠漸漸的自己領會、悟到。在看這部法的時候,法能點醒你。

  為甚麼這部法能夠起到那麼大的作用,能叫你知道那麼高的理哪?其實我告訴大家,一本書,就是普普通通常人中的一本書,幾張紙合在一起了,白紙黑字,它甚麼作用都不起。可是它能夠講出人類最淺顯的人類知道的道理,僅此而已。如果這部《轉法輪》的背後,沒有他的內涵在,也僅此而已。為甚麼你們一遍一遍的看《轉法輪》就能看到、悟到很高很高不同境界的那些理呢?就是因為每個字的背後都有無數的層層疊疊的佛、道、神,數不清有多少。我們在座的修的再高,你修的再高,將來你開了悟了,你都望不到邊。你說你按照這本書去修,你能修到多高吧。當你應該提高的時候,這個字的背後的佛、道、神全都看見了,你應該知道哪一層理,到了哪一層了,他就把這一個字,或者這一行字點給你他背後的真正內涵,你豁然間就明白了。實際上不是你聰明了,是他有意的點醒了你,你就明白了。那麼這媄鉿酗@個嚴格的要求,你不修煉到那個境界,你不達到那個境界,絕不能讓你知道這層理;當你知道這層理的時候,你已經在這個境界上了。

  我們有許多學員在修煉中總覺的自己表面上提高的慢,時常反應出不好的思想和心態來,所以就覺的很著急。其實我告訴大家,你不用著急,我們今天的修煉形式和過去所有古老的修煉形式都不一樣,但又一樣。不一樣呢,是因為我們沒有走任何一個小法、小道的路;一樣呢,是因為過去所有古老的法都只不過是我們今天傳的這宇宙大法中最低的、那點兒局部的一些修煉形式而已。當然我們在傳大法,他的威力也好,我們走的路也好,度人的方式也好,是選擇最好的。那麼這個法他能不起到這麼大的作用嗎?我剛才講了書的背後是因為他有那麼大的內涵。

  我給你講的那個佛、道、神,他可不是假的,他是真的佛、道、神,他就在這部法中體現出來的。他有那麼大的威力,你看他在字的背後,他要大起來無邊無際,可是他就負責這個,他就是法的一種表現,所以這部法容起一個人來是很容易的。過去所有的法,所有的修煉形式,也只不過是宇宙洪大的法中的很低層次那麼幾種形式而已,而且是比較低的。一會兒有時間的話我再給大家講講這個宇宙在一定層次中的這個結構。

  我們先講一講學法的重要性,也就是說學法能夠使你提高,是因為法背後有內涵。其它書為甚麼達不到這個境界呢?達不到這個狀態呢?因為它甚麼都沒有,但是也不是甚麼都沒有,因為每個人他自身的狀態也不同。我經常講,我說那些不好的宗教的書,當然我所指的是邪教、不好的宗教的書和那個不好的氣功的書,不能夠留存。就是因為在它字的背後也有一些東西,也有它那些東西在,它卻不是佛,也不是道,也不是神,都是那些個附體呀,鬼魂呀,等等,烏七八糟的東西。人的身體就像一件衣服一樣,人的思想就像一頂帽子一樣,誰穿上、誰戴上就是誰。為甚麼會這樣呢?人就弱到這種成度,誰都能控制人,誰都能干擾人,人不可憐嗎?可憐又怎樣,是因為人自己掉到這一步上來的。我們每個人,在座學法的其實都不容易。你是有種種干擾、麻煩的,一要學法就工作忙、時間不夠用啊,等等。你覺的它是像一種自然現象,實際上都是有方方面面的原因干擾你,不讓你得法。也確實有人講這個法不好。可是我們不講他這個人怎麼樣,他的思想很可能不是他,可能是別人。另外那些不好的東西在操縱這個人講出的話,這種人我們也不能度。那麼是不是說這個人既然不是他,這個人還能度嗎?因為人有這麼壞的思想才被利用的,所以直接破壞大法的不能度。也有壞透的完全失去理智的,雖然是壞東西操縱說的、做的,因為他自己已不能主宰自己。我們的法就是明明白白的叫人修煉,你都明白不了,你清醒不了,你情願交給外來意識控制,那麼我們這個法怎麼叫壞東西來控制呢?所以也就不能給他。

  我們在修煉當中會遇到許許多多的困難,我有的時候看到大家在修煉的時候吃的苦很多,我也很難受!有時候就在想:我們有的學員在過不去關的時候,他流著眼淚對著我的像可憐的望著,他心埵b求老師再幫他消消難,幫他解脫解脫。可是你們知道我甚麼想法嗎?我要把這一難給你撤掉,你就沒有提高的機會了。甚麼難都沒有,平平穩穩的你就能昇華到那麼高的境界中去?這是絕對不允許的。我們大家都知道,生生世世人都造了很多業,像耶穌講的人是有罪的。欠的這些個業、這些個罪,你不去還,你說我想上天國去,拍拍屁股把這些東西都扔下了,就上天國去了?大家想一想它能行嗎?絕對不行。所以就必須得把自己欠的自己還了,消掉這些業力。在消業的同時,你的心性也得提高上來,達到那麼高的境界了,那才能昇華到那一步上去。能使我們昇華到那一步上去的就是法。

  我們在修煉中你會碰到許多魔難。只要大家認真去學法,甚麼難你都能闖的過去;你只要認真學法,甚麼解不開的心堛熙o個心結,過不去的東西,你都能夠在法中找到答案,都能夠解開它。這部法他包含著如何做人、如何做天人;我還告訴大家如何做佛、道、神,以至更高境界中的神,他能解不開你的心結嗎?他能打不開你的思想嗎?他能解決不了你的問題嗎?都能。往往都是因為我們長期生活在人類社會中養成的各種觀念,你不願意放棄它。我們在不同的領域埵釧珜y就,認為有所成績,抱著成績不放,抱著你的在常人中學到的那種所謂你認為正確的觀念不放,往往都是這些東西在阻礙著一部份人。還有我們許許多多人在常人社會中養成的各種習慣勢力,或者是做人的那種方式,做人應該追求的東西。這些東西都是最尖銳的,最怕碰的。你一碰它,它馬上就不幹,寧可法不學了,那也沒有辦法。學不學那只能是大家自己說了算,沒有人強化任何人去學。

  每個人學法都有一個障礙,我們籠統的講,概括的講。知識份子學法,受到現在科學的障礙,符合這個科學的,我能夠接受;不符合,我接受不了,嚴重的障礙他。誰也不知道我為甚麼講法要結合現在的科學去講,為甚麼要這樣講,是因為我要破你那個殼,破你那層障礙你得法的殼。有些人是受到各種宗教的影響,符合他這個宗教的觀念,他就說你好,他來學;不符合,他就不學。我為了度你,為了能夠叫你得法,我也講了宗教中的東西,它敗壞的過程與形式。甚至於我們普普通通的一個常人,你在常人社會中有你的工作,你放不下你的工作,我這個法也講到了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去修煉。實質上我不是為了遷就大家。這個法確確實實能夠使你一邊工作,一邊修煉,還有許許多多情況。每個人都有障礙,都有一個觀念放不下,甚至於更多。人的任何一個觀念都是障礙,我不反對人類社會發展到今天它所出現的輝煌,我也不反對人類發展到今天在人類社會中積累的經驗。可是我告訴大家,修煉者你們必須得從思想上放下它。普通常人他們可以在這個輝煌當中,他們可以在人的觀念當中去生存,但是作為修煉的人,你們得放下這些後天觀念,也就是我講的這個道理,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去修煉。你生活在常人中,你可以和常人一樣去工作,去學習,但是人的觀念你得放下。

  我也不是說你放下了人的觀念,你物質上甚麼都沒有了,像和尚一樣,像修道士一樣,不是。我叫你在常人中修煉,那麼你就得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也就是說,你真正放下的是那顆心。人就是放不下那顆心,當你那顆心真能放下的時候,你發現你甚麼都不會失去。學大法本身就是有福份的,為甚麼會失去呢?!實際上你真的失去了甚麼那只不過是你放不下那顆心造成的,老是魔你那顆心,讓你去那顆心。真的讓你出現了危機,這種危機是為了去你那顆心。你就是不放,就是不放,它怎麼辦呢?它就僵持吧。越僵持,你的處境、你的生活環境可能越不好。當你真的放下那顆心的時候,你發現可能事情馬上轉化過來了,一下子思想輕鬆了,身體也變化了,一身輕。你回過頭來看看,你甚麼都不缺,而且會真的像中國人講的那句話:柳暗花明又一村,突然間好事又都來了。

  可是這種好事再來的時候,你會發現你的錢再多,你的福份再大,困難再出現你不會像常人那麼執著了。你會很輕淡的看待這一切,但是你卻甚麼都擁有,這樣不好嗎?你非得那樣痛苦的鑽進去抓住你的錢呀,工作呀,慾望呀不放,吃不好,睡不好,也怕它丟失啊,你說這樣活的好嗎?實際上人放不下的是那顆心。人類社會不會因為人修煉了就失去了人類社會的狀態。人類生存的狀態是永遠要保持的,你要和不要它都在這兒。只是常人放不下那顆心,促使自己活的很累。

  當然了,人也是很複雜的,每個人福份大小與他的前世、大前世,甚至於更久遠的不同的生存時期有關係。也不能看到人家是很大的老闆,就想我要修煉了能不能像他這樣當大老闆,我放下了能不能像他這樣,那也不一樣。就像人類社會,那是與你自己自身帶的東西有關係。你今天修煉了你是那麼大福份,你不修煉你可能還是那麼大福份。差在哪堜O?差在你的心是輕鬆的;相反,你的心是緊張的。你生存的本來就很累,你的心更累,就促使你吃不好、睡不好的。當然你的身體要疲憊呀,要衰老呀,要惡化呀,像常人一樣要得很多疾病的。相反的,你放下它,窮點兒也很坦然,實質上卻不會因學大法而變窮,快快樂樂的活著,我看還是比那樣執著強。但是人類的工作要去做。更多的人修煉了,大家都不做工作了,我說這個可是絕對不行的,只是我們心如何去擺正這個關係。但是,學大法就是福,去掉常人心後,大法會給弟子帶來福份,但絕不是為了執著於當大老闆才得到的。

  另外,我們學法碰到問題的時候,碰到你解不開問題的時候,不要老是向外求,向外去找。比如說,我們學員之間,或者負責人之間碰到了甚麼麻煩事的時候,互相之間你對呀,他錯呀,搞起這個來了,有了矛盾,出現了一種緊張狀態,這是不對的。大法弟子要是出現了這個狀態,你心媕Y為這些事情憤憤不平的時候,你這顆心就是在常人之中。我們碰到了甚麼問題都要去從法中找答案,我們要看自己,看自己的內心,我哪堸答漱ㄨ鴽r?今天突然間發生的這個問題是不是我做的不對呀?仔細想想這個問題。

  我們有多少人遇到了麻煩的時候,能夠真正的去想想自己呢?!當然,我們有許多人在不同時期都能夠這樣,但是你們在許許多多不同時期也都不能夠這樣。當你找到自己真正的原因的時候,你要敢正視它、承認它的時候,你發現馬上那個事情就變了,矛盾也沒了,對方不知道為甚麼突然間跟你像沒有發生事情一樣,像甚麼矛盾也沒發生一樣。因為一個修煉的人,你沒有任何偶然的機會存在,也不允許你有任何偶然的東西來破壞你修煉的這條路。

  所有遇到的事情就看你能不能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來找找你自身哪兒錯,哪兒不對。你能不能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對待吧,大家記住我這句話:你真能夠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你碰到甚麼事情、麻煩事,你心媕Y不高興的事,不管表面上你對不對,你都要找一找自己的原因;我是不是在這些問題上有很不容易察覺的那個動機是錯的?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媄靾晹b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你自己的內心要不動,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騙自己。只有你真正的從內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所以大家千萬記住這一點,遇到任何事情,麻煩事呀,不高興了,或者和誰發生衝突了,一定要查自己,找自己,你就能夠找到解決不了問題的原因。很多人過去搞氣功熱的時候,也懂自身的場能影響到外面,其實不是這麼回事,是因為你自己不對勁兒,和這個宇宙特性擰個勁兒,就發現周圍的一切跟你都不協調了,就是這麼個關係。你自己把它協調過來,一切都順了,就是這樣。

  學法中還有一個問題。我們有些學員學法,你說他不精進吧,他也看了書了;你說他精進吧,他連一本書還沒看下來,《轉法輪》沒看下來。我告訴大家不要小看這件事情。特別是新學員,你要是第一次不能夠把這本書完全的看下來,你會發現從此以後你沒有時間,你沒有機會。你即使有了時間,你也會忘掉再去看他。為甚麼呢?人人都有思想業力,這個思想業力都是自私的不好的。它一看你學這個大法這麼正,這麼好,要消它了,業力它本身就害怕了,想不叫你再學再看。如果你中途把這本書放下了,不看了,那個思想業力就促使你不讓你有機會再去看書,不讓你再有機會去碰大法這本書。這就是為甚麼有些人看了一點兒書就再也不容易找到機會學了的原因。所以一旦要看這本書的時候,第一遍一定要一看到底,一氣呵成。那麼你看完這一遍的時候,你發現你所有的不好的觀念能夠在你思想上起作用的東西,基本上是給它打掉了。那麼你再去學法的時候,就沒有這方面的障礙,所以,我們學員,特別是老學員千萬注意這個問題。你叫別人學的時候(他要看的話),叫他一看到底。如果他第一次沒看完不再看了,你再叫他看書他馬上說:我沒有時間哪,我只看了一點兒。其實那個人很傻。我說了,人的身體就像一件衣服,誰穿上就是誰;這個思想就像個帽子,誰戴上就是誰。他嘴媮艙菃琩S有時間呀,其實,那句話是業力講的,不讓他看。給他多找事幹,不叫他想起來看書,這是學法中容易出現的問題,大家千萬要注意。

  《轉法輪》除了中文本的以外,外文本起到的作用和中文本所起到的作用是一模一樣的。但是這媄鉽n提出一個問題,我們許多翻譯外文的,不同文種的學員,總喜歡互相去爭論:他有這樣的意思你沒加進去;他有那樣的意思你沒加進去;這個詞譯的不對,那個詞譯的不對,往往都是在這樣爭論,定不下來。其實我告訴大家,你們錯沒錯呢?沒有錯,但是你們也錯了。沒有錯在哪堜O?你講出那個涵義確實是你看到的,可是那是超越常人的,而在白紙黑字上留下來的卻不能超於常人。所以你在翻譯的時候,只要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這個境界中的詞的原義就行了。那個背後的內涵,你所能看到的道理,那是因為背後的因素在起作用。這是在翻譯中普遍的存在的幾個問題。

  隨著我們學員不斷的提高,也會出現一個問題,這塈畯n給大家說清楚。特別是我們有些白人弟子,還有其他種族的,我要跟大家說一個問題。隨著大法的修煉,很多人能夠看到一種景象,就是我們學員之間發現他修煉出來的身體很多不都是佛家的。其中有道家的,也有神的,也有像白人那個天國的那種神的形像的身體。我告訴大家,你覺的哪一門好,哪一門不好,那是你站在常人中的觀念認識的,到上邊不這樣認識。那麼我們弟子中為甚麼會有不同世界的那個身體形像呢?是因為你們來自於不同的地方,可能在地上轉生成不同的人種。但是,如果你是一個下來的高層次的生命,從本質上講,你是絕對願意回到你自己的原來世界堨h。你現在想:我要去老師的世界。那你是用人的思想在想。所以,我們為了保證大家能夠達到你們當初的那個願望,而不是你現在人的願望,也就是說達到同化這部法,然後再回到你們原來的世界堶悼h。所以,我傳的這部法雖然是以佛家的基點在講這部法,可是他是整個宇宙的法,他包含著宇宙所有不同層次、不同境界、不同單元世界的眾生的不同層次的法理。

  講到這個事情,那麼我再引申的順便再從另一個角度講一下空間。我剛才講了人是來自於不同空間、不同層次的,我順便說一下這個宇宙的結構。我講了,我們這個地球,它幾乎是在宇宙的中心位置,像地球這樣的球體在其它地方還有極其少量的存在,但是唯獨我們這個地方是在中心位置。那麼中心位置它就有它的特殊性。但是沒有說在宇宙中的概念。如我們一般常人社會中,常人學知識的時候,都覺的中心是最高的,最好的。可是我告訴大家,在宇宙的概念當中,地球這個中心是最不好的。為甚麼呢?因為宇宙是圓的,宇宙不同的生命都會往下掉。往哪兒掉呢?因為宇宙是圓的嘛,那這左邊是上,這底下不也是上嗎?這右邊是上(做手勢),這後邊是上,這前邊也是上,所以它不好的東西就往下掉。往哪兒掉呀?不就是往中心掉嘛,是吧。可是宇宙太複雜了,還有另外的中心概念。

  那麼這個宇宙它有那麼多的層次,你比如說,大約是不到三十億像銀河系這樣的天體,構成了一個宇宙的範圍,我們通常叫小宇宙。又有大約在這以外三千個這樣的小宇宙,它們之間都是有相當遠的距離。我們一般人沒有這個概念。用一般神的概念就是這個距離也是相當遠的,互相之間是看不到的。但是這三千個這樣的宇宙,在它的外圍是有一個殼存在的,又構成了第二層宇宙。那麼類似這樣推下去在第二層宇宙以外,又有這樣三千個這麼大的宇宙又構成了第三層宇宙。這個數的概念很大。如果用一個米粒兒代表一個宇宙的話,那麼它的倍數放大的相當大。那麼三千個米粒兒已經就像桌子這麼大了,甚至於比這還大。那麼三千個桌子這麼大,這個劇場就裝不下了,所以它的倍數是相當大的,就說它的體積、它的範圍是非常的大。

  可是這個宇宙它只是我給你們講的一個簡單的概念。就像這樣一個宇宙他們也被視為一個粒子。實質它確實是一個粒子,而且它還是宇宙中很小的一個粒子的形式。可是除此之外,整個天體的構成,還有它的每個粒子媄鉿野扛漱捇撉漱ㄕP的存在形式,天體的媄靾晹酗ㄕP層次的天哪。它的每個粒子堻ㄕ酗ㄕP的層次,對於它們堶悸漸糽R來講就是不同的天,不同層的天。而在不同層的天媄鉹S存在著不同的神的世界,多的無計其數。我上次來美國在舊金山講法的時候,那天給大家講的那個概念已經講的很大了。我講到多少層呢?我最早講過八十一層,我後來又給你們講到了上千層,這個範圍是講的很大了。其實我告訴大家,我給你們講的那個範圍你們覺的大的不可思議,其實它也是極其小的,要是遠遠的離開它、超越它,回過頭來瞅一瞅,它也是一粒宇宙塵埃,這個天體就大到這種成度。

  可是我告訴大家,在我們以地球發展起來的(不是發展起來的,我只能用人的語言講,因為它沒有別的語言了),就是以地球為基礎的這樣一個世界,這樣一個連帶的只能說發展吧,這麼放大吧,發展放大起來那麼一個龐大的天體,它只不過是一個體系。就這樣的體系也是無計其數,人類的數字衡量不了。那麼在那些天體中都有不同的生命,相距遙遠。大家想一想,那麼這個宇宙大的你不能夠用人的語言再形容它有多大了。那個生命的差異可就相當的大了。人類總覺的自己今天發展的文明了不起,曼哈頓的那些個大樓,是全世界最多最大的;現在的這個科技發展,人類也沾沾自喜,了不起。回想起來覺的古人還不如現代的人。古人要趕著馬車,坐馬車;現代的人開著汽車、火車、飛機,人們覺的自己的發展很輝煌。其實我告訴大家,你們來源於不同的天體、不同的世界。人類社會所發展的一切東西都是不同天體、不同社會的東西在人的思想中留下的痕跡,也叫信息,使你在常人中用最粗糙的人類空間的物質把它又造出來了,也就是說,在不同的宇宙空間中早就有了。

  那麼我剛才講了,很多人都來自於遙遠的地方。那麼大家想一想,它互相之間的差異、特性就非常的大,那麼隨著漫長的歲月流逝,生命不斷的變的不那麼好的時候(用天上的話講,沒有好和不好,就是用他們常用的一句話,常用的一個概念講,就是它發沉了),它就開始往下沉積,沉積下來,是它不那麼純了,不那麼輕了,不那麼飄的時候,它就沉積下來。實際上是物質發生了變異,就是它已經不純了。當它沉積下來,不斷的往下沉積的時候,過去的這個發展過程就是這樣一個過程。可是它非常緩慢,人們覺的自己並沒有發生甚麼變化,神也覺的自己沒有發生甚麼變化,因為它歲月太漫長了,用人的時間計算不了。

  講到時間,在不同空間有不同的時間。那個時間非常的複雜,就像一個鐘錶媄鉿酗j小不同的輪子一樣,幾乎是這樣。其實比這複雜的不知多少億、兆倍還不及哪。人的概念概括不了,就是它有自己的轉數,它有自己的時間,帶著這樣不同的差異,這物質就往下沉積。到了人這一步的時候,人們都覺的人的思想很複雜。其實我告訴你們,人的思想確實很複雜,因為它經歷了漫長的歲月到這兒來了。在漫長的歲月中,哪一層次的東西,它在你們的生命中都有保留。現在科學家知道,人的大腦有百分之七十的部份不能用,也就是縮小了人的智慧。如果要是把人的智慧全都放開,像神一樣的那麼大的智慧,你那些複雜的思想在人類社會那就不得了,人類社會將發生甚麼樣的變化,那就很難說了。所以談到這個問題,我還順便說一句:目前人類的這樣發展並不是一件好事。人的貪婪之心是無止境的,到了高境界中他還要貪婪,他還想要往上發展,這樣做實際上它並不是一件好事。為甚麼呢?人要超越了人的狀態,超越了人所能知道的一切的時候,對人類來說就是極其危險的。人類的智慧被封閉也是因為不能叫人知道那麼多,不能叫人有那麼大的智慧。

  講到這兒了,我就順便再說一句。大家想一想,我們每個人要真正的注意一下自己的思想,發現瞬間就變,一秒鐘可以變出許多念頭來,你也不知道這個念頭從哪兒來的。有的相當的離奇,就是你生生世世所帶的不同的觀念,遇到了問題的時候,它會反應出來。但是人都有一個為私、維護自己利益的那麼一個後天形成的觀念在,所以人會變的越來越不好。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人只能往下降,卻不能夠再往上升。覺者、佛陀、神來度人,也就是看到了這些,當然這媄靾晹陶\許多多複雜的因素。那個神他也不是誰都度的,都在尋找自己的人在度。當然我又揭示了一個秘密啊,只有我打開了這一切封閉,度所有的人。我們這埵酗H說老師慈悲,度我們。其實有許許多多你們不能知道,永遠都不能叫你們知道的度你們如何的難。你想一想,你們那些複雜的觀念牽扯到不同層次的天,不同的世界,不同境界的那些事情。我們中國現在有一句話,要把一些事情搞定的時候(叫「擺平」),你怎麼樣去擺平這樣的事情。

  都講度人,誰也不知道這人怎麼樣才能把他度上來,太難了。我剛才講了,覺者都在找自己的人在度,他是不牽扯、儘量不牽扯別人的。他一旦牽扯了,他度不了別人,自己也要不好過了。因為這個世界太複雜了,好壞的觀念在一定的層次都發生了變異。他沒有人的這種好壞的觀念,你觸動了他的東西的時候,你可能牽扯到他的許許多多的,他的世界都發生變異,如何如何,你負責的了嗎?你負責不了。你硬幹,你就等於幹壞事,你度人也是幹壞事,不像你們想像的那樣,這個事情是非常的難做。我們多有一個弟子,多有一個學員,我這邊就多一份難度。但是我還要度,而且能度多少就度多少,儘量的去多度。我給你們舉個簡單的例子:我要度你時,你正在信甚麼宗教。那個宗教過去是很正的,可是現在它不能度人了,成了一種政治形式。那麼為了度你,我要告訴你它不能度人了,這樣是不是觸動了那個宗教?所以它就會起到阻礙、破壞甚至於方方面面的幹壞事情,這是舉個簡單的例子。

  當然了,講到這一步的時候,因為在座的都是我大法弟子了,過去的很多宗教,我們不能說它是邪的。佛教、基督教、天主教,包括猶太教,還有一些教吧,我承認在歷史上它們是正教。可是在今天的這個歷史時期,在今天現代化了的人的觀念社會中,人們已經不能夠用人的本質與古老的觀念去理解它了。就是說你的觀念和它的原義已經脫節了,你理解不了它,你也就不能被它度,它也就不來管。那麼相反的呢,人會在宗教中擺資歷,吹捧自己,叫人信奉他,供養他,他求名求利,甚至於當政客。那麼大家想一想,回過頭來看一看,這個宗教還是正教嗎?我可沒有說佛、道、神是不正的,我是在說這個宗教。宗教是人承認的,是人搞出來的,神卻不承認宗教,只承認人心的。你雖然目地是要去佛的世界,去耶穌的世界,可是,你做的事卻不是,整個宗教都這樣做了,你說它的教是正的嗎?就很難說。我要對大家負責任,我告訴你是怕你耽誤了。被那個不能度人的宗教耽誤了。

  因為我這次像大家一樣是來參加這個會的,看到甚麼問題給大家講甚麼問題。

  剛才我在聽學員發言的時候,我們有些人已經坐不住了,他很想叫學員少發言,叫我來講。我說我們這個法會,就是心得交流會,不要把這個事情給干擾了。講法呢,都是有針對性、有目地的我才講。我看到一些問題我給大家講清楚,有助於提高。當然了還有在修煉過程中存在許許多多問題。我一再講,全世界任何地區修煉,都要像中國那樣、那種形式去做。為甚麼呢?大家知道,中國的社會對人管理可以說是一個嚴厲的社會。我們在這樣一個嚴厲的社會中,我們能夠順順當當的把法傳下來,那麼我們在任何一個將來的社會中,這個法可能都能夠不受損失的流傳下去。也就是說,在傳法這些年、這些過程當中,該怎麼樣做的,我都在中國叫他們怎麼樣去做。出現了問題,我去把它糾正過來,讓他順利的健康的發展過來了。那麼在其它國家,其它地區呢,大家也這樣去做,就使這個法少走彎路,使學員少受損失,就是這個目地。

  修煉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人類社會發展到今天,我告訴大家,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在我的眼堜M你們看人類社會的發展完全不是一回事。我們人都為著本民族,為著本地區,甚至於個人的利益,在思想中考慮問題,站在這種基礎上思考,那都是人的思想。我不這樣看問題。我在分析歷史,看整個人類的發展,不像你們這樣去認識。人看問題,很可能是反的。因為人看問題時的出發點是要在人中得到幸福。神是叫人在人中趕快還清業力,回到你原來的地方去享福,這是本質上的差異。可是人就想在人這兒舒舒服服的過日子,當然不得法他就是這樣想。得了法,觀念會發生變化,這是截然不同的。所以我經常講,人吃一點苦,碰到一些魔難,不是壞事是好事。為甚麼呢?人在想維護自己的時候,都是出自一個「私」,為私的那麼一個意願,不想吃苦,只想幸福。可是大家想一想,我們人都想幸福,包括現在有許多白人社會,確實他的生活條件要比中國、比亞洲地區國家好的多,他覺的這很幸福了。其實,他們有另外的苦,常人是離不開生老病死的痛苦的,而且當各種慾望得不到時那被情緒所帶動的苦更難過。他們還會覺的生活沒有著落,不知道為甚麼活著。他們活的孤獨寂寞,難耐的寂寞是人最大的一個危險,也是修煉中最大的一個難,所以人在痛苦中,在各個不同的環境中,都能夠使人修煉、提高,那麼吃苦呀,遭一些罪呀,不是甚麼壞事。因為用神的觀念講,你遭了罪之後呢,你的業力就消下去了。不管你發生了多大的困難,你要正確的對待它,用很平和的心態對待它。就像我講的,跟別人發生衝突你要向內去找,找自己的原因,不要向外去找,那麼你的心性實質上就是在提高。

  我過去講過一句話,當然了是修煉界的話,說這個人不修道已經在道中了。甚麼意思呢?這個人在常人社會中生活比較清貧,可是還經常遇到一些個麻煩。可是遇到麻煩的時候,他都能夠與人為善,找自己的不是,那麼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最好的人。如果他這樣長期下去,他能夠這樣堅持到生命最後的時候,你發現他會得道。為甚麼會得道呢?比如說,大家都知道,西方宗教不像我今天傳給你的東西,也不像東方的修煉形式,他講信。只要信主,信耶穌(信基督),按照神說的去做,就能去天國,是一個道理。

  當然了,西方宗教它其實也是修煉。為甚麼呢?他在做祈禱的時候,他在講我哪兒做錯了,然後下一次做好,不再犯同樣的錯誤,他漸漸的做的更好,越來越好,越來越好,他不再犯以前所有那樣的錯誤。他不越做越好嗎?這不就是在修心性中提高嗎?修就是修人心,那麼他這顆心不在提高嗎?而這種提高不就是修煉嗎?可是他差一樣東西。我們的修煉是性命同時在提高的,他的修煉是只修性的,所以他只能夠到他生命結束的時候,由耶穌基督或者他們的天主耶和華來審定他夠不夠上天的標準。夠,他就給他造出一個神的身體來給他,把他接到天上去。而我們今天修煉和過去有些古老的東方修煉特點相似。在你心性得到提高的同時,你自己的身體也在發生著變化,用高能量物質代替著他,這是我們的特點。

  過去講修煉佛體,說你在修煉的時候,你的境界在不斷的提高的時候,在你的丹田部位會有一個元嬰出現,就是元嬰在不斷的長。當看到形像的時候,就是一個小佛或者一個小道孩,越長越大。最後和你身體長的一樣大的時候,他就代替了你原有的肉身。佛教它是講涅槃,不帶身體。肉身脫掉的時候,能夠看到的人會發現,從身體堨X現一個佛走了。東西方人的概念不一樣,是因為現在東西方文化不同造成的。在古老的過去,西方也有修道的,也有修身體的,只不過是現在的西方人他已經把它失傳了。

  我這些年到過不同的地區。我在澳大利亞的山堣]看到了那種白人的神,這都屬於地上的神修煉。我在歐洲阿爾卑斯山和美國的洛磯山也看到了,你們聽我講這些可不要起任何歡喜心,你去也找不到他們,換句話來說,他也不敢來見你。為甚麼呢?因為你們修的是大法,太正、太正。我告訴大家,你自己感覺不到太正的原因,是因為你身體的表面修煉是比較慢的,而你生命的微觀物質修煉時轉化起來是非常的快。為甚麼這樣快呢?因為你先天來源的地方那個身體他本來就在天上。可這個天的概念,不像你們想像的人類距離的概念。大家想一想,如果從火星上看地球,地球是不是在天上?也是在天上。你手指的這個不到一寸的空間是不是天?它也是天,不像你們想像的人的距離概念那個天。如從宏觀到微觀物質,像人身體的細胞一樣,細胞是由分子組成的,然後往下去是分子、原子、原子核、中子,最後到夸克也好,中微子也好,那還是很淺的,一直到微觀下去。用人的距離概念來看,它在你的身體上或者在身體以外的任何物體上沒有多大的距離,幾乎在一起。可是那個天體範圍卻非常大,物質越微觀,物質的粒子越微觀它的整體的面積就越大。它一個粒子很小,但它是無數粒子構成的一個整體,它就非常的大,而且超越人的空間範圍,而人這個空間看起來很大,其實一點都不大。

  我們學員在修煉當中不論碰到甚麼麻煩,你要能夠從自身查起,查自己的原因,你甚麼問題都可以解決。碰到問題,一定要向內去找。我剛才講了,不是因為別人對你怎麼樣,是因為你這兒不對勁兒。你比如說,整個一個天體都是很順應的,你這塊兒不對勁兒,就在你這塊兒有個擰勁兒的問題,是你和別人不對勁兒了。你找你自己的原因的時候,把問題扭轉過來,它就對勁兒了,它就平服了,大家又對你祥和了。就舉這麼一個簡單例子講這樣一個道理。

  因為我們這是開法會,還有人要發言,我想這個會接著開。明天我再給大家講,然後再給大家解答問題。

  我跟大家講我們修煉不容易,大家吃了很多苦,只有正教或者是正法修煉才會吃苦。如果順順當當的修煉,沒有任何魔難,那就不能稱其為修煉,也不能使人圓滿,這是絕對的真理。

  談到修煉這個問題的時候,我順便跟大家講一講目前社會上很多五花八門的宗教。不過我也聲明,我們法輪大法不是宗教,我絕不搞宗教,我們法輪大法也絕不是宗教。我也跟大家說,因為法在社會上傳,相應的來講,這個宇宙在一定層次它是有一個相生相剋的理在。也就是說我傳正法的時候,相應的有邪法也會出來,它是相生相剋的理造成的。看人進哪一個門,看人悟甚麼,因為人自己掉到這一步上來了,就給人自己造成了一個迷的障礙。在這個迷的狀態當中,看你還能不能認識正法,看你求甚麼,那麼這就很關鍵了,其實你們坐在這堭o法是不容易的。你不知道你在方方面面有意的還是無意的,是甚麼意識指導你排除了多少困難,才能夠得這個法。

  也有一些邪教在流傳著,所有的這些邪教講的都是甚麼世界的末日啊,都講這些東西。當然了,我講過有劫難存在,佛教也這樣講,基督教、天主教、道家也都有這樣的觀點,這是宇宙發展的規律。但是絕不是像這些邪惡的宗教講的那樣。而且我也看到,在一定時期,確實可能有這樣一件事情存在,但是它不是解決不了。我可以在這媊Y肅的跟大家講,所有稱在一九九九年將要發生甚麼地球的災難啊,或者是宇宙的災亡啊,這樣的事情是根本就不存在了。為甚麼會有難呢?我給大家講個道理,比如說,人類他的道德衰敗了,物質都腐化了,也就是說已變的不純了。人類的文化今天是亂七八糟,是各種文化的混雜,人種也越來越混雜,它確實促使人類滑到一個很危險的境地上來了,這是肯定的。但是我講了,是因為人不行了才有難的。

  為甚麼不存在了呢?我說在中國那個地方,現在有一億人在學我們的大法,我們在全世界各地也有許多弟子在學這個大法,人數已經相當可觀了。如果這些人都在向善,在修,做好人,有這麼多的好人在,要是宇宙或者地球毀滅了,這些好人怎麼辦呢?是這樣一個道理吧?毀,是因為它不好了才毀,有這麼多好人怎麼毀呀?也就是說,那個危險它已經不存在了。(鼓掌)但是我也跟大家講,因為大家坐在這堻ㄛO來學法的。我在這個問題上既然談到了,我也跟大家仔細的講一講,進一步消除那些邪惡的東西和混亂的思想。

  大家都知道我在傳法,在度人。我們在座的都相信這件事情,因為你們是親身受益了,你們確實從法上、理上明白了這一點。可是我告訴大家,我並不是單一來度人的,但是,我做的這件事媄銗]括著度人。因為講的太高,你們在座的有些人是新來的,可能接受不了。我過去講這樣一個問題,我說整個宇宙發生偏移宇宙特性(宇宙特性我在《轉法輪》中已經講的很清楚了,「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不純的時候,宇宙中的眾生,所有的物質和生命變的不純淨的時候,它就會偏離那個宇宙特性,也就是偏離了法。宇宙的法給不同層次上那個生命開創的生活環境,媄銂漸糽R和物質在漫長的歲月中變的不純的時候,它就不符合那每層法的要求,這就是生命為甚麼會往下掉。因為它不符合了之後它就要往下掉,越不好越往下掉,直至掉到人這兒來。這還不是最後一站。

  那麼,如果這個物質要是整體的、大面積的出現這樣一個問題,那麼這個危險性就非常的大,還不容易察覺。我如果不傳這個法,你們在座的不來學這個法,誰也不知道人類社會今天已經敗壞到這種成度。正因為你們學了這個法明白了,回頭一看人類社會,人已經變的這麼不好。所以,宇宙這個法,你別看我今天講給你們聽了,過去連神都不知道,不允許眾生知道宇宙是有法的。他們只知道宇宙有它們不同層次狀態的要求,具體是甚麼,根本就不知道,那麼在漫長宇宙過程中都在慢慢的偏離了宇宙的法,這個過程他們也是察覺不到的。所以我做了這麼大一件事情。我為甚麼去做?這堶惇O有原因的,當然,我現在還不能去講這些。

  我是說,我做的這件事情,不只是度人,我還要把偏移的一切生命、物質全部把他正過來(鼓掌)。不然的話,上邊那些地方都有危險,我叫你修的再好,你也沒有安全的地方呆了,所以都得做。這件事情你們不知道它有多大的難度。可是,我雖然這樣講了,我做到的另一面你們看不見,我只是一個人的形像,一個人形俱全的李洪志坐在這婺穨A們在講話,所以你就把我當作和你們一樣的人好了。我講的並不是聳人聽聞的東西,我只是在講法,把這個宇宙的道理告訴你們。信不信,能不能修,那是你們自己的事情。

  講到這兒,我也順便再告訴大家,這個宇宙基本上都正過來了。唯獨就差人類,就差最表面這層物質了,但是也在結束中了。我的功完全能夠制約這層物質不讓它發生分裂、爆炸或者是其它甚麼,完全可以制約住(鼓掌)。所以歷史上預言的那種現象根本就不存在了。當然我也講了這個問題,如果我要做這件事情,你要保留甚麼,我就得使它變成好的。我過去講過這句話,我說就像一個爛蘋果一樣,都已經腐爛了,你要留它就是幹壞事兒。在很高境界的生命看人都是像垃圾一樣,他不把人和他們當作同類的。你要留他,為甚麼要留他?留他你得讓他變好,不只是人,這媕Y包括地球上的物質、植物、動物,許許多多東西,都包括在內。

  我今天做的這件事情,是要想把整個地球上的人類啊,物質啊都做好,我都可以做。因為其它生物、植物、動物不需要它去認識法,我直接就可以把它們做過去,直接就把它再造或者同化了。但是,我們就單指人,要想把地球上的人都變好也不可能了。為甚麼不可能呢?是因為有些人已經壞到了不能讓他知道法。即使知道了也不能讓他學了,就是說他已經不配來學法。那麼這樣的人也為數相當的可觀,相當大。怎麼辦?我沒有講人類或地球會發生甚麼劫難問題。但是,我告訴大家,目前社會上有許多治不了的疾病呀,各種自然災害呀,那也都不是偶然的。現在的科學認識不到一切物體都是活的,都有它生命存在的那一面,只用現在的科學去解釋它表面的物理現象,看不到有其生命的一面,所以,人類會出現大面積的淘汰,這是肯定的。那不好的當然就要淘汰。就像人身體它要新陳代謝的,不好的它就會被淘汰掉。會有這樣的事情出現。

  其實,這樣的事情歷朝歷代都存在,幾千年來一直是這樣。人在吐故納新,身體在新陳代謝,這個地球也是一樣,人類社會也是一樣,出生的、死亡的。但是我講的是會出現更嚴重的、大面積的這樣的事情。業力確實很大的人就不能夠再這樣繼續生存了。要保留地球怎麼保留?就像你們修煉一樣,隨著給你們演化身體的同時,也在製造著新的地球。有的人想了,是不是新的地球造好了之後我們要坐個甚麼東西,把我們渡過去呀?這是人的想法,人的概念。

  剛才我講了,宇宙的所有物質都是由微觀物質、微觀粒子不斷的組成更大一層粒子,直至組成到像我們今天人能看到的細胞——分子這麼大的粒子。也就是說,在分子這一層粒子以下的所有物質已經更新了,就差這層表面的這層分子,甚至於更表面。那麼也就是說在它分子構成的表面以下的微觀粒子構成部份,地球已經是個新地球了。這層表面空間的物質能夠給好人留下來進入新地球的時候,不知不覺的,有那麼一天突然間感覺到世界變了,或者一天早晨起來發現世界一切都變成新的了,除此人可能沒有其它任何感覺,感觀上發現它變了,沒有任何震動。

  為甚麼呢?因為物質在表面以下任何一層物質都是由微觀物質組成的,而微觀物質要解體的時候,表面的物質也就解體不見了。它的解體是不知不覺的,就像煙消雲散一樣,那個時候人還在原來的地方卻已經在新的地球上了。我講的目地是告訴大家,一個是所謂的那種劫難是不存在的;一個是不做好人的人是危險的。這個問題直接涉及到我們今天的人類,也涉及到我們的修煉問題。

  下面順便我也說一下。任何人都不要把我講的話當作獵奇,或者是斷章取義的,抱著歡喜心,各種執著心出去隨便亂傳。作為弟子,你們知道應該怎麼做。我總覺的有些人心媕Y裝不住東西,我再繼續給大家講:人為甚麼是人呢?人為甚麼就說他笨呢?一個是智慧小;一個是人要做甚麼事情得通過他的手和腳,通過他的體力去做,他得勞累。而神有時做甚麼事情他不需要手和腳,他用思想就能做,他一想就能成。因為神的功,是從極微觀一直到非常宏觀的粒子都有,可是每個粒子都是他本人的形像。他一想要形成甚麼的時候,他的功多大的功粒子都有,就從那個物體的最微觀一直到它各個層次以及表面同時造就那個物體。他在想的時候,那個功就使物體從無到有,又是用一個很快的時間場在做就把它造出來了。這就是佛為甚麼有這麼大的能力,神為甚麼有這麼大的能力。

  而人是最笨的,所以人要做甚麼得通過自己的本身體力勞動,要建成一個大樓,得多少人上來下去的,就像幾百個分子在這埵ㄗ茼ㄔh、忙來忙去的,但是,是最笨的一種方式。而且佛要做甚麼事情,不像人一樣用人的這個時間去做。他用最快的那個空間的時間去做,所以,在這個空間中它非常短的瞬間就成了。但是在人類的時間場當中就覺的一念即成。修的層次越高,能力越大,能夠掌握的時空也就越多。

  下面就解答問題。

  弟子:我四歲的兒子很喜歡念、背老師的《轉法輪》及經文,但不喜歡煉動作,這算不算修煉?

  師:小孩子他和我們大人不一樣。小孩子喜歡玩兒,這是他的天性,不能說是執著,他就是這樣生活的。那麼,讓小孩兒學法,如果他能學法,那就最好。我很喜歡看小孩兒,是因為小孩的思想、心和他的身體太純淨了。如果他們修煉那就非常快,他沒有人在後天增長的任何執著。我們有些小孩兒在聽法的時候,你看他在一邊玩兒,一邊聽,好像沒有聽進去,他實際上都入心了,你問他甚麼都知道。如果小孩兒要是能煉功那就非常好,但太小也不行。因為他是小孩兒嘛,就是要玩的。小孩兒得特殊對待。

  弟子:在向白人洪法中,有些人不能放棄對耶穌的信仰,這對他們修煉大法的影響怎麼看?

  師:因為我講過不二法門,如果不能夠專一的修煉大法,就不能在我們大法中圓滿。我剛才已經說過了,整個宇宙,或者是很大的範圍,它偏離了法,這堶悼]不包括人哪?那個宗教是不是人組織的?如果宇宙眾生偏離了法,偏離了法的生命堶悼]不包含著人一直在信仰的天國世界?如果佛、道、神的世界也都在其中的話,那麼大家想一想,這是個甚麼問題呀?當年傳法的耶穌也好,釋迦牟尼也好,老子也好,或者是耶和華,他們傳法時,那個時候宇宙的眾生和生命早已偏離了宇宙的特性。

  我用最粗俗的語言舉個例子,比如那些佛的世界,神的世界是用金子構成的世界。可是在漫長的歲月中,它們變的不純的時候,它就不是足金、赤金了,還是金子構成的。可是它卻是十八K金、十六K金,那麼今天法正過來了,就是純金、足金、赤金、二十四K金。可是他們留下來的宗教或者修煉方法,都是在十八K金、十六K金那個時候留下的達不到新的神佛世界的標準,他還能回到二十四K純金的世界堨h嗎?回去一個分子它那媕Y就不純了,也不能叫你污染,是不是這樣一個道理?所以我順便告訴大家,世界上現在所有的宗教,包括所有的正教,我不能說它是邪教,它是佛傳的,但都不能再使人圓滿了。

  你不管在哪一門宗教中修的再好,你絕對是按照當年佛陀或者是耶穌所教給你的去修的,修的再高也只能達到當年釋迦和耶穌傳的那個最高的理,但卻是十六K金,十八K金,他還能回到這個足金的世界堨h嗎?不是說釋迦佛和耶穌不夠好,我講的是整個宇宙眾生偏離法,而他們只是其中一份子,就是這樣一個道理,具體的我不講了,問題很大。可是人就是執迷不悟,只相信現在他看到的。人還有一個非常嚴重的痼癖,他不用理性去看問題,他喜歡用感情去看問題。古老的傳下來的東西他捨不去,丟不下,是因為他的感情放不下,而不用他的理智分析到底對和錯。

  弟子:在向白人洪法中應注意些甚麼?

  師:白人和我們黃種人的思維方法不一樣,要考慮到他們的特點。你不要用很複雜的中國的思維方法和語言把他難住。他一看:這個太難了。這就可能收不到好的效果,所以我主張要叫白人得法,先給他看《法輪功(修訂本)》,學好了以後再看《轉法輪》,他比較容易去學。一下子看《轉法輪》,大多數人容易看不懂就放下了。當然也有特殊好的,一看就看進去了。還有個問題,就是看書的時候,頭一次接觸一定要想辦法要他一次看完。中途放下了,他就很難再找到時間去看。你叫他去學、去看,他保證會說沒有時間呀,都是這樣的。實際上是那思想業力阻止他不讓他再看了,他的思想業力害怕。看這本書後,能消除他的思想業力。

  弟子:我們曾向美國電台、電視台、報紙宣傳大法,但沒有回音,是否應繼續努力?

  師:我這媮棜n跟大家講一個道理,你們可能都知道我的一貫做法。我講了絕不搞任何宗教形式,我也不用常人的記名冊把你們一個個張三、李四的名字都記下來。我們沒有任何形式上的東西,沒有辦公室,也沒有甚麼有形的東西,任何有形的東西都能使人執著,都不是修煉。不只是放下錢、財、名利。所以我告訴大家,我們的法在人類社會傳下來,這個法簡直太大了,那麼,相對的來講,這麼大的法傳出來對它的要求也就最高。你們不知道我為甚麼走了這麼樣一個無形的路,是因為我們這個法就這麼大,我們必須得走大道無形的路才真配這個法在世間上流傳的形式。過去有許多人來傳法,佛也好呀,西方的神、耶穌基督,甚至於耶和華也好呀,他們都是把人攏在一起,怕他學不好,怕他掉下去,所以,把他弄在一起來修。釋迦牟尼叫弟子都剃了頭,穿上袈裟;耶穌的弟子進了修道院。我告訴大家是因為他們傳的法小,他不這樣要求就度不了他。而我們今天有這麼龐大的法,我們當然敢放開,甚麼都讓你隨便,就看人心。我說我開了一扇大門,其實你們還不知道呢,哪媮晹釭靋?全都敞開了,就看人心!

  假如說你們是從不同的空間、世界中來得法的,你們人的思想這邊是不知道,那麼你們要想回到你們的世界堨h,你們想一想用過去的那種方法、過去的那種宗教你能回的去嗎?你是絕對回不去的。我們今天這個法卻能度所有的眾生回到他原來的位置,因為這是宇宙大法。那麼這媄銧N有一個要求,就要求這個法在世間上傳也得必須走的非常的正,所以,我跟大家講,我們是走的最正的。我們叫人放下了名、利、情。我們自己從我這兒開始,我們都放下這些東西。還不止是這些東西,我們還要你在常人社會中傳,還得符合常人社會的形式,不能破壞了。

  而且我們在傳法中幾乎沒有任何廣告、電視、報紙宣傳,大量的吹捧我們哪,沒有。過去講法時登過所有的報導,我看來看去只不過就這麼一個精神是:李洪志來了。但也有極少的學員宣傳過大法,但都是個人行為,個人為法做好事。所以,如果我們大法本身利用任何宣傳形式來宣傳自己,都是玷污自己,所以我們沒有走這樣的路。說我是學員我又是報社的記者或者我是編輯,我就想宣傳法,那是個人行為。我們的法沒有要求這樣做。個人行為,個人願去做,那是個人那顆心;個人想做好事,這個與我們整體的法沒有關係。

  為甚麼有這麼多人學呢?大家知道,我們的法好,宇宙的法嘛,誰能說他不好?!就是再壞的人他都心堥堛A,嘴上反對。為甚麼嘴上反對呢?他知道,如果都是這樣了,他是真的該淘汰了。所以,至於說你們怎麼去做,洪揚這個法那是你們個人行為。大法本身沒有甚麼形式,我們走了一條真正大道無形的路。

  你們回去都是普普通通的社會中的一份子,我們這堨u看大家的人心,沒有任何戒律,沒有任何形式上的命令式的規定。過去真的沒有人敢走這條路,你不管他說這個宗教,那個宗教,你說你們都回家不用搞宗教形式,做這些有為的事情,回家去修,這個宗教就會散掉,絕對的不敢。因為法沒有那麼大。我們這奡N敢,大家回去做你的工作去,你的生活不改變。可是大家心媕Y裝著法在修自己,真正的在提高。我過去講過,我說佛和神,他們不看常人的宗教,他也不承認宗教,他只承認人心。說宗教遭到破壞了的時候,為甚麼佛不管哪?那個教堂遭到破壞的時候,基督為甚麼不管哪?那是人做的,人想做一件好事,叫大家來信基督,信佛,建廟建教堂,那是人的形式。神、佛只看人心,所以我們不搞任何形式。

  我過去也講過,當然我們就更不能參與政治,絕對不能參與政治。人類社會的發展,這個國家好,那個國家不好,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那是社會發展所決定的,常人人為的阻擋不了。人只能在堶惚鶞聾葖銢陘F人自己去奮鬥,去鑽研,或者是想怎麼樣,可是,天象不到那兒常人誰也變不了。人類的發展是給人類定的一條路,怎麼發展,怎麼走,哪一步都不會錯。所以,作為一個修煉人是超越常人的。為甚麼要管人的事情呀?有的那個宗教的政客為了甚麼獨立、領土,甚至於為了甚麼地位在搞政治,更甚者在殺人、搞恐怖活動,這是邪惡,我說他不是修煉的人。修煉的人是不干涉常人政治的,他只能是個政客。佛、神他要的是天國世界,為甚麼要爭人的世界呢?你說他是修煉人嗎?他夠標準嗎?人還把這些人當神去崇拜,其實有的甚至不是好人,要下地獄的。

  弟子:千萬年來人類社會的物質環境是否也是造成思想業的因素之一?

  師:當然是這樣。沒有這個物質環境你就造不了業了。沒有現在人類這個環境,那也做不了好事也做不了壞事了嘛。沒有這個環境也就當不了人了,這是肯定的。但人類社會又有其特殊性,所以還必須存在。

  弟子:美國社會的魔性是否是美國人得法的主要障礙?

  師:不能這麼說。我到美國的鄉下和一些小城市,我看到有許多善良的人,善良的白人。全世界所有的大城市都是比較亂的,魚龍混雜,好壞不分。往往是有特別好的還有特別壞的。因為它有個相生相剋的理在堶情A所以你不能夠一概而論。但是美國又有它的特點,美國對全世界造成現代派的變異人思想起了很大作用,包括方方面面,比如藝術呀,文化呀,觀念呀各個領域,這種現代派東西是一種變異文化,不是人的文化,這一點是肯定的。在五十年代以前的那個美國文化,我覺的那是人的文化。人也比較善良。他們白人男人要講紳士風度,很文明;女人也像女人樣,我覺的很好。現在男女好像都一個個性了。當然我這不是說美國不好。

  我剛才講了,我只是講人類的變化。今天的東方人也相當的可怕,那些壞思想呀,互相之間哪人人在傷害著。人都不知道,都想不到,倆個人一見面嘴上沒說甚麼,就已經開始互相傷害了。這是因為文化歷史太悠久,生生世世誰說不定誰跟誰都有過怨哪。就是那個恩怨時間太長了,碰到一起可能都想要回報,所以互相在殘害。你們不是講了嘛,美國的華人不團結嘛,你們誰都在看表面,其實我看的是真正的原因,就是這個原因造成的。

  弟子:被魔性干擾了,在身體周圍或身體內亂竄,周圍的人也被弄的黑的、黃的、綠的、蒼白的臉,像魔鬼一樣……

  師:我告訴大家,有的人說他在修煉大法,你說你是大法弟子,我得看你是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不是你只在嘴上說。我的弟子必須得真正的去修煉,碰到麻煩事查找自己的心,是不是我的心有問題造成的。有的人看一遍書,就說我修煉大法了,我遇到這個事,那個事。你滿腦子想常人的事,遇到問題你就跟別人鬥,碰到矛盾你就找別人的原因,不找自己的原因。你說你是我的弟子,我這堣ㄘ蚖{,那當然是兩回事。當然我不是說這個條子,不是說這個人。

  我就是說,如果你們能夠從自心去找問題,甚麼問題都能解決。你發現過去有一些人他自己學了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身體周圍弄的很亂,信息很亂,經常看到了可怕的現象,或者是身體出現很可怕的反應。為了這個他來學我們大法,他知道我們大法威力大。可是我告訴大家,這叫有為有求來得法,所以那是不行的,得不到的。但是我們也不反對,你開始對法不認識才有這樣的心。可是一旦學了之後,你要放下這些心,那麼甚麼現象都可以解決。我想我的道理跟大家講清楚了。這個問題在《轉法輪》中也講的非常清楚,一定要多看書學法,看書你這個問題都能解決。

  弟子:我總覺的自己是善良的,可我怎麼就修不出像師尊講的那種慈悲?

  師:這個問題提的很好。其實你寫的這個條子本身是一顆執著的心,而不說你寫條子是執著心,你在執著於你的慈悲。那個東西不是能夠想要它來就來。隨著你的層次的提高,你們的情被消下去的那部份它不會空,將被慈悲代替,它是漸漸、漸漸的會增加。可是要說我們坐在這兒的,我的這些眾弟子,你們確實在這埵釩雃h人修的很高,為甚麼沒那麼高的慈悲心呢?其實神的慈悲用你們現在人所想像的慈悲根本就是兩回事,我過去跟大家多次講過這個問題。為了能夠使你在常人社會中生存,不能叫你表面上表現的太特殊,你真的表現出那麼大慈悲了,你真的在常人中生存不了。所以你的慈悲,你所修煉出的一切都是在你生命的最微觀中急速的發展著,和表面是隔開的。

  人的生命是由微觀粒子一直組成到最大的粒子表面的分子,分子組成細胞,一直到你不斷的修,你的身體堶悸漱壑l(我只能這樣形容,人的語言有限),你的生命微觀的粒子,全在巨變著,符合著法的標準。然後,修好了它就等於是過去一份,修好了就過去一份,連慈悲都過去了。那就像一個倉庫一樣,給你儲存著,儲存著你所修煉的一切。如果你的身體表面變化太快,你反而修煉不了了。你看甚麼都想哭,你做一點兒事情,都等於你修好的那面跟著做,等於是神在做人的事情。你做壞事也等於神在做,所以你就會掉下來。我們為了不讓你掉下來,你又能維持在常人中修煉,那麼,你修好了的一份馬上就隔開,和你沒修好的那部份、那個粗顆粒的就隔開,他永遠保持像神一樣的在那兒打坐不動。而你沒修好的那部份永遠都和人一樣在常人中生活著,一直到你不斷的往外修,也就是不斷的圓滿你自己,一直到最表面的分子都被圓滿了,都被同化了,都修好了,那最後一步就是圓滿。我們走了這樣一條路。

  有的學員說:老師我這麼修我怎麼感覺不到有多大的提高?有的時候思想還反應出不好的思想念頭來怎麼回事兒呢?我告訴大家別著急,要是表面上人的東西都去掉了,你真的修不了了。你要是沒有人的思想,那麼人反應出的一切思想你都能夠感應的到。現代人的一言、一行、一念都是為私的,甚至有很深的不好的念頭兒你都受不了。你怎麼在他中間生存,你怎麼和他交往?所以還不能這樣。你表面上,比如說,身體堶戚蛈n了一百份,你表面上只能給你去掉一份,所以你永遠覺的表面上進步不那麼快,這是正常的。不要我這樣講了你們就想:噢,原來是這麼回事,那我不害怕了,我該幹甚麼幹甚麼。我講的是個法理,你要不嚴格要求你自己、不按照標準去做,你也不算在修了,就是這麼一種關係。

  弟子:一遇到一個不小心就會原形畢露。

  師:不要把自己說的太不好,其實你是個修煉的人。你能夠看到你的不足,你已經超越你自己那時候的思想,已經超越了原來的你自己。常人是看不到自己的不足的,認為自己哪兒都好,一朵花兒,是不是?你能修自己,檢查自己,看到自己不足,你還不是個修煉的人嗎?

  弟子:我曾經犯過兩個大錯,過後非常後悔,請問這是我的副意識還是我的信息起作用?

  師:如果我們在常人中做了甚麼事情,做了不好的事情,你不能說不是你做的,你也不能分它是主意識做的還是副意識做的,因為你們是統一的一體。你也不能說這些東西都是你的思想業力幹的,因為它也是由於自己主意識不堅決造成的。在你沒去掉它之前就會干擾你。業力沒消掉它這個時候的表面行為都會認為是你,強烈的排斥,能分清而且主意識很強,那是另外一回事。所以你不排斥它所作所為只能說是你做的。修呢,就是要修去這些不好的東西,同時加強主意識。過去的事情在修煉中最好不想,再不好已經過去了。以後做好,以免產生執著。

  弟子:在美國開的幾次法會我們錄了像,沒有給國外的親人,這樣做違反老師的意思嗎?

  師:我告訴大家,我說我們這個大法的修煉方法是一條最好的路,最純淨的路。為了保證你們真的能圓滿。我真的對你們負責任,我就要從我們大法中把那些不屬於我們大法修煉的東西都清理出去。即使是我講的,對局部地區,對某一個國家弟子講的,不適合於其它地區的也要清理。那只是在這一個地區講的不帶有普遍性也要清理,目地是使你們真正能夠修煉,不受任何干擾,就是這樣一個目地。

  有人說我們現階段,把老師今天在這媮羲漣畯怌釵^去給學員們放一放,對學員們是不是有一個提高,有好處?你們錄了就錄了。但是不要抱著任何歡喜心、興奮心到社會上去傳這些東西。你說我回去給我們煉功點兒上或者給我們國家的學員看一看,也未嘗不可。但是怎麼掌握這件事情,我說作為弟子不用我詳細告訴你,大家都看完了,或者講法的書印出來了,那就把他抹掉也就完了。誰要是隨便給別人錄製,放這些東西,傳這些東西,隨便叫出版社或工廠大量製作,就是幹最壞的事,那我說他就不夠一個大法弟子的標準。

  弟子:我以前修煉不精進,在色關方面又有幾次過不去,現在改過您還會要嗎?

  師:我告訴大家,不要因為你一次兩次過不去關就覺的自己不能再修了。你們修煉其實就是這樣,有的人修的好,這一關過去了;有的人差一點兒,這一關沒過好,甚至於這一關沒過去。但是他別的方面的關也能過的去,這麼摔摔打打,過的好過的不好,這就是修煉。每個人每個關都能過去,你就不用再修煉了,立地成佛,是不是這個道理?但過關總過不去那就得重視起來啦,長此下去那還是修煉嗎?

  弟子:我在學《轉法輪》前是以氣功治病為職業的;學法輪功後,已終止了這些職業,現在可否去學中醫和針灸,並能否以此為業?

  師:絕對沒有問題。中醫是人類社會的一種醫療手段,是人的東西,和修煉沒有衝突。至於說氣功治病,我說那就千萬別幹。我看你要能學中醫針灸都沒有問題,可以學,可以做。

  弟子:我們這兒的學員數量少,而且居住分散,沒有國內那種學法的大環境,應該怎樣更好創造這些環境?

  師:你們知道嗎?當年我去北京傳法的時候,第一期班只有二百多人,可是今天它有一億人。你們都有義務把法告訴別人,將來不就會多了嗎?環境是自己創造的,人多在一起煉功確實很好,一個是互相切磋,互相增進,在一起談論這些修煉中的事情,會增強修煉的信心。同時集體煉功的場能量很大,確實對人修煉是有好處的,這一點是肯定的。一個人修煉容易一忙起來就忘了,或者早一會兒煉,晚一會兒煉,反正比較懈怠一些,這是肯定的。

  弟子:為甚麼我看到其它空間的人都是西方人的形像,甚至有帶翅膀的天使,而沒見過東方人?

  師:看到了就看到了。我要給你點透,我又怕你產生另外一個執著與誤解。我們的學員你別看你今天好像是中國人,或者你好像是瑞典人,或者是其他白種人,你可能是另外一種人。宇宙太龐大了。也許你修成之後會去像西方神的那個世界堨h。也許是這樣,我沒有肯定。但是不要起任何執著,也不要有任何歡喜心和誤解,從此以後不煉佛家的東西了。你要不煉我今天傳給你這套東西,你就去不了那個地方。你說老師傳的是佛家的東西,明天我上天主教去做祈禱去,你就回不去了。我講過了我是站在佛家的基點上,我傳的是宇宙的法,哪一家不包含在宇宙法的範圍之內呢?就是這個道理。我這個法是越講越明,這樣可能對你們修煉沒有太大好處,這都得由你們自己修,自己悟的東西。

  弟子:我勸親人不要再煉某功。夜媢琱之琩S有把握好自己,被他從頭灌頂,進了很多不好的東西,醒來頭很痛,從此經常頭痛,我怎麼辦?

  師:你沒有把握好自己,就是說他要給你灌頂的時候你沒反對,不反對就是要了嘛,你一念之差,你同意了他給你灌頂。要記住教訓,下次把握好,不要緊,這次是考驗。你的頭痛的感覺是假的,教訓你要提高悟性。夢中的考驗不是修煉,是考驗你在這樣一個狀態下看看你修的紮不紮實,就是這麼一回事。如果你夢中都能把握的非常牢,說明你在這一步上這一個問題上修的非常紮實。但這指的是你這一次的情況,很多夢不一定都是夢,魔真的來可就不是這樣了。

  弟子:老師講,我們這個世界是骯髒的,又說這媄銂漯F西對那邊來說還是很珍貴的,如何解釋?

  師:你要把這個世界上的東西原封不動的拿到那個世界去,誰也不會要,會把它當成最髒的,比大便還要髒的東西,真是這樣。可是這個世界的物質經過那麼一個演化過程,昇華到那一個境界中的物質就是珍貴的,那是這樣一層關係。也就是說,有些物質是來源於這堙A而這堛漯娃銴S是從上面掉下來的,就是這麼樣一個關係。天機盡洩。

  弟子:修煉到元嬰出世時天目都會看到他,進入中層的標準是甚麼?

  師:在過去世間的一些修煉方法當中是可以看到的。如過去道家修煉那個元嬰長到七、八歲小孩兒那麼大的時候,他的元神就要進去主宰他,從身體娷菪X來,這叫元嬰出世。他按捺不住了,他太興奮了,那是佛體嘛,他就要出來活動呀,玩兒呀,你看到身體埵酗蛻成S出來,那不叫元嬰出世。可是在我們這堻ㄓㄓ像\出來,最起碼現階段是不允許。我剛才講了,就差這層空間還沒有處理,這堿O很骯髒很危險的。高層空間在處理過程當中,它甚至於跑進來了很多,甚至於層次很高的不好的東西都有。你看街上走的有的是人,其實它不是人,你要能看的見,你看這個世界,外星人還很多呢。可是它跟人一樣,看不出來,這些都得處理。

  進入中層的標準是甚麼?你能知道你修多高嗎?哪是你的中層呢?為了保證你修煉,現在就是這樣叫你修,所以你無法知道,也不能讓你知道。你一旦知道會引起你的執著心、歡喜心,你不知道你會幹出甚麼事情來。過去這樣修的毀了一些人。突然有一天看到自己是佛的形像,他就自己跑到外邊去當起氣功師了。我是佛呀,他就幹那個去了,誰也不服了,連老師也不服了。你說你不動心,是你在現有的狀態下。你一旦離開這個環境你看到甚麼的時候,不會動心嗎?所以為了保證大家提高更快,有的人是不讓看的。但是有很多是讓看的,每個人的情況不同,我們還有很多弟子處於圓滿的邊緣上,其實他已經圓滿了,只是不讓他動。但是他好像知道很多事情,有的人在跟我講話,看到我,想跟我溝通。過去這都是從來沒有的現象,都不可能的事情,就說明我們學員有的修的很快。

  弟子:看到一些弟子總是高人一等的樣子,心堨u想遠離他們,這是正常現象還是修煉的不好?

  師:這些只能說是正常現象,有的人是有這樣的執著心。我們有一些學員覺的有些人一動念他帶出來的執著心使人受不了。特別是新學員反應出來的思想多一些。但是也不是說像這樣的學員就修的不好,是因為他還有沒去的心表現出來了。修煉就是這樣,不能看到別人有不好的心就說別人不好,也不能說看到一件事做好了,就說他修的多高,得全面衡量這個人。

  弟子:老師在「道法」經文中說:「人為的滋養了邪魔」,這「邪惡的魔」是甚麼東西?

  師:那魔它是甚麼東西?就是魔。這個宇宙本來就有魔,你要指它就是它,主要是從心性上,或者是思想上反應出魔性的東西來,那麼就是指人還有魔性。就說我們學員互相之間有的時候也會給別人當一把魔,魔別人一次也會有的,但不能說他是魔,只能說他起了這樣一個作用。這個人可能還是挺好的,還在修呢,只不過他沒做好這件事情給別人當了一把魔。也有的人思想業比較重,在「道法」經文中指的那個魔是破壞法的,破壞你修煉的,屬於這一類的我不是保護不了你。我告訴你,修煉中出現的一切情況都與你有關係,所以你得修。

  弟子:得了法的一面怎樣正法?

  師:就是你在問「道法」這篇經文,這塈琱ㄤ鳩A具體解釋,無論你怎麼去理解「道法」這篇經文,你都理解不偏,只是你理解的成度有限。其實我並不是完全寫給你人這邊的,是寫給你已經修煉好的那一面,所以你知道甚麼成度就到甚麼成度好了。

  弟子:新疆弟子盼師父。

  師:叫我去。我知道大家的心,謝謝大家。有很多地方都是想叫我去。看機緣啦。

  弟子:我很想洪法,但有時擔心自己做不好,不小心會破壞大法,怎樣把握?

  師:談你自己學法的體會。別把法當作你自己的話,別曲解法去講,談你自己的體會。你怕破壞法可以這樣談:你說我從這個法中體會到甚麼,怎麼樣。你再加上一句話說,這個法媄銂漱熔[非常的大,這只是在我這個境界中現有的體會而已。這不是破壞法。或者你講老師怎麼說的,你叫他自己去認識。這都不是破壞法。你要是把我講的話,當作你的話去跟別人講,無意之中在起到一個不好的作用。那麼有的時候別人也把自己的觀念加到法中去,他這句話是這麼回事、那麼回事。他這一解釋可壞了,他不就是亂解釋法了嗎?其實法有很深的內涵,他根本解釋不了。你只能說:我認識到法還有這樣的內涵在堶情A還有更高的內涵。這都沒有關係。

  弟子:要無為,不管常人閒事,但又要處處為別人著想,怎麼擺正關係?

  師:我在法中講的一個法理,人人要修自己這顆心,把自己變成好人,更好的人,甚至於達到高境界的標準。發生問題向自己內心找,社會中的甚麼這個事那個事你看到了甚麼就去管,可能管不好,會管錯,所以就儘量少做、不管。你比如過去那和尚為啥出家?甚至於他用棉花把耳朵塞住整天不聽,甚麼我都不聽;把嘴堵住怕自己說話。他發現人聽進不好的東西,好像處處都在造業。

  甚麼叫壞人你們知道嗎?壞人他為甚麼會壞呢?就是因為他腦子媊撉疑a東西太多了,他學的壞東西太多了,他滿腦子都是壞東西了,表不表現出來他都是壞人了。那麼這些壞東西哪兒來的呢?不就是聽進去的嗎?我甚麼都不要,那些不好的東西我不聽,視而不見,有耳朵不聽。甚麼是好人?滿腦子裝的是好東西,你就是好人。你腦子都是好的東西,你做的事就會符合標準,行為都是大腦的指揮做的,當然就是做好事。作為修煉人常人中的事情你總愛去管,看不到因緣關係就會管錯。你的工作,你不管當然不行,常人社會中碰到一個人踢誰一腳,罵誰一句,誰和誰有了甚麼矛盾爭鬥,你去打抱不平去了,這些你就不應該管。為甚麼呢?有警察有領導,你要去管你等於是參與,而且你不一定管的對。如果他前一世欠他的一腳,人這世在這兒還了這一腳,你去管他沒還成。從人的道理上講你是做了一件好事,可是在那安排這件事還業的神來看你是幹了一件壞事,因為修煉的人不能用常人的標準來衡量了,就是說這個意思,不去做這些有為的事情。

  那麼怎麼樣處處為別人著想呢?因為我講了最大限度的符合在常人社會中的修煉,你得和人接觸,那就有利益的存在,你還那麼自私,有甚麼事情你都首先想到自己,不想別人,我說那就不行,因為你畢竟還要接觸社會人群嘛。在工作中你非常冷漠的坐那兒甚麼都不管了,我想老闆該開除你了,你還得符合人類社會的生存狀態呢。你要和人接觸,與人為善,做事先考慮別人。當今社會有些人做生意,就想把別人兜堛瑪都掏空,他一下子暴發起來。在這一點上,歐洲白人做生意我覺的他們心態非常好。他把它當成一個事業,一個工作,盡心盡力的在做。一天哪怕有一個顧客,他不嫌少,他認為這是他的工作,這是人生活的一部份,在做一件事情,能夠維持生活,有一點積蓄就可以。這是人的狀態。人們現在想要暴發的思想強盛的不得了,就這個指導思想,人們簡直都在互相傷害,好像要把別人的錢掏光都裝在自己兜堙C別人怎麼辦呢?他不想一想別人也苦呀?做事根本不想別人。這就是當今人類社會的變異人類的思想,做事得去想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啊,那才是人。

  弟子:請師父再講講「取中」一文的涵義?

  師:學員應該都明白,就是你們認識法不要用人的感情,用人的想法去認識法,簡單的講就是這個道理。你比如說今天有個人採訪我。他就舉個例子說宇宙的內和外是甚麼樣的?我說你講的概念是人的想法。這個宇宙中沒有你講的那種內和外,還沒有這個概念,你講的是人的思維,人的想法。我說那意思就是我們也要改變一下人的想法,就是在你平時的生活中,在對法的認識上,你真的不能夠再用人的思想對待,不能固守你人自己放不下的那些東西來認識法。「取中」的表面意思是不走極端。

  弟子:老師說天上大佛的威德都是他們自己修出來的。可是在佛的世界堳傶灟袚猁滿A那麼是不是意味著他們都要返回到人間來修煉?

  師:宇宙中生命有兩個來源:一個是有父母所生;一個就是宇宙的物質在運動的作用下產生的。在那個境界中產生的生命就是那麼高的境界,他沒有任何低層次上的東西污染他,也沒有低層次的標準要求他,他產生出來就符合那個境界的標準,他不就得生活在那個境界嗎?那麼再有的那就是修的,因為我這是對你們修煉的人在重點講這個修煉。修上去的那一部份在宇宙當中其實是個為數小的可憐的,多數生命是在那個境界中產生的。

  弟子:很多學員洪法的熱心非常令我感動,可我本人經常淡漠,怎麼做才能改變這種狀態?

  師:這個我沒有甚麼要求,沒有說我們學員都必須得去洪法,把這個法傳給別人。別人沒有這個熱心,他得了法了不想做傳法這件事情就不做,沒有非得讓你去做,也不算你錯。但是我們講,作為弟子因為你有慈悲嘛,你看別人苦,你就要告訴別人,你給人多少錢、無論甚麼幫助都不如傳給他法,這是做最好的事嘛。

  弟子:在不放音樂帶的情況下煉功,動作速度的快慢會不會影響效果?

  師:你再快也不會太快,你再慢也不會太慢。這個快和慢沒有固定的,非得準確的和我一模一樣。不是這樣。因為我們是在加強機制,但是大體上你做的時候要和錄音帶一樣就可以。集體煉時,動作要一樣,要整齊。

  弟子:元嬰長到和本人一樣大就不長了,那小孩修煉是不是要等到他本人長大?

  師:人怎麼和元嬰相比呢?元嬰本身就是被修煉出來的。我們不是有很多小孩在煉嗎?

  弟子:別人的思想總能進入我的頭腦,他睏我也想睡,他生氣我就不高興。

  師:這是在煉功中出現的一種狀態,就是你身體的汗毛孔都打開了,外面的信息能夠感應到你。它不是甚麼功能,它只是修煉過程中的一種狀態:別人身體哪兒痛你也跟著痛;別人哪兒不舒服你也不舒服;別人高興好像你也會跟著高興。它實際上是一種你的身體在通透的時候產生的一種狀態。但是很快它就會過去,你修的越快這種狀態過去的越快。

  弟子:據說國內有一個學法不長的學員死了。死前他堅持不吃藥,像這樣生死都不怕,怎麼還能死呢?

  師:一個病人心堿O為了叫我給其祛病,不吃藥,或堅決的把自己當作煉功人,表面上能看的出來。一個常人得了要命的病了,他就堅持死也不吃藥,他死不死呢?他不就死了嗎?該他死就死了嘛。因為他是常人,常人怎麼能隨便給他延長生命呢?他說他煉功了,大家想一想,是不是你今天煉了法輪功了,也看了書了,就是大法弟子了?你沒有精進,你沒有真正按照我告訴你的標準去做,怎麼能是我的弟子呢?你是不是我的弟子,得我承不承認你是弟子,也就是說你自己夠不夠一個弟子的標準呢?你每天煉功就像做體操,你雖然看了書了可是沒入心,也不精進,你也沒有按照書的要求去做,你能是我的弟子嗎?他不還是一個常人嗎?那麼常人得病了,像快被淹死的人想撈一根稻草救命一樣知道了我能去掉人的病業,但是這個功在消業時不吃藥,他也煉了功,誤認為煉功不吃藥就能好,他就不能死了。他不但是個常人,而且還有這麼強的執著心,他能不死嗎?

  大法是嚴肅的,修煉是嚴肅的。就這樣隨隨便便的給一個應該生命結束的人延長生命,隨隨便便的就讓常人成佛圓滿,怎麼能行呢?!你修煉你那個心,最根本上心要不動還不算呢,你說你表面做好了,你內心還有那麼一點點執著你自己沒發現都不算過關,因為它是最嚴肅的,得本質上真正發生變化。大家知道煉法輪功有很多人,很多得癌症的和其它絕症的都好了,為數相當可觀,這個不用我說,我們學員都知道。

  也有一些得了癌症的,得了其它絕症的危重病人來煉我們法輪功的,他照樣死。為甚麼呢?他嘴婸△菃皕猁k輪功,可是他思想中根本就沒有放棄他的病。那麼有的人想了:他煉的挺積極呀,他也告訴我們不吃藥呀,他也叫我們放棄那個病的執著呀,還幫助大家學法,可是他自己不一定放棄。你不知道他心媟Q的甚麼,就這麼複雜。他叫別人心媕Y放下,他知道老師能聽見,給老師聽,說白了是在騙老師,而他真正的目地是想:我做了這些事老師一定能管我,我在看書,我在煉功,我也叫別人修,老師一定會把我的病去掉。你看,他表面上不吃藥了,嘴堣]這樣說了,表面上按照我的煉功要求去做,可是他實質上沒有真正達到煉功人的標準。他心媮晹b想:我只要這樣做了,師父一定給我祛病。他在心媮晹b想呢。可是根本上是讓師父給他祛病的想法去沒去呀?不還在心堮I著、藏著嗎?那表面上不是騙人嗎?騙我?實際上就是騙了自己。那他能夠好了他那個病嗎?

  可是往往得了重病的人我們都給他機會,一拖再拖。醫院判他死刑的日子早就過了,過了很長時間,半年一年的,幾年的,還在給他機會,等著他去掉那顆心。他就是不去,他嘴堣˙﹛A但是心堭`常不安的想我煉法輪功了,我病可能沒有了吧;我煉法輪功了,可能會好吧。他不能夠真正的把自己當作一個根本不想病的修煉弟子對待。我都講了我對你們的要求幾乎甚麼都沒有,全都放開了,只看人心。我連人心都不看了,我還能度你們嗎?其實,不管在哪一門中修煉,都得改變人心。只不過我們是直指人心。

  弟子:我學法越學越覺的法力無邊,一切都在無邊之中,到不了頭兒。請教老師指點這是怎麼回事?

  師:「一切都在無邊之中」,這也是一種考驗,一旦覺的圓滿已近,將不會有此感覺了。你的感覺非常好,不管你有甚麼感受不要管它,有的時候提高起來昇華的非常快。可是,一進入三界這部份身體的時候,就非常的困難,前進一步都非常的難。難的簡直你們就是不願意放棄人的觀念,這是我看到的一個情況。

  弟子:老師常講時間很緊迫,但同時又講大法將在常人間傳的很廣,傳的很久,有衝突嗎?

  師:我是講時間很緊迫,我說了我不只是在度人,等你們圓滿後我還有別的事要做哪,不能講給你們。我不能在人間傳法很久。我講時間很緊迫那你就快修,也不要曲解我講的話,不要和現在那些邪惡的宗教講甚麼劫難搞在一起。修煉時間確實很緊。沒有甚麼劫難。但是修煉有截止的那天。真相一顯,甚麼都截止,那就不容你再修了。可是人類要繼續下去,修煉永遠會有,那是以後的修煉形式了。

  弟子:在常人社會中生活,做事認真,對工作、家庭負責任,一絲不苟,算不算執著?

  師:我不能說你說的是錯。但是我也不能排除你說話中還有人的很重的東西在。因為你做好常人社會中的這些事情的時候,你不可能用佛的思想去做,那樣你也做不了,所以你還是人的思想。這只是層次中的不同情況表現。

  弟子:美國朋友抱怨英譯本《轉法輪》難讀,老師能否指出大法在美國人中的前景。

  師:我告訴大家,不是說英譯本難讀,我說英譯本譯的很好,尤其美國出的那本很通俗。這部大法的內涵太大,思想比較簡單的美國人看了覺的難,習慣了不愛用腦子的年輕人是有些東西難理解。在座的看《轉法輪》哪個能說他輕而易舉的都能理解,也都覺的越學越覺的難。大家知道,唐僧去西天取經走了十一年,歷盡艱險,回來還得自己翻譯。今天大法都擺在這兒了,你們還覺的他難,你們如果覺的這個翻譯的不好,也可以翻,翻更好的。

  在中國我們組織了一些學員在翻這本書,想翻成英文的,翻了兩年時間。大家互相爭論哪,想把這個原意一點不動的翻給看英文的人。他們克服了很大的困難,你們得了現成的還覺的難。如果真有問題可以自己去對照中國翻譯的。有一個俄羅斯的留學生在波斯頓,昨天他講時我在那兒聽。大家覺的他學漢語的過程學的很奇特,這種現象很多。你要用用心,我想都會像他一樣。

  至於說大法在美國人中的前景如何?我告訴大家,任何一件事情,任何一個生命,在這宇宙中做的任何事情都能看到它的未來,而且從頭到尾可以看到。恰恰我做的這件事情誰也看不到未來。在我沒有做之前就根本沒有未來。至於說將來怎樣,按照現在人類社會發展下去,將來人都像魔一樣,邪惡的不得了。當然人不好了,暴力衝突呀,天災人禍就多嘛,互相之間殺呀,鬥呀,業力滾滾。那前景怎麼樣?很可怕。要說修煉,大法在美國前景如何,那就看美國人得法的情況了。

  弟子:有些美國人認為大法中有些內容是反對其它有關的功法,這樣往往造成一些問題。

  師:我告訴大家,這麼大的法傳出來,就這本書奡N有許許多多針對不同人的考驗,看人心怎麼動呀,大法不是隨隨便便叫人得的。你比如說,現在邪教呀,假氣功呀,五花八門的多的了不得。它們誤人子弟,有很多能修的人被它像搞宗教一樣的搞進去;還有的搞自殺呀,亂七八糟的。我講了,我不只是在度人,我要不指出這些不好的來,我要不告訴你它是邪的,那麼你怎麼能不受干擾的專一修煉呢?我怎麼樣才能告訴你不二法門的要害呢?大法也不是隨便叫人得。可能他執著於這些就障礙住了,他就不想得了。那不想得了就不想得了,因為放不下不能專一修的圓滿不了,還破壞著大法,是他個人的感情使他得不到法。大法是嚴肅的,不是說人人都可以得法。我們可以廣傳大法,叫有緣的人、還能得法的人都來得法。但是確確實實有一部份人根本就不能得了,不能讓他看了,他可能就障礙住了。障礙不住的,那可能他還有緣。

  弟子:正式發行的幾張老師的法像手印不同,是否能告訴我們其中的內涵?

  師:除了這張在法會上用的像,沒有發行過任何打手印的像。手印是非常複雜的,就像我今天給你們講的法這麼多話。運動中的手印就是語言,一連串打下來,就是講的一段法。我要能講的話,我今天就不給你們打手印。就是因為那些話是不能講的,你們覺的我今天講的高,肯定是這樣想了,那手印比這高的不知多少,那是打的真相,能理解就理解,理解不了也沒甚麼。

  弟子:我想我們是要洪法才被安排來到西方社會,將來我們在合適時間應回到東方,對嗎?

  師:如果說你移民到西方來了,是為甚麼,我甚麼也不能告訴你,現在你們去哪都可以,將來說你圓滿了回到東方。你圓滿了還到地球上幹甚麼呢?

  弟子:一位曾經換過腎臟失敗後再被割除的人,因機緣學法輪功,平時勤於心性修煉,希望能在今世修煉圓滿,有機會嗎?

  師:告訴大家,你們有許多人談到動手術,說我這個身體缺了零件了還能不能修?其實手術是人的這個空間的手術,它動不了另外空間身體的一絲一毫,所以它摘去的也只是表面這個空間的東西。而身體本質上的他都動不了,也就是說那邊它不缺,但是你們修煉確確實實又靠這個身體。如果你真是一個能夠達到修煉標準的人,甚麼奇蹟都能給你做的出來。可是你要是達不到那個標準,甚麼都不能給你們,所以修煉就是嚴肅的。

  弟子:悟到了而沒有做到或沒有做好,是不是還沒有悟到?

  師:悟到了沒有做好是明知故犯。不是沒有悟到,其實我講了一句笑話。我告訴大家,你們有許多人明知道是這個理,過關時心媕Y還放不下,是不是這樣?是不是?(全體回答:是。)甚麼原因呢?有的人是為了一口氣,有的人放不下那個情,是吧?所以就明知故犯了。修煉了但是你不能老故犯,總得要過去。

  弟子:死水會含有「真、善、忍」嗎?

  師:宇宙都是真、善、忍特性構成的,你別管它是甚麼概念,在一定的概念中它是這樣。在另外的概念中它又是另外一樣。修煉不能從興趣、知識作出發點,這不行呀。心思要用到修煉上。

  弟子:想要修到超越羅漢層次,是否一定要發願普度眾生?如不發此願是否只能修到低層次?

  師:我也沒有給你思想往這上引導,沒有講出這些東西,你是從哪個宗教中聽來的。發甚麼願?我告訴你,都是人的情。你提出來了我也講一講為甚麼佛教徒這麼講。現在佛教中講發願那不是人為的嗎?那不是有為之心嗎?有求之心嗎?佛教中講發願普度眾生,他以為他發了普度眾生的願望就能讓他當佛呢,這不是笑談嗎?自己得真正修到那個境界中去,吃那麼多的苦,達到那麼高深的境界才能成佛。現在就要普度眾生,修的還沒多高普度甚麼眾生。其實很多佛教徒普度眾生這句話的涵義當中包含著許許多多對人情的執著和顯示心。我說話一下子能剜到人心堙C人怎麼能夠有佛的那個境界普度眾生的內涵呢?人現在講普度眾生不就是顯示心和那複雜的癡心妄想的執著心嗎?這是執著於人,執著於情,執著將來的顯示的那些心帶動的。一個佛教徒在末法之時你有那麼高神聖的境界嗎?是不可能的。

  再說了,普度眾生不是隨便講的,也不是隨便做的。人怎麼能知道釋迦牟尼下世有多少佛、道、神的認可,還得有多少更高層次佛、道、神的認可他才能下來的嗎?除了特殊的情況誰敢下來,下來就等於是掉下來的,你想回去你得修,誰敢下來呀?三界也不叫誰隨便進的。你說你不會被人類污染,你們一個人跳到糞坑堨h,你說你不污染行嗎?你就是在污染了嘛,是不是?不是隨便做的。本來是在宗教中很神聖的,佛家的、神的語言,修煉中的語言,都隨隨便便拿在常人中隨便在講。講的好像一錢不值了,沒有它神聖的內涵了。

  另外,這個羅漢也沒有普度眾生的願望。為甚麼呢?因為羅漢是自覺覺者,叫作羅漢。甚麼叫自覺覺者呢?他只是修自己達到了出三界,圓滿了,他就算勝利,就算解脫,所以他根本就不帶有度別人的願望或者是目地。菩薩只是在協助佛在做度眾生的事情。菩薩說往自己世界堳蚺H,她還沒有世界,她是在佛的世界堙A她要隨便度人得看佛要不要,是不是這個道理呀?說佛要度人,她具體去幫助做,是這樣一種關係。

  弟子:我是否只需全力去放棄執著心,而放下與否都是師父之勞?

  師:那不就成了我修了嘛。過程是這樣,但不能這樣理解。

  其實你發現你能認識到問題,真認識到了那些不應該有的執著心,那一瞬間你是達到標準了。師父自然把表面的物質給你去掉,這也不算師父怎麼樣,因為這是你自己修的。

  弟子:我們應該如何處理慈悲和無為的關係?

  師:到了羅漢的境界,菩薩的境界,他沒有了人情就是慈悲。人活著是為了情,也就是說是人就在情中泡著很難擺脫,離不開情就修煉不了,提高不了。至於說無為,這是在修煉中的一種要求。如果在宇宙中達到相當高的境界中也有這樣一個狀態:甚麼都知道,甚麼都不想幹,甚麼都能幹,就像比擺玩具還簡單。你聰明的了不得,一個大學生,一個非常簡單的幾塊木頭這擺著,叫你去擺了來擺了去,叫你去玩它,你想玩兒嗎?你不想玩兒。一目了然,就是幾塊木頭,有甚麼玩兒的呢?你也不想動。在修煉中講無為那是不讓你再造業。不入情,能達到無為的標準也就在慈悲的境界中了。

  弟子:我是一綜合性刊物的業餘編輯,為了洪法我們打算把您的《轉法輪》等刊登出來,但由於篇幅有限,我們只能隨意摘選一些章節。

  師:不好。一個是你們刊物上五花八門甚麼都有,把法放上去不太合適。再有這種摘選,實際上是斷章取義,也不能夠被人理解,容易被那些個所謂的文人,抄去當作人的甚麼東西。所以千萬不要做這樣的事,千萬不要斷章取義。

  弟子:老學員不去點上煉功,老師講是正常的,老師不鼓勵他們到這種環境中去修好嗎?

  師:不像你想的那麼簡單。可是你們知道嗎?我度你們還得考慮你們這些事情,不同境界的人不同狀態的人,你叫他去,但是你不知道他很難受。你們所講的,所做的,對他來說他煩的不行,確實有這樣的。至於說不是這個狀態,就是不想出來的,我說那個得改一改。你要出來煉功,對你有好處。如果真的上班沒時間,也是可以理解,那你隨便好了。

  當然在中國有這樣的事情,他們煉功是早晚都出來煉,早上四點鐘出來,晚上六點鐘吃完飯以後,到外面去跟大家集體煉功,每天兩次。他們發現這樣煉功是非常好。可是在外國很多地區大家以各種藉口不這樣去煉。我告訴大家,我怎麼傳的這個功,你們怎麼照著去做,保證沒有害處,只有好處。你們說你們很忙沒有時間,其實,你們怕休息不好。你們想沒想過,修煉是最好的休息。能達到你睡覺都達不到的休息,沒有人說我煉功煉的太累了,今天啥也幹不了了。只能說我煉功煉的渾身輕鬆,一宿覺都沒睡我不覺的睏,渾身有力。一天工作下來好像沒有事兒一樣,是不是這樣?所以呢,說沒有時間或者其它藉口不出來煉功,我說那都是對法理解不深,精進心不夠。當然了,說老學員那個狀態,這個是有嚴格區分的。但是沒達到那個狀態,自己以那個藉口也就不出去了可不對。修煉修自己,糊弄別人就是糊弄自己。

  弟子:高層空間早就有飛機,高層空間的人不是可以飛嗎,為甚麼還用飛機?

  師:我跟你們講過,不同空間,不是天上所有的地方到處都是佛,都是神一樣的,那個生命差異相當大的,也有人類這樣的地方,很少。但是像外星人那種人的地方也是特別的多,他是要飛的,他是要坐飛行器的。我不能跟你講把這個思想引導到那些地方,引導到好奇中去。那個生命非常複雜,甚麼樣的世界都有,宇宙非常繁雜的。我們現在的地球上只有白種人、黃種人、黑種人;那邊連綠的、藍的都有,還有花的哪。那五花八門的甚麼樣的都有,不是你想像的,就是說你別用人的這個思想再想這些問題了。

  弟子:法輪功是鬆散管理,這和有形的組織結構是甚麼關係?

  師:鬆散管理,沒有有形的組織結構。你願意來你就來,你不願意來你就走,我們也沒有花名冊。在人的表面上誰也不知道你是誰,是不是這樣?大家都是自願在學嘛。比如人們到處打聽說師父上哪兒去了?大家來聽法,是這樣吧?沒有說我發出動員令,大家都來美國聽法來,全沒有這種事,修不修都是自願的。一旦有了常人中的管理方式,甚麼常人心都會上來,執著的不能修煉,會亂法。

  弟子:「佛性無漏」中的「無漏」是指甚麼?

  師:「無漏」過去它是佛教中的一句禪語,就是佛教中的修煉語言。你比如說,人有七情六慾,各種執著心,都是因為情造成的。妒嫉心,顯示心,仇恨的心理等,多了去了。哪一個心都得去,哪一個心剩下了沒有去這就算有漏。有漏就不能圓滿。要修的無漏,一顆心都落不下,修的真的無漏,那個時候才能真正圓滿。

  弟子:每一次新的宇宙被極高極高的大覺者們從新組建之後,「真、善、忍」這個特性是變化了嗎?

  師:這樣的問題你們不要再提,連想也不能想。「真、善、忍」特性是永恆不變的。法不變才能衡量出堶悸漸糽R和物質發生了變化。

  弟子:法輪功的音樂除了幫助煉功人入靜以外,還有甚麼特殊的……?

  師:主要目地是幫助人能夠儘快入靜。因為人在聽音樂的時候,思想中不想常人中的那些你爭我奪、亂七八糟、生意好壞、掙錢多少的事,就是採取這麼一個辦法。用音樂的方法一念代萬念。音樂背後也加入了大法的內涵,所以你們越聽越入耳,越聽越舒服。

  弟子:煉靜功時能否同時聽老師講法?

  師:你聽我講法怎麼入靜呢?你的腦細胞活躍的很哪,不在聽法嗎?所以不能入靜。聽法就是聽法。

  弟子:昨天老師提到,多一人修煉老師就多受一份苦,聽後心堳傶纗L,因為我介紹了許多人走上了修煉的路。

  師:我想到了你們要想這個問題。我告訴你們不要這樣想,我有我的辦法,你們不要管這些事情。你們只管去修,你引導來學法的人越多,可以說你是功德無量。等於幫助師父在傳法。你們思想夠活躍了,能想到那兒。我是講你們多一個人修,我是要多操一個人的心,我操心不像你們想像的那麼操心的方式,我有無數的法身在做這些事情。

  弟子:我在打坐和夢中覺的在空中飛,但從沒見到穿黃色衣服的,佛家的。不知我是否真看到了?

  師:其實是看到了。為甚麼沒有佛家的,是你去的地方不同。我想,這些事你看到了也就看到了,不要去深管它,把心用在你的修煉上,千萬要這樣做。

  弟子:上面的神已經不把現代的人當人看了,可昨天老師講現在的人都不是該當人的了。

  師:今天的人確實很敗壞,神都不管了。所有的宗教都沒有神管,是因為神一看人類太敗壞了,不把人當人看了。可不管你是哪來的和度不度你是兩回事。可是我有我不叫任何生命知道的事情,我也沒有說和他們的做法是一樣的呀?我做這件事情還有更廣的意義。人類社會要繁衍下去,能修煉好的,圓滿的將去不同的層次的天國世界;不能圓滿的,也能夠達到當初人類的那個標準的,做下一次文明時期的人類呢!

  弟子:老師在「證實」經文中說:我們應該「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我們如何證實?

  師:你們是有文化的,在不了解或者說我們在不好的人面前,用你的體會,用你的知識,用你在實際工作的成果等等都可以證實呀。

  弟子:我是波蘭人。我想在波蘭洪法,甚麼時候會看到波蘭文的材料,我又如何能幫助?

  師:波蘭也有一些華人,也有在學的,在煉的。但是沒有翻譯波蘭文,看機緣了。因為必須得是我們的弟子來翻才能翻的出來。別人翻很難把他翻出來。我也和你心情一樣盼望早日能有波蘭文的《轉法輪》。如果你能翻譯當然好。

  弟子:向人介紹《轉法輪》大法時,尺度不好掌握,有時不自覺的講出一些比較高的東西,反而讓人認為不可信。

  師:對。大家千萬注意這一點。不要站在你的認識上去給還沒學法的人介紹,會把他嚇住。你不知不覺你已經講的很高了,那是你的境界,甚至於你沒講出來那個更高的東西,可是你的話中的內涵中有了。那個東西他本人表面思想接收不到,他那堶悸澈銩Q接收到了,他受不了。所以我們要向別人介紹的時候,一定要講《轉法輪》最低最表面的這層理,如何做好人哪,如何能達到提高層次呀,講這個簡單的理。就像一個人你叫他去上學,可是你在講大學的道理他連小學都沒上呢。他會說:「我可不學了,我聽不懂」是不是這個道理?

  弟子:沒有腿(單腿),以及沒手(缺手),既盤不起腿又做不了動作,怎麼修?

  師:我講過,修大法是嚴肅的,我這媔ヰk是給人修煉的,也就是說他能修煉的,但是又重在人心。說沒有手,又沒有腳,有這顆心去修,你用一隻腳,一隻手去做,我想也會出現奇蹟,關鍵是看人心。

  弟子:靜坐入定中,意識上已經沒有這個身體,但感覺到光與聲音的存在,如何再修下去?

  師:沒有跟你講在靜中怎麼怎麼樣,進入甚麼狀態,沒有這個。我們重在人心的修煉才是根本。執著於甚麼狀態都不能使你達到很高境界,只能有相當大的侷限性。無為是大法。至於說你看到了甚麼這都是正常現象,聽到甚麼聲音了,這都是正常的,不要管它,也不執著它。

  弟子:元神離體是否應該無意念,讓他飛,可否想飛的高一點兒?美一點兒?或者改變姿式,如躺變坐,面俯……

  師:能飛就飛,說你躺著飛,坐著飛的,怎麼飛都隨便。但是不要把它當作是一種好玩兒。有的人說叫我表演甚麼,我給你表演甚麼你都會用人的思想來看待,哈哈一樂。你看不到佛法神通真正的偉大意義所在,所以,不這樣用。你能夠這樣做,也別把它當作一般好玩的事情。

  弟子:元神離體本來可以飛的很高、很遠,近來突然間飛不高?

  師:可能因為你執著了,也不是在修煉中總讓你這樣的。如果很頻,影響你修煉,那就不行了。你的修煉提高層次才是第一位的。

  弟子:我對您的法輪大法佩服的五體投地,但有人說每天需在你的法像前供奉水果。

  師:神在人間度人其實他也吃東西,但是不吃人的東西。吃甚麼呢?大家知道我講過甚麼物體都有另外的體存在,他吃你那個食物的另外的體。你們是弟子,我是師父,當然我跟你不客氣呀。你吃飯的時候,飯往這兒一擺的時候,那邊就已經端走了。至於說那些有形的東西,我沒有叫你這樣去做。但是說你有這顆心,非要這樣做我也不反對,那是你的心。至於說有人給我磕頭,我想你不給我磕頭,你修的非常好,我看著你就高興;你給我天天磕頭你修的不好,我看著你就很難過,是不是這個道理?它只是形式,但也表現一顆心。

  弟子:當我對某些問題很困惑時,我就苦苦的思索,這時我就會想像出一個答案,有時還會有畫面在腦子堨X現,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師:這是你在常人中經常出現的。思考常人的問題時經常出現的狀態。如果你在修煉學法中還這樣做,我說對法最起碼那就是執著了。思考工作或生活中的問題,那是工作,但是你也要和修煉分開。修煉的時候你都放下它,甚麼也不想。工作的時候你就投入工作沒有關係。說出現畫面和答案那是功能的一種表現。

  弟子:腦子總是空的,甚麼也不想和禪宗的空有何區別?

  師:這區別可大去了。你再空都不允許你失去你自己的意識,這就是我們講的空。而禪宗那個空啥都沒有了,甚麼也不知道了,煉的不是他,他沒煉功,只不過是靜止而已。所以他煉的是別人,副元神。

  弟子:對老師昨天說的「現在地球上的人都不應該是當人的。」一句話不太理解?

  師:從人的最表面的這個殼講起。現在的人類(當然不是你們,因為你們在修煉中了),是十惡俱全的,可是他們卻都是有來頭的,就是這麼一個關係。而真正的人類,過去的人哪,我發現都在另外的空間,也就是陰間。隨著戰爭陣亡陸陸續續過去了,都不往上轉生,都被現在有來頭的這些個生命代替了人類。可是,誰來都得像人一樣的把他迷住,也同樣會隨著人類社會的敗壞而敗壞,所以就是這樣一種關係。敢於冒著天膽下來的,才能聽到這麼高深的法。但也不都是來得法的,也有來破壞的,所以我說都不應該是來當人的。但也不都是來修煉的,也有專門來破壞大法的,這要被打入地獄的。還有已經不行了,不能再得法的等。也有已經不配再得法的。

  弟子:我是從丹麥來的,在加州有幸得法,我是否應該回丹麥洪法?我擔心擔負不起。

  師:你不用想這些。我們很多人叫人家得法的時候往往都說:這本書非常好,跟朋友講了。他朋友說:是嘛,我們來看看。就這麼無意中他就學進去了,都是很簡單的,簡單卻不是偶然。當然有一點,你不能說:我覺的這麼好你怎麼就不學?人家可能說:我就不學,沒有時間;或者我看不好。非得讓人學,這就錯了。為甚麼錯了呢?你是叫人家強得,你是逼著人得。沒有強逼的,人的心不動,是絕不能給他法,他得自己心動。換句話說,他得對的起這部法才能讓他看,是不是這個道理?

  弟子:應該怎樣理解「就在他開功開悟的前夕那一瞬間,把他自己功的十分之八給他撅下來,連他的心性標準都得折斷下來」?

  師:我這個理已經講過了。撅你那個功的目地是讓你圓滿。甚麼叫圓滿哪?你自己也修到標準了,你的功,你的福德一切也都在被圓滿著。那佛要甚麼有甚麼,要甚麼能力有甚麼能力,從哪兒來?都是你自己付出的心血,就是和心性所同在的威德「功」所構成的,所圓滿的,你沒有這些你上不了天。大家知道,佛體周圍有一個圓圈,那個古廟媯e的佛都像坐在月亮堣@樣。其實它不是別的,它就是佛自己的那個世界,要圓滿這個世界,不圓滿它你甚麼都沒有。你只有功,甚麼都沒有。那叫甚麼佛呀?你想要救度人做好事,你都沒有那個東西。都得有,你必須得有一個自己的世界,才能要甚麼有甚麼。

  弟子:心性提高如果沒有像今天這樣的大法交流會,我覺的我不可能得到,這是正常的嗎?

  師:交流會對我們學員的提高和促進作用是能夠有很大好處的,同時也能洪法,這種形式非常好。這是我覺的應該這樣做,確實能夠使那些不精進的人找出差距來,促使他們能夠趕上來。如果說沒有開這個會就得不到法,那還是不對。有法在嘛,可以去學。法會能起洪法和促進作用,也確有人通過法會得法的。

  弟子:老師說現在這個時期不同層次空間的神都在學這個法,請問這個層次中的高級生命所學的經文與我們看到的經文是否一樣?

  師:絕對不一樣。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這個白紙黑字是給人看的,同一部法到了不同層次,他的字、內涵完全都不一樣。

  弟子:魔鬼轉世禍亂人間,高級生命如何允許地獄的鬼轉世?

  師:那鬼也不都在地獄,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魔。有的是相生相剋存在的,有的是因為人業力大而相應來的,也有舊的敗壞勢力來亂法的。

  弟子:我去年接受了基督洗禮,但現在我發現法輪大法才是真正的大法,我決心修煉法輪大法,這兩個有甚麼衝突。

  師:沒有甚麼衝突。洗禮是人做的,表面的,不是神做的。我講了神承認的是人心,不承認人的任何形式。

  弟子:你說宇宙有成、住、壞,為甚麼要壞呢?

  師:大家知道,食物它為甚麼要腐爛呢?人為甚麼要老呢?鐵為甚麼要生鏽呢?連石頭都會風化呢,就是這個意思唄。只不過它是有更長的時間,時間的不同,相當的漫長,對人來說那是不可思議的,好像是不壞永住的。

  弟子:近兩個月一直擺脫不了魔的干擾,耳邊說髒話,在夢中在日常生活中有不好的信息干擾。

  師:多看書,甚麼問題都能解決。我剛才講多看書,其實你並不一定理解我說這話的涵義。這本書是萬能的,無所不能。堅定你自己的主意識的同時就在消你思想中的業力。出現這種情況的多數是思想業較重的,但特別注意堅定主意識!

  弟子:自己單獨看書煉功沒問題,但去煉功點便有政治學習的感覺。

  師:可能你心媕Y對政治學習反感,逆反心理太強造成的吧?不在於形式,而在於內涵,那不也是一個強烈的執著心嗎?逆反心嗎?

  弟子:法輪大法的簡介登在刊物上是不是斷章取義?

  師:「簡介」它不是從我的法中摘錄下來的,它是一個「簡介」,就不是斷章取義,就是概括的介紹我這個法,他們過去做過這個事情,但是每次做的都很嚴肅,他們都是反復醞釀才去做的。

  弟子:寂寞是修煉最危險的敵人,如何理解?

  師:你們不知道寂寞能銷毀人的一切。過去那個和尚在修煉當中他靠的是甚麼?他為甚麼能修成?他最大的苦就是寂寞。你說他吃甚麼苦?難耐的寂寞。過去上山修道的人他怎麼能夠得道?世上的人在享受著榮華富貴。就是不享受榮華富貴的人,沒有錢的人,他也有親朋好友,有人間的樂趣。他一個人在山上苦修,那種不接觸人的難耐的寂寞,它能磨去人很多的執著心和各種慾望。當然我們可不走這個路,我們直指人心,走最快的路。磨你幾十年我看還來不及呢。

  弟子:精神病不能進班,但請問狂想症,強迫症,恐慌症等患者也都屬於精神病患者嗎?

  師:其實我告訴大家,人類所說的精神病的那個病和我的理解不一樣。我說的精神病就是他的主元神不主宰身體,由外來的任何一種信息任何一種生命都能控制他幹這幹那,人的業力也能控制他幹這幹那。那個業力就在他頭腦中使他罵人,做一些不好的事情。人就說他是精神病。我發現精神病人根本就沒有創傷和病毒,它怎麼能叫作病呢?它只是人的反常現象。可是我們這大法是度人的,是要給主元神修煉的,你說你主元神不管事,我們給誰呀?所以就不讓他進場。支配人的是業力或附體,能度他的業力和附體嗎?就是這個關係。而且人家會說:「你看,煉法輪功煉瘋了。」會給我們造成很大的損失。

  弟子:談戀愛會給我們引起很多執著,應當與男朋友斷還是順其自然,結婚生育?

  師:其實我都講過了,人類社會還得繁衍。如果我們今天大法弟子不是一億多,而是幾十億,那這問題不很嚴重了嗎?是不是這個問題呀?我叫你們最大限度去符合常人去做,其實你們也能做,只是你們對自己過高的要求。當然,我也不反對過高的要求,我想儘量的能夠符合常人。人為的那樣去做,會使社會對我們不理解,給法蒙受一些損失。你自己又達不到那個境界又出現了忍受那個心的痛苦。真的達到那個境界我不反對,達不到那個境界的標準,儘量的隨其自然。

  擺好這個關係吧。要是真的把你所有的情都拿掉了,你真的也是談不了戀愛了。但是沒有達到這種狀態之前,我想還是按照人類的狀態去做。也絕不會因為你結了婚了,你就掉下一塊來,不會的。

  弟子:如果前世是動物的話,這世修煉能不能出世間法?

  師:我舉個例子,也許一個人是很高層次上來的,一生一世的轉生不一定都得當人。有當這個的,當那個的,反正是轉生到這一步了才當人。就在這一步之前你還轉生過動物呢,那不能說你是動物。你只不過是在六道輪迴中,而真正的生命是甚麼那才是最關鍵的。

  弟子:我在讀書學法時有時可以悟到,但有時讀兩、三遍書仍然悟不到?

  師:有意的去想悟甚麼保證悟不到。你拿著這本書你只管去看,叫作無求而自得。我昨天還在講,你要遇到甚麼問題了,你不要想找那個有關的章節去看,你翻不到,往往都是無所求而自得嘛,隨手拿起書來一翻,保證就是你今天要得的。可是我這句話講出來了,那麼有人明白了,好,我以後看書就隨便這麼一翻。這又是執著,你又翻不到了。那又是有所求了,只不過是變相了。

  弟子:我們堅信你和法輪大法,聽說最近在大陸發生了一些麻煩,如何對待?

  師:從我傳法那天開始這麻煩就是不斷。為甚麼呢?如果一個正法傳出來要沒有邪的干擾或者人都能理解他,我看就跟人一個水平了,是不是?那就度不了人了。正因為有人不理解,或者是邪的一看正法它要干擾。這個法雖然是傳下來了,他在世間上怎麼流傳的,怎麼度人的,在碰到干擾的時候,大法本身與我怎麼去做的,路走的正不正,這就至關重要。直接關係到法正不正,法能不能度人,是不是這個道理?所以風風雨雨的一直沒有斷。我們每一步走的都很正,甚至有人想要抓其一點不計其餘的打擊我們,他都抓不著錯誤。我們走的太正了。所以,我們就是這樣過來了。這樣在風風雨雨中我們建立了自己的威德,才能給後人留下有可說的,有可講的,才有他的經受不同魔難走過來的教訓,經驗留給後人。他才具備威德,是不是這樣?

  弟子:師父說在常人中修煉要儘量符合常人狀態,在美國要對外洪法沒有一個註冊的機構,有時辦事不方便。

  師:美國註冊了一個大法學會。但是我們不能夠把這個學會當作常人中的事來做,它只是給我們這個法創造一個合法煉功的環境,大家合法修煉的一個保障,僅此而已。絕對不能把這個東西本身當作事來做。我講過大道無形,也不允許把心用在任何工作上。就是今天組織這個大法會,也是結合著修煉去做的,學員不收費是慈善性組織,但它不是宗教。

  弟子:我一個人生活與外人接觸少,家人在國內,剩餘時間我就在家學法,這種修煉環境是否……。

  師:怎麼修煉都可以,只要你的心時時刻刻能夠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在學,在煉,都不會落下。出來修煉更好。

  弟子:整個人的修煉過程是否都要排除各種信息干擾?

  師:如果你煉功的時候真的能夠聽到一些聲音,或者是頭腦中有一些信息,有一些念頭干擾你,你要排掉它,強烈的你就把它當作是第三者,別人的思想,與你無關係。為甚麼我要這樣告訴你呢?因為是你的東西它就聽你指揮。你的胳膊你的腿,你的手指你的嘴你叫它怎麼動它就怎麼動。為甚麼?因為它是你的。你的思想要入定的時候,它靜不下來的那個思想,你叫它越靜它越不靜,它是你嗎?你能承認它是你嗎?它是你後天形成的觀念和業力。所以你就把它看成第三者。你想吧,我看著你想。這回你跳出來,你要真分清,也等於是你和它劃清了界限,你自己找到自己,這也是修煉,這樣做也能很快把它消掉。你要真能分清它,它可害怕了,就該消它了。

  弟子:《轉法輪》是留給後人的,上面都有老師的照片,但你又說未來的人不會知道您的形像。

  師:《轉法輪》不是留給後人的,未來的人不會知道有《轉法輪》。那麼我的法雖然講的高,天機洩露了很多,聽法的人將來真的圓滿了,我不是只講給了神嗎?人還是不知道。所以我才給你們這樣講。我希望你們都能圓滿。

  至於說書呢,非常好處理,我們可以在某個時間中讓他一字沒有,都變成白紙。

  弟子:《轉法輪》的版本有漏行、漏句的現象如何對待?

  師:盜版的《轉法輪》這個事情比較多,大家千萬注意,發現了漏字、落行的就用你的筆把他抄上去。今後再有這種書漏字、漏行的不要買,也就說照排可以買,從新排版的堅決不買。

  弟子:有學員曾在氣功各門各派呆過,但他們現在宣傳大法時會先介紹他們曾經煉過甚麼東西,藉以吸引學員。

  師:我們有的人是有這樣一個常人心在。但是你不能說他不好。這兩天發言我也發現也有人老在談自己以前那點東西,總體上大家講的都很好。只是還有人常人心能表現出來。洪揚大法,你根本就不能再提你以前學過的東西。因為你已經和它一刀兩斷了,它不屬於你,也不屬於你要得的東西。你不等於在宣傳二法門或多法門嗎?

  弟子:請老師再講一下輔導站不存錢的規定。但在美國這個商業社會堙A辦甚麼事情免不了要動錢。

  師:我告訴大家,這一點是誰也不能夠改變的:輔導站是絕對不能存錢的。說在現階段我們賣書剩了一點兒錢,我們想要把剩下的一點錢馬上做一些事情。原則上看是沒有動錢,實際上還是動了。長此下去是永遠沒完的,你就等於是在存錢、存物。其實我告訴大家,我們做洪法這些事情,那個小小不言的,我想我們有能力的學員他可能會包下來的。如今天這麼大的會場,就是我們的學員一個人拿的錢,為了能叫大家得法,做一件好事。他可能得到的會更多。但是我想我就說那個意思,我們走的路千萬要走正。一定要走正這條路。

  弟子:是不是層次越高越接近本源物質?這就能解釋天女散花能透過菩薩的身體,卻透不過羅漢的身體。

  師:不是這個意思,你指的是物質上的差異,我講的是境界上的差異,果位上的差異。當然果位上差異能造成你身體顆粒上的差異,這一點是肯定的。但顆粒的差異不是先決條件,心性的高低,果位的高低才是先決條件。

  今天解答的問題基本上就沒了。新學員多看書,你要想學、想修你就去看。我們難得召開一次法會,我要是給你講那些初級的東西,我們在座的這次法會等於是白開,大家聽不到應該聽的東西。我們開法會的目地是使大家能夠更快的提高,早日圓滿。同時也能夠使這個法更加發揚光大,叫更多的人得法。所以大家從這次法會之後,我想:我們應該有一個大幅度的提高。同時我們也應該叫更多沒有得法的人得法。我告訴大家,白人中,還有其他人種許多可度之人沒得到法。當然這些事情我不勉強大家去做,能做到甚麼成度就做到甚麼成度。法度有緣人,只能勸善,還不能夠強叫他修,就是這樣。希望大家提高的更快,能夠早日圓滿。